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恶魔初现(23)信件(1 / 2)

同时,跟在他身后进来的,还有一行气场强大,表情异常严肃的八人小组,为首一人长得方方正正,浓眉大眼,头发花白,那通身气势看起来,竟然比张双权都还要强悍上几分。。

这是部里面下来的专案组人员到了!

病房里的几人顿时精神一振,望向来人。

张双权一进来就先是看了眼华南锋和他身后的人,点头打了声招呼。

转而又黑着脸神情严肃的瞪着费贺,语气不容置疑道:“费贺,这是部里下来专门负责“521专案”的几位同志。这位是国安九处三组的华组长以及他手下的组员。

你接下来把手上有关沈攸和孙家林的几个相关联案子交由部里和国安的同志全权负责,你带人负责从旁协助!”他没有在和费贺商量,直接是以命令的口吻说的。

费贺内心再不愿意,但是事已成定局,在这位省厅大佬和一众部级领导面前,他还是沉默着点了头。

南安市局,如今局长黄志勇进了icu,副局长赵汉庭更是为了孙家林研究室里所涉及的一连串人命案,忙得脚不沾地。

以至于部里和国安的人一来到南安市局就扑了个空,华南锋的人兵分两路,一路人马闻风而动去了松江的利远号,而华南锋本人则是直接来医院找费贺了。

倒是部里的专案组成员,在半路上遇到了从沪上赶回来的张双权,然后就在他的陪同下找到这里,几人甚至一路上都没给张双权好脸色。

孙家林的研究室内,那可是至少牵连着上百条人命。

在所管龙西省辖区内出了这等惨案,可以说张双权这个公安厅厅长的好日子已经到头了,就连龙西省和南安市的一众高层,同样也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张双权脸上还带着一丝疲惫,他一脸歉意的看向华南锋,语气客气道:“南锋同志,费贺这小子就是脾气臭了些,但他心是好的,你看看他这次为了抓住凶手,自己还落得这副鬼模样,听说 还被人给一秒催眠了,差点在杀手头目手里死过一回,哎,我听着都是胆战心惊的呐!唉,这样吧,我会让他即刻转交案件的相关人证,物证和全部档案的,你呀也就宰相肚里能撑船,别和他一般见识了!”

费贺眼神愕然,显然没想到这位大佬会替自己说话。

华南锋见目的达到了,也没有得理不饶人。

“好,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谢过张厅了!”他还是之前那副笑眯眯的神情,点头应和了张双权,然后又在离开之前,对着床头气的半死不活的费贺开口道:“费队长,你可得要养好身体啊,我可是非常期待与你接下来的合作!”

费贺脸色铁青,皮笑肉不笑地给他了一个眼神,没有回应对方暗戳戳的挑衅。

等华南锋一行人的脚步刚刚踏出房门。

他又生龙活虎一下子从病床上,蹦了起来。

费贺目光炯炯地看向张双权和部里下来的一众专案组成员,神情严肃地开了口:“各位领导,有关“南安521专案”孙家林研究室内所涉全部命案的来龙去脉和相关证据,我目前已经全部掌握了,但是在这之前,我想带你们先去一个地方!”

病房里,除了躺着的沈清寒,其余包括张双权以及一众专案组成员皆是看傻子似的盯着费贺。

“臭小子,牛皮都要被你吹破天了,我警告你,你可是要为你说过的话负责的!”张双权双目圆瞪,怒视着鼻青脸肿,说话不着边际的下属,出口训斥道:“我们去过现场的人都知道,孙家林手上的人命少说也得有几百条,你真的全部都弄清楚了?也不怕说大话闪了舌头,在这儿臭显摆什么?你应该知道在这件案子里,决不能出现半点差错和闪失!”

费贺早就料到他会是这个反应。

“唉,领导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啊!你怎么还不信呢?”他拍了拍额头,深呼吸一口才压低声音道:“是这样的,我在去利远号之前收到了两封匿名举报信,要不然我也不会知道黄局是被血狂给带走了,还带你们找到了货轮........哎,总之你们看了信就知道了!!!”

“只是那个........厅长,能不能借您的手机用用,我可以给你们登录一下,看看信件的内容!”生平第一次向公安厅大佬借手机用,费贺丝毫没有觉得不好意思,他伸出手,看着张双权,脸上表情异常的慎重。

张双权和部里的专案组八人,这下可是真的愣住了。

难不成,费贺刚才所说的大话,竟然是真的?

“费贺,你说的可是真的?”张双权皱着眉头,半信半疑地将上衣口袋里的黑色华为手机掏出来递给费贺,最后又狐疑地问了一遍:“费贺,你知道,你面前这位站着的是谁吗?他老人家可是公安部里的王副部长,在领导面前,你小子可不要耍滑头!”

费贺接过手机啪啪啪飞快操作,听到前半句话,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声。“领导人命关天,岂容儿戏!”

紧接着,等听完后半句。他顿时愣住了,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瞳孔里全是震撼,他抬眼看了眼老人,立刻挺身立正向对方敬了个礼。

“领导好!”

老人现在显然没心思和他客套,他表情淡淡朝费贺颔首,指了指费贺手中的手机。“好,小伙子不错,你继续~~~”

费贺:“是,领导!只是信件内容庞大,附件正在加载中,还需要您稍等片刻!”

老人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不耐。

这下一屋子里的人顿时不淡定了,一个个皆是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费贺的手机。

门外偷听的华南锋无语至极,觉得费贺这厮真是小心眼,斤斤计较得很。

这么大的情报居然趁他走了才说,他这就是存心报复。

病房门吱呀一声,再次被他推开了。

他笑眯眯得像只精明的老狐狸,快步走到费贺身边停下脚步,语气温和有礼,十分自来熟的搭上费贺的肩膀:“哎呀,贺哥,贺哥,有什么重要的消息,不和我们一起分享分享吗?”

他一边说着,犀利的眼神不断透过金丝边眼镜往费贺的手机上瞟,生怕错过什么重要的内容。

费贺懒得搭理他。

他表情严肃,闷着头在手机屏幕上的邮箱界面操作了几下,然后抬头说了声:“好了,你们看!”

屋内众人顿时一拥而上全部围了过来!

宋耀辉被张双权支走,把门去了。

沈清寒还在昏迷中。

病房里的监控,早就被国安的人给暂时黑掉了。

他们此时看到的一切,都不会传到多余人的耳朵里。

费贺点开收件箱。

众人再次屏住呼吸,心跳如擂鼓!

收件箱内安静的列表中,两个醒目扎眼的黑色加粗标题,顷刻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只看一眼,就让屋内之人全部毛骨悚然,寒毛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