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恶魔初现(17)邪乎(1 / 2)

“呕——”

“呕——”

费贺和杨广峰两人趴在栏杆上不停干呕,看那样子似乎难受极了,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儿,看得身后不远处站着的血狂兴奋不已。

他毒蛇般的三白眼,死死盯着两个狼狈的身影,脸上渐渐浮现出一阵诡异的狞笑。

是了,娇贵的贵公子,哪吃过这种苦,自然受不了他这货轮的颠簸。

没关系,捕猎者必须有足够的的耐心,慢慢来!

血狂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干瘪的唇角,心中扭曲的快意,让他僵硬的面部逐渐变得诡异起来。

费贺和杨广峰足足吐了三分钟,来之前他们已经商量好了,要尽可能为那两人拖延时间。

而血狂带着六名专业杀手,也罕见地,在甲板上整整等了三分钟。

富贵花,就是这么娇弱,血狂心中冷嗤,对两人的做派嗤之以鼻。

“两位朋友,是我考虑不周,让两位受惊了!”阴沉沉的沙哑声,带着催促和不耐,从费贺,杨广峰两人身后飘来。

“若是二位不介意,我们不妨去船舱一叙,或许能让两位舒适一些,以便我们接下来的交易!”

“没事,呕——”费贺连忙摆了摆手,刚想站起身,又是哇地一声,差点直接吐了血狂一身的呕吐物。

看着离自己不到一米之遥的污秽,血狂的脸色,终于变了。

他想发怒,想杀人,但是因为极致的隐忍,又将那股子愤怒刻意压了下去,脸上皮笑肉不笑的扭曲,叫身边的杀手看了都不禁胆寒心惊。

杨广峰的状态稍微恢复了一些,但是费贺脸色惨白依旧,吐的厉害:“呕——抱歉啊——呕——”

他似乎是刚刚在孙家林的研究室受了很大的刺激,这时候后劲儿上来了。

还真就不是装的。

“血狂”脸色阴沉可怖,眼神阴狠盯着两人,默默抬手示意身后的人动手。

他的耐心,到极限了。

............

而这期间,沈清寒扮成的”血狂”,也大摇大摆带着易容成“孙家林”的殷忠正到了二楼船舱里面三个相隔不远的入口处。

二楼前,中,后三个通往底层的入口通道处,不多不少,正好布满了20个杀手。

这些人都是悍匪装扮,头戴面罩,手持窝毒国mKp-99N,特大杀伤力便携式冲锋黑步枪,一看就是些不要命的暴徒分子。

不过眼下,这帮人的目光,似乎被外面红灿灿的票子给吸引了。

本该巡逻防守的几人小组,有接近14人全部围在两处透明玻璃窗前,眼热的盯着江面的票子。

“特娘的,这个肥羊是真有钱,随手一撒就是几十亿,比咱们大老板都要牛逼!”其中一人眼冒绿光,忍不住咂舌感叹。

另一人接话,“这我倒是相信,听说姓孙的之前为了拿下一个20亿的制药项目,差点都给那个费氏的董事长跪下了!啧啧,当着好多人的面呢!”

“妈的,我知道那个恒隆实业的费萍萍,贼几把有钱,全球呼不死排行榜,华国女富豪榜第一,劳资要是傍上这等超级富婆,这辈子都不用愁了!!!”又一人痴心妄想,开了口。

“哈哈哈哈——”

“哈哈哈,笑死我了,妈的,人家那叫胡布斯,就你这副傻不愣登的劫匪样儿,人家女富豪能看上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隔间内猛地爆发出一阵狂笑,一众杀手恶狼般,绿油油的眼神,贪婪地盯着江面触手可及的钞票,完全已经忘了血狂交代他们的事儿。

当沈清寒扮演的“血狂”和殷大佬扮演的“孙家林”,推开船舱隔间的小门进来时,一行杀手,正围在一起白日做梦,妄想着泼天的富贵降到自己头上。

吱扭一声,一阵不合时宜的开门声,在吵闹的屋内响起。

狭小昏暗的隔间,诡异的安静了。

一阵疾风吹过,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一道黑色身影已经闪身来到了人前。

冷冰冰的白刀子,猝不及防架在其中一人温热的脖子上,那杀手来不及惨叫一声,就被人一刀毙命,血流了一地。

“草你妈的!”有杀手当即红了眼,所有杀手猛地回头,举着冲锋枪就要开始扫射。

然而在看到来人的一瞬间,却脸色猛地煞白一片,浑身止不住哆嗦。

居然——

是他们的老大来了!!!

他身后,还跟着大老板孙家林。

这个结果,实在出乎众人的意料。

一屋子的杀手,皆是一阵胆寒!

那他们刚刚说孙家林的话,岂不是被他恰好听了个全.......

13个杀手想到这里,顿时脸色惨白如纸,浑身抖若筛糠。

然而,一行人还来不及开口求饶上一句,脑袋就开始昏昏沉沉,身子一软也不受控制似的,径直倒了下去。

咚咚咚——

随着重物接连砸地的声音落下,一屋子杀手相继倒地不起,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就在刚才他们在开门看过来的那一刹那,就已经被沈清寒全部一一催眠了。

殷忠正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他扭头看向沈清寒的瞳孔里面,全是难以置信的震惊。

特么的,这也太邪门了,这究竟是什么群攻技能?

殷忠正忽然想到,自己刚刚似乎也着了这小子的道,顿时一阵头皮发麻,不自觉往一侧挪了挪脚步,离沈清寒稍微远了些,

沈清寒没看他,她的刀已经抵着了一名杀手的命脉,然后一刀抹了他的脖子。

动作之快,实属罕见!

殷大佬一脸见鬼的瞪着沈清寒,只感觉这小子身上十分的邪乎!

眨眼间,沈清寒手中军刀快若闪电,又收割了地上两名躺着的杀手。

然后,她忽然抬头,快速比划了一番,大意是,“你再不动作,你们外面那小子就嗝屁了!”

殷忠正意味深长地,快速看了“哑巴老头儿”一眼,也不甘示弱。

他一脚踹向其中一名杀手,咔嚓一声,踩断了他的脖子。

面对这种穷凶极恶的暴徒,绝不能心慈手软。

否则等这些人醒来,遭殃的不止是他俩和费贺,甚至还有黄志勇,以及整条松江沿线的百姓们.........

等屋内剩余14名杀手全部被两人解决,时间过去了38秒。

沈清寒起身,带着殷大佬走向这个隔层下面的中部入口。

里面有四人站岗放哨,头戴悍匪帽,手持窝毒国mKp-99N,特大杀伤力便携式冲锋黑步枪,和上面那帮子杀手一模一样的装备。

这四人非常警觉,尽管沈清寒和殷忠正的脚步已经很轻,但还是引起了对方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