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恶魔初现(6)化工厂(1 / 2)

等他发泄完了怒火。

电话那头,费贺略微有些疲惫的声音才快速传来。

“领导您消消气,王副队已经带着人到了永安墓地!我也正在朝那边赶!”

“另外,那辆失踪的救护车也找到了!连同车内的一名驾驶司机,四名随车医护和两名派出所民警都出现在郊外一座废弃的化工厂!其中驾驶员胡德彪中刀身亡,其余六人因为吸入过量七氟烷,呈现深度昏迷,人已经被送往医院抢救!据医院留守的同志称,人目前还没苏醒。”

“还有,我们把化工厂搜索了一遍,现场并没有发现沈攸,沈攸再次失踪了!根据你刚才所描述的永安公墓,沈清寒骨灰被盗的情况,我现在已经确定,这伙人定然是冲着沈攸来的!

既然沈清寒已经死了,那当年那伙人应该是来找沈攸了!他们要复现当年的绑架案,因此盗了沈清寒的骨灰,绑了沈攸!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当年另外两个被害者,恐怕也会有危险!”

黄志勇现在怒火已经平息了。

他举着电话,听着对面费贺的话,只觉得头皮发麻!什么叫复现当年的绑架案?如果是那样的话.......

他这个局长也算是做到头了。

电话那头的费贺还在继续:“我刚刚收到了重要线索,驾驶员胡德彪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名叫胡德庆,两人是隔壁临江市平川县城人。

哥哥胡德彪是一家养猪场的老板,个人履历清白,没有任何犯罪污点。

但是他的弟弟胡德庆在1996年曾经因为持刀抢劫,被临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七年有期徒刑,后又在监狱中表现良好,获得减刑两年,于2001年9月,提前释放。但是,让我疑惑的是,这个人却在两年后,也就是2003年的11月份莫名其妙就死了,死因不明。”

“另外还有一个疑点。哥哥胡德彪在弟弟胡德庆死后没多久,就突然关了养猪场,中途消失了三年。三年后,这个人突然出现在了南安市,并且应聘上了南安市人民医院急诊科的一名驾驶员。”

“这个胡德彪在岗位工作这几年一直兢兢业业,平时为人也比较随和,一直到案发前,都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但是,我们我们的技术人员通过监控发现,在事发当天,胡德彪驾驶这辆龙A的急救车,七点二十分从沈攸家楼下离开后,并没有将车开至南安人民医院,而是绕行至泾河中段的高架桥段,从驾驶仓抛出几名被害人的手机。接着一路载着几名被害人,沿着高架桥将车开到了郊外的化工厂。”

“从沈攸家到郊外化工厂平时的话需要45分钟,若是遇上堵车,大概需要一个小时左右,从当天监控显示,高架桥路段车流量较少,并无大规模拥堵现象。也就是说胡德彪仅仅用了45分钟就到了化肥厂,当时时间大概在早上八点零五分左右。

“而据现场法医提供的线索,胡德彪的死亡时间大概在8点40分左右,现场没有打斗痕迹,而且这个化工厂已经荒废多年,附近没有监控。期间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根据现场观察,我推测,胡德彪应该和此人认识。”

“因此,我们摸排了胡德彪的社会关系。根据我们的调查,胡德彪曾经在案发前一天夜里11点,分别和两个网络虚拟号码联系过,由于是虚拟号码,我们无法追踪到具体位置。”

“一般来说,绑架人质有三种可能,为财,为情,为仇。但是胡德彪显然不是为了钱财,一直到他死前,他有大量时间勒索被害人家属,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如果是为情的话,就更不可能了。救护车上的两名警察,和胡德彪并无接触,四名急救医护人员平时在医院和胡德彪也没怎么打交道。那么就只剩下了沈攸,胡德彪八成是冲着沈攸来的。”

“但是这两人,一个是南安高中的学生,一个是南安人民意医院的急救车驾驶员,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我当时想不通胡德彪为什么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