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恶魔初现(14)背影(1 / 2)

系统:“当然,这只是他们的初步计划,如果利远号被警察包围,那这些人一定会毫不犹豫当场引爆炸弹,制造混乱后逃离华国!”

沈清寒眸光猛然一凛,心中惊骇。

她幽黑的瞳孔凝视着下方波涛汹涌的江面,眼神冰寒如刀。

这些人已经疯了!

胸腔中燃起的滚滚怒火与杀意,让她一脚迈出,直接从接近五十米的陡峭悬崖上,跳了下去。

江面的水幽深而浑浊,波涛滚滚起伏,卷起汹涌不断的浪潮。

阴沉沉的黑云低沉压顶,江风呜咽怒吼,一点也不像是五月该有的明媚天气。

周遭的一切都像是先兆降临一般,提前预示着即将发生的可怕一幕。

在离崖底接近二十米的江面上。

一抹猩红漂浮在水面,快速晕染开来。

随即,越来越多的血色,不断从下方蔓延开来。

沈清寒额头的伤口裂开了!

脸部的人皮面具也失去了作用,遇水后自动脱落迅速沉入江底,然后被一条觅食的大鱼,一口裹入腹中。

冰冷刺骨的江水,侵蚀着沈清寒的不断模糊的意识,她用力咬了咬嘴唇,竭力不让自己陷入昏迷。

她还有要救的人。

那个曾经在她灰暗童年,留下一抹微光的老警察,或许已经奄奄一息,正在等着她去救。

江面不远处,一艘百吨级白色货轮,拉着沉甸甸的货物,逐渐映入沈清寒的视线。

沈清寒藏匿在水中,脸色发白,嘴唇有些发紫。

“系统,把炸弹的消息传给那个叫费贺的,叫他的人撤离。”脑海中,冷清虚弱的声音响起:“另外,有没有止血的药,我感觉自己快不行了!”

系统:“宿主,止血散需要10积分,已经为宿主兑换!宿主体能已经低于30以下,如果宿主不能自行恢复,本系统将启动紧急制动,自动掌控宿主身体!”

水中泡着的沈清寒:“..........”

掌控她的身体???沈清寒很无语,这个系统能不能做个人。

她浑身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不少。

沈清寒吞下口中的一粒止血散,又将系统面板上仅剩的30积分,全部加在体能上,看着系统面板上,58的体能指数。这才松了口气。

系统的药很贵,也很好,服用后短暂30秒内,她的血已经止住了,并且还疑似有点回血的功能,这让沈清寒大为惊奇!

她虽然看不清自己逐渐恢复红润的嘴唇和脸庞,但是一股股的热流涌入体内,让她感觉浑身舒畅不已。

只可惜,那个人皮面具没了。自己的身份随时会暴露!

不过,她没有时间考虑那么多了。

利远号已经过来了,距离沈清寒直线距离只有900米。

“系统,他们来了!那些警察有没有撤退?”沈清寒看着不远处没有了动静的埋伏圈,眉头皱的很深。

“宿主不用担心,虽然费了一番周折,但是他们已经安全撤离了!”系统的机械声再次响起。“目前正在岸边随时待命,那个费贺好像本事不小!”

直升机上,被大佬骂的狗血淋头的费贺,拿着手机挨训,一张挺拔的俊脸黑如锅底!

电话那头,龙西省厅老一地动山摇般的怒吼声,差点没把费贺的耳膜给震废了!

“费贺,你算哪根儿葱?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要撤离人手?祖世昌都打电话告状到我这了,你他妈究竟想干什么!”老一震耳欲聋的怒吼声,吓得机舱内的众人齐齐变了脸色。

“你知不知道,你的老领导黄志勇还在那些人手里?!!!”在距离沈清寒接近两公里的一处岸边,临时指挥中心车上,龙西省老一红着双眼,朝着电话那头咆哮不断,那样子活像是要生吞活剥了费贺。

费贺嘶哑的声音迅速传来:“有炸弹!”

仅仅三个字,就让老一闭上了嘴。

随之而来的,就是暴风骤雨一般的斥责。“炸弹?你怎么知道有炸弹?”

