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恶魔初现(16)复制(1 / 2)

“血狂”是个十足的疯子,人命对他来说,就是一串数字,是攫取极致快乐的源泉,掠夺无穷财富的密码。

就譬如说,上面的这个装逼富二代!

“当然,上面的朋友,我诚挚地邀请你来到利远号一叙,祝我们合作愉快!”

沙哑难听的嘶鸣声响起在江面上,“血狂”咧嘴森然一笑,阴翳的吊梢三白眼里,全是掩饰不住的变态和兴奋。

他从船舱的驾驶位置上,拿起高倍望远镜,向空中的目标猎物看去。

一个风流倜傥,身穿全球限量版奢侈品的富贵公子哥,赫然映入捕猎者的视线,身侧烈焰红唇的貌美女郎,正坐在他腿上,打情骂俏,看起来好不快活。

场面香艳火爆,公子哥似乎十分享受当下的一切。

猎物死前的短暂狂欢,无伤大雅。

他收起望远镜,没兴趣再观察下去。

恶魔般的沙哑低语,轻轻回荡在驾驶船舱。

“看在巨额财富的份上,让你再多余享受一刻,欲望的快乐吧!”

同时他那阴沉变调,经过特殊处理的声音,再度响起在耳麦里:“五秒之后,捕猎游戏开始!”

三楼中部甲板,缓缓升起一个足够费贺的直升机降落的十几米高台,耸然挺立在货船的中央,似乎在迎接着远方猎物的到来。

价值90亿的防导弹直升机,依约缓缓从高空向下平缓降落.......

江边,临时指挥中心。

沪上警方一把手,接到消息的祖世昌匆匆赶来,脸色难看。

他一上车,劈头盖脸向着张卫明问道:

“老张,你们那个人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放人走的吗?他现在这是干什么,又是撒钱,又是直升机的,松江都被他的票子染红了,这是要把这颗定时炸弹留在沪上吗?”

祖世昌唾沫横飞,情绪激动,对费贺当下的行为十分的不满。如果船在沪上炸了,那他祖世昌这辈子就完了。

张卫明略带歉意地叹了口气,语气很是无奈:“哎,老兄啊,我刚才已经和上头解释过了,费贺他现在是将在外,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啊,而且你看看,我们老一都亲自出马了!你也知道,他可是华国最顶尖的拆弹专家,有他在,你就放宽心吧!”

张卫明说的有些底气不足,因为他在望远镜里面,就一直就没在船上看到自己的老领导,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登船。

但是,眼下为了唬住祖世昌,他也就顾不上那么多了。

祖世昌闻言,这才勉强息了火。

但是,他看着马上就要降落在货轮上的直升机,脸色依旧铁青。

“哼,那上面藏的一定全是血狂的人,我看这个叫费贺的是疯了!他这就是在自投罗网!”

龙西省的省厅大佬们顿时脸就变了。

自己看大的孩子被人这么说,一众高层心里都憋着气。

老二张卫明似笑非笑:“世昌老兄啊,话可不是这么说的!”

张卫明身后的一位省厅大佬忍不住附和点头:“不错,我怎么记得09年的时候,你们沪上当地警方有一桩10个亿的诈骗大案可是我们费贺帮你侦破的,怎么这么快就把人给忘了?祖兄,你这可是不厚道啊!”

“瞧你说的,我祖世昌是那种人吗?”祖世昌似乎也想起来确实是有这么件事,他当年还因为这事被部里面表彰过,一念及此,他顿时红了脸,表情讪讪:“我这不是担心他吗?你说说这孩子怎么也不早说,我也好给他送几个精英队员作伴,总比他孤军奋战的好........”

众人皆是有些无语。特么的,你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

一旁一直在观察江面的张卫明,见状,适时开口摆手道:“好了,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正事要紧,我看费贺这是要登船了,他应该是和船上的人达成了什么交易,叫咱们两边的人盯紧点,一旦费贺有消息,我们的人立刻配合行动!”

