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后传(1 / 2)

【注意!】

【本后传为整活的彩蛋章节,仅供娱乐,内含新书设定】

……

“一拜天地~~”

陈夫子铿锵有力的声音,回荡在婚礼会场上空。

七彩祥光自云层划落,笼罩整片天穹,在那悠悠白云之上,隐约能看见一道道神影,俯瞰大地。

“普天祥光,众神赐福……啧啧,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七夜能有这种牌面了。”

曹渊穿着正装,坐在雪白座椅上,一边鼓掌一边忍不住开口。

“你这叫什么话,你结婚那天,我不也给你降祥光了吗?”一旁的百里胖胖当即反驳。

“但我没有众神赐福啊。”

“你有我的赐福。”

“……”

“都说了,你学学人家七夜,本来天庭众神对他好感度就高,他还动不动上去给人送礼,人家当然愿意来捧场……我想让他们来给你赐福,可人家跟你不熟啊。”

“没事,老曹,我结婚的时候也没有众神赐福。”安卿鱼安慰道。

“擦,你还好意思说!你不记得你干过啥事了?你把天庭捅出个大窟窿,还把大殿砸了个稀巴烂,人家愿意给你降祥光就不错了。”

百里胖胖疯狂吐槽,转过头后,发现江洱对着他做了个鬼脸。

“拽哥,我们都被祥瑞赐福过了……你呢?”

百里胖胖轻咳两声,突然转移了话题。

安卿鱼,曹渊,江洱三人同时看向这一排的最角落……

沈青竹眼观鼻鼻观心,像是没听见。

“二拜高堂~~~”

舞台中央,两道穿着正统中式婚礼的身影,对着天地再度一拜。

“陈夫子一把年纪了,难得看到他这么卖力。”

“是啊……连当三次证婚人兼司仪,他不会腻吗?”

“看他满面红光,中气十足,不像是会腻,可能老人家就是喜欢这种副业吧……”

“拽哥,你说有没有可能,让陈夫子再当一次司仪?”

众人再度看向角落。

沈青竹:……

“夫妻对拜~~~~”

陈夫子喊完这三个字,雷鸣般的掌声再度响起。

云层之上,杨戬轻挥手掌,福瑞化作万千花瓣飘落人间,青草生长,万物逢春。

林七夜轻侧过身,与迦蓝面对而立,他看着那双光华流转的美眸,嘴角浮现出一抹温柔笑意,下一刻,两人缓缓拜落……

“对了,你们给七夜随了多少的红包?”曹渊再度开口。

“五百。”安卿鱼答。

“我也是五百。”江洱答。

“巧了,我也是五百。”百里胖胖摊开双手,“不过是五百块劳力士……”

“……”

“那我也随五百吧。”曹渊摸了摸口袋,“正好,我结婚的时候,七夜也给我随了五百……约等于没亏。”

“巧了,我结婚的时候,七夜也给我随了五百,也没亏。”

“拽哥,你呢?”

沈青竹默默攥紧了拳头。

“入洞房~!!”

陈夫子深吸一口气,用最有中气的声音,喊出这三个字。

百里胖胖等人立刻鼓起掌来,拍的手都红了,在众多宾客的祝福下,林七夜二人暂且退下台去,准备换衣服来场内敬酒。

“拽哥啊……七夜今晚要洞房了,你……”

“你信不信我把烟头塞你嘴里?”沈青竹忍无可忍,骂骂咧咧的开口,“卿鱼和老曹有老婆,你又没有,有什么资格说我?”

“我是天尊,不娶老婆的。”百里胖胖正色道。

沈青竹:

鲁梦蕾躲在曹渊身后,忍不住笑出声,曹渊表面严肃,嘴角也微微上扬。

“老曹,你笑什么笑,有本事来切个蛋糕。”

曹渊:……

“聊什么呢,不带我一个?”

林七夜挽着迦蓝,微笑着走到众人身边。

“我们在劝拽哥早点找个老婆。”

“哦……那没希望的。”林七夜耸了耸肩,“他这辈子不会结婚。”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他,似乎有些不解……唯有沈青竹,看向林七夜的目光仿佛在看知己。

“七夜,你怎么这么确定?”

“因为有人跟我说了。”

“谁?”

林七夜抬起指尖,指了指头顶的虚无。

百里胖胖看向那里,认真思索片刻……“月老给你托梦了?”

“不是……”林七夜无奈开口,“你们还记得‘现实壁垒’吗?”

“就是阿撒托斯试图打破的那个东西?”

“对。”林七夜点头,“我吞掉阿撒托斯之后,就感知到了那层壁垒的存在……而且在壁垒的另一边,有人在试图与我交流。”

“壁垒的另一边,是什么?”

“不知道……也许,是‘真实’本身。”

“壁垒另一边的人,告诉你拽哥这辈子不会结婚?”曹渊挑眉,“他谁啊?很牛吗?”