费贺不能说匿名信件的事。

他嘶哑着声音,冷静开口道:“我的人告诉我的,他说利远号上有炸弹!窝毒国SSSS——R级,全新遥感系列炸弹,船上装的不是货物,是满满一船炸弹!”

“能把松江炸穿的量!!!”费贺说到最后补充了一句。

龙西省省长殷忠正拿着电话的手在剧烈颤抖,脸部肉眼可见的惨白到了极点。

先不说这些窝毒国的炸弹是怎么出现华国境内的,要命的是,松江沿线附近可都遍布着水陆交通要道和沿江村镇。

一旦出事,他这个封疆大吏,就彻底做到头了!

“他妈了巴子的,这些狗日的王八蛋!劳资迟早要弄死他们!费贺,我这就上报,亲自带队撤离,叫你的人也迅速撤离!”殷忠正的声音在颤抖,满腔怒火让他几欲失控,但作为掌管一方的封疆大吏,他不能乱了阵脚。

费贺的声音再次传来:“领导,放他们走,我自己去公海,老黄救不回来,北海公海就是我费贺和兄弟几个的墓地!”

殷忠正眼眶骤然一热,鼻头发酸,沉默了。

他入仕途二十余载,头一次红了眼眶。

他在这个叫费贺的年轻人身上,看到了血性,华夏警察的血性!那种不顾生死,义无反顾的决然,让他的内心为之深深颤动。

“费贺,给劳资平安回来!”殷忠正低吼一声,紧接着挂了电话。

回来?还能回来吗?一船的炸弹,整整一船的炸弹,足以把半个公海炸翻!

费贺此去,断无生还的可能!

除非天降神迹。

临时指挥中心里,死一般的寂静。

“老二,打电话给祖世昌,叫他的人迅速撤离,放走利远号,让它去公海。我们不能拿老百姓的命做赌注!松江中下游沿线百姓,必须全部撤离!”

他话一落地,龙西省老二张卫明的电话就已经打到了沪上。

就在他通话期间,殷忠正转身看了看跟随自己多年的老部下,声音压抑而沉闷。

“我去趟公海,回头亲自向老爷子那头请罪!”

车内所有人猛然抬头,一脸震惊的瞪着眼前的中年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就连打电话的张卫明都呆住了!他挂了电话,一脸愕然的盯着老领导,眼中全是波涛汹涌的惊骇。

殷忠正笑了笑:“呵呵,你们不要这副样子,站在你们面前的,可是全华夏最顶尖的拆弹专家,不就是小小的窝毒国,鸟炸弹吗?我分分钟拆了他!”

殷忠正脱下厅级大佬的常服,换了身防弹装备穿在身上,腰间还别了一把鼓鼓囊囊的警用手枪,24发子弹,以及一个紧闭着的黑色铁盒子,再没有其他了。

他好像早就准备好了,在来的时候,就随身带了东西。

车内大佬皆是神情骇然,忍不住开口劝阻。

“老一,不要冲动,那里不是有费贺吗?”张卫明脸上满是担忧,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

“是啊,我们把那些人放走,附近没有伤亡就不算大过,你何必亲自去一趟!”

“老一,咱都多大岁数了。不要命了吗?”其中一位大佬,红着眼,死拽着殷忠正的胳膊,却发现自己根本拽不动他。

殷忠正拍了拍他,示意他松手。

他拿起望远镜,抬头看了看前方翻滚的江面。

不远处的白色利远号,正在向这边缓缓驶来。

明显不正常的吃水线,让指挥中心内的所有大佬,脸色骤然大变。

费贺果然没有说错!

“好了,没有时间了!我必须走了!老二指挥!务必保证群众安全!”殷忠正略微作了一番伪装,将手中黑色望远镜交给张卫明,自己打开车门下了车。

不多时,他那道高大的黑色身影,就消失在前方不远处的芦苇丛里。

车内众人皆是脸色一变,想要再次出声阻拦。

却见握着望远镜的老二张卫明神色猛然巨变,低声冷冷吐出两个字。

“来了!”

众人顿时齐齐噤了声。

皆是屏住呼吸,神色紧张地望着前方江面上的百吨级利远号,心情一路沉到了谷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