龙西省厅的一行大佬自然是高度配合,就连祖世昌这次也是出奇的没再多言,在张卫明话落的一瞬,就已经将指令传达给了沪上警方。

沪上警方也全部埋伏在江边外围两公里处,以防有什么意外发生。

指令传达完毕,祖世昌满脸担忧的望着远方江面,深深叹气:“希望那个孩子,能给我们再次带来奇迹,就像当年那样!”

包括张卫明在内的龙西省厅大佬,都没有言语。

临时指挥中心车内,一片寂静。

奇迹?可能吗?

特么的,费贺他是个人,又不是变形金刚!

这个祖世昌嘴瓣一张,说的轻巧!

..........

江面上。

轰鸣不断的引擎声,越来越近,震耳欲聋!

船舱内,所有杀手的情绪瞬间被调动。

妈的,超级大肥羊,来了!

即将暴富的喜悦和猎杀的快感,几乎已经让一众杀手几乎冲昏了头脑,丝毫没有发现队伍里的人已经少了近乎一半。

借着巨大的轰鸣声遮掩,沈清寒从二楼甲板尾部左侧悄然出发,通身雪白的鹰酱军刀,起起落落,短短一分钟内,撂倒7名壮汉。

另一边,殷忠正作为曾经的警界白衬衫大佬,手段自然也不是盖的。

咔嚓,咔嚓几声骨裂传来。

接连5名黑衣杀手,相继被扭断脖子,倒下了身子。

两人在货轮二层的一个集装箱后面,汇合了。

眼下整个货轮二层,加上血狂,还剩下不到30名杀手。

这些杀手,除了前部甲板有血狂坐镇和6人防守外,其余二十名超SS-R级别的顶尖杀手,全部聚集把守在了二楼通往底层的三个入口处。都不太好解决,动了其中一个,其他人必然会发觉。

底层因为有炸弹,血狂只放了两人在这里看着人质,可以说是相当的自负。

如果沈清寒和殷大佬将二楼的人全部顺利解决,那么一切将会变得简单许多。

“那些人牵一发而动全身,动不了!”殷忠正头戴悍匪帽,仅露出一双铁血虎眸,摇了摇头,低声道。“而且血狂如果带人上楼,一定会发现二楼和三楼的尸体!我们时间不多了!希望费贺能拖延一会儿时间。”

沈清寒闻言,忽然直勾勾盯着殷忠正,嘴角渐渐浮现出一抹奇怪的笑容。

那笑得眯起的幽黑眼眸,让殷忠正顿觉汗毛竖起。

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时,就眼前一黑,直接睡了过去。

镇守一方,叱咤半生的白衬衫殷大佬,居然就这样站在集装箱前睡着了!!!

真是活见鬼了!

费贺彻底人傻了!

他瞪大眼睛,愣愣地盯着下方俩人的动静,一时竟忘了让一旁的直升机驾驶员降落直升机。

妈的,这个头戴悍匪帽的黑脸男,果然心怀不轨,费贺心中如是想着。

难不成,他这是要噶了龙西省的老一?

就在费贺有所准备的时候,却发现下方那个黑脸男人,从怀里摸了摸,掏出了一大包奇奇怪怪的东西。

费贺犀利的眼神骤然一凝,死死盯着那包可疑的东西。

然而,等他看清里面是什么时,再次凌乱了。

“哈???怎么会是,女人的化妆品???”费贺满脑子问号,搞不懂下面这个男人的骚操作。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刚刚是多想了。黑脸男似乎没有噶了省长大人的意图,费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眼睛眨也不眨地,继续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黑脸男人背对着他,费贺看不到他的具体动作。

只大概看到,那人飞速将手中一坨蜡状物质呼在鼻子,和下巴,下颌部位,然后对着脸部,眼睛眉毛一顿猛操作,最后又从怀里掏出一顶花白的假发给自己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