“他说他原本是这个世界的缔造者,也是一切的起源,是所有人命运丝线的尽头……”

“听起来挺牛的。”百里胖胖反问,“那现在呢?”

“现在他不是了。”

“为什么?”

“因为现在,这个世界的主人是我……他说,我已经跳出了他的掌控。”

林七夜一边说着,远处几道身影端着酒杯走来。

“具体的,咱有空再说。”

“好。”

林七夜等人举杯相碰,七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浮现出笑意。

“新郎官~怎么不来敬敬本小姐啊?”纪念带着上邪会的几位成员走上前,单手插着风衣口袋,另一只手提起酒杯,跟林七夜轻轻一碰。

“你不来敬我,我只能亲自来敬你了……毕竟,我还等着你送我回家呢。”

“我正准备去找你。”

林七夜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你收拾一下东西,明天我送你回家。”

听到这句话,纪念一愣。

“啊?”

“啊什么啊?你不是一直要我送你回家吗?”

“不是……你知道我家在哪了?”

“我知道你爸在哪了。”

“卧槽!”纪念顿时瞪大眼睛,“你联系上他了?你没告诉他我这些年的事情吧?就是牛郎啊,游艇啊,夜总会这些……”

“没告诉。”

“那就好……”

“不过,他说他这些年一直在看着你。”林七夜回忆片刻,“他还说,让你回家的时候,自己准备一条上好的皮鞭。”

纪念:……

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上邪会会长,此刻脸色煞白,嘴唇都开始哆嗦。

“我……我明天可以不回去吗?”

“他说你不回去,他就亲自来抓你。”

纪念:╥﹏╥

“长痛不如短痛!早死早超生!”纪念一咬牙,“既然躲不过去,那就不躲了!我们今天就走!”

“今天?今天不行。”

“为什么??”

林七夜认真回答,“因为,今晚我要洞房。”

……

当晚省略十万字。

……

第二天。

“你……确定要这么回去?”

林七夜看着眼前的纪念,眼皮忍不住跳动。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纪念将鬓角的头发捋至耳后,白了他一眼。

“……没问题。”林七夜停顿片刻,还是忍不住说道,“就是,不太像你。”

林七夜认识纪念这么多年,每次看到她,都是穿着一件破风衣,拿着锤头哐哐造机甲造摩托的刚猛太妹形象……现在,他看着眼前这位穿着碎花裙,脚踩小白鞋,认真编了七八条小辫子的少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陌生。

但他仔细一想,也很合理……

对纪念而言,她已经离家十多年,她走的时候还是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如今长大回家要是还穿着那件破风衣,让爸妈看到还不知道以为她在外面吃了多少苦……

无论她在外面受了怎样的委屈,吃了多少苦,回家的时候,都要展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

“少废话!”纪念狠狠捶了他一拳,“不是说好上午八点集合吗?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不好意思,昨晚太累了,没起来。”林七夜诚恳道歉。

“……?”

“你等一下,他给我发消息了。”

林七夜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掏出手机。

迦蓝的大头照聊天背景上,一个空白头像的对话框突然弹出,后面跟着一行字——

“跨过壁垒。”

看到这四个字,林七夜双眸微眯,他缓缓抬头看向上方的虚无,目光仿佛穿过这座宇宙,落在那阻隔在世界尽头的“壁垒”之上。

下一刻,无穷无尽的威压从他体内宣泄而出!

纪念站在林七夜身边,只觉得身体都快被压垮在地,如今成功升维并创造这座宇宙的林七夜,已经强大到无可想象的地步,哪怕已经刻意的收敛气势,也几乎撕裂这方宇宙。

密密麻麻的空间裂纹在他周围浮现,就在整个时空都摇摇欲坠的时候,一条信息再度弹出!

“让你跨过壁垒!没让你轰了它!!”

余光瞥到这行字,林七夜一愣,立刻收敛了气息。

“你这家伙……真是变态!!”满头大汗的纪念,看林七夜的目光就像是在看怪物。

林七夜来不及跟她扯皮,拿起手机继续发送。

“怎么跨过?”

“我教你一段密语,你照着念就行。”

“好。”

“我问你啊,小梅数她家的鸡与兔,数头有16个,数脚有44只,问:小梅家的鸡和兔各有多少只?”

“……?”

林七夜狐疑的看了这段话好几遍,直到一旁的纪念都凑上,她看了眼这题目,轻咦一声。

“这题……怎么这么眼熟?”

林七夜深吸一口气,还是打算相信他一次,缓缓将这段话念了出来……

可刚等他念到“数头有16个”的时候,一道白光便骤然从天穹坠落,下一刻,两人的身形同时消失无踪!

……

不知过了多久,林七夜缓缓睁开双眸。

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紧接着,一个年轻人凑过脑袋,微笑着开口:

“呦,醒啦?”

他看起来比林七夜大一些,但是笑起来很显年轻,有种贱贱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