京港第一美人华浓把律政圈大佬陆敬安睡了,醒来甩了一块钢镚给他。

第二天,华浓求到陆敬安跟前,男人勾唇冷嗤:“陆某是衣冠禽兽,只值一块钱?”华浓面上笑嘻嘻,心里:“陆少可能不知道,衣冠禽兽在某种特定的时刻是夸奖。”

“比如?”陆敬安语调清冷。

“床上,”华浓努力找补。……华浓跟陆敬安结婚第二年,婚姻生活浓情蜜意,一度成为京港模范夫妻,直到……陆敬安前女友回来……华浓借酒消愁,发了条微博:【单身,寂寞,等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