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恶魔初现(27)他们(1 / 2)

南安市公安局,会议室。

以王副部为首的部属专案组成员,国安九处三组华南锋及其属下的全部成员,以及龙西省公安厅张双权等几个省厅高层领导,南安市公安局副局长赵汉庭等一应刑侦骨干,乌泱泱围着黑色会议长桌,坐了满满一屋子。

“费贺,说说你现在手里掌握的线索吧!”张双权向上位的王副部看了一眼,然后转头对费贺开口道。“还有你刚才发过来的那两张图片是怎么回事?给大家伙解释解释。”

坐在赵汉庭下首的费贺闻言站起身子,脸色沉重,语气慎之又慎。

“各位,在这里我先说明一下,关于孙家林38楼研究室里所牵涉的1086条人命,被害人人口分布覆盖面极其广泛,我们初步统计了一下所有被害人的相关信息数据,里面不仅牵涉全国各地二十几个省市自治区,还牵扯到了境外几个国家,虽然我们手上有这封匿名举报信的指引,但是现场取证难度依然非常之大,有的凶案甚至跨度三四十年,甚至已经过了追诉时效,剩余的能够追诉的,还需要各地警方,甚至是国外警方跨境协同配合,也就是说,这个案子恐怕一时半会儿还不能结案。”

会议室内众人闻言皆是心情沉重,沉默不语。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案子,没个半年往上,怕是不能了结。

看来接下来,部属专案组成员要暂时在南安扎根了。

王副部绷着脸,沉声开口:“好,我知道了,那你就先说说早上的失踪案,和相关的几起命案!”

“好的,领导!”费贺点了点头,打开刚刚让人送回来的手机,又把手机里面保存着的两张图片投影在了正前方大屏幕上。

“关于2013年5月21日早上起发生的一系列案件的来龙去脉,我会尽快给大家捋一遍,也好让大伙心里有个数。”他面色难看,神情严肃的望着上峰的张双权开口道:“张厅 ,事情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十年前,在天骄.特大国际绑架案中,绑架沈家姐弟和其他两名孩童的主犯头目胡德庆并没有死,不但没死,还在我们南安警方的眼皮子底下,一直活到了案发时。”

“怎么可能!”张双权浓眉一横,桌子猛地一拍,顿时怒吼出声:“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纰漏!”

为首的老人轻飘飘看了他一眼,张双权一哽,身子缩了缩不吭声了。

费贺看向张双权耐心解释道:

“我一开始也觉得不可能,但是根据沈攸的供述,胡德庆告诉他,他当年给哥哥胡德彪注射了一种海外一家基因公司的新品试剂,改变了胡德彪体内的dNA序列,以此成功骗过了警方,也骗过了给死刑犯执行死刑前做医学检查的医生。但是我们仍然可以通过科技手段,检测到当年那名被执行死刑了的人骨灰里的dNA 数据。 ”

“我已经请临江市平川县当地的警方协同配合,去了胡家兄弟俩之前居住过的祖屋,当地警方的确在祖屋的一个房间内,发现了被人供奉着的骨灰盒,里面的骨灰已经送去化验了,结果应该马上就会出来了!”

“还有一点,就是这里!”费贺转身圈出胡德庆尸体上耳轮脚附近的针孔状小洞,并且和沈清寒画出的照片做了对比:“你们看,这种耳部先天性畸形,叫做耳前篓管,不容易被人发现,甚至连胡德庆本人都没有发现!这是一种遗传疾病,胡德庆有,胡德彪却没有。我们看照片就知道了。”

费贺放出一张放大了数倍的胡家兄弟俩在养猪场的合照,哥哥胡德彪光着膀子正在给小猪崽打疫苗,而一袭黑色西装的胡德庆则皱着眉嫌弃的站在一旁,撸起袖子帮忙摁住了猪崽。

两人右耳同时出现在镜头里,而且还挨得很近,可以明显看到,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右耳耳轮脚上方有一个细小的孔洞。

张双权摇摇头,皱眉嘀咕:“这又能说明什么,这只能说明救护车里死的驾驶员就是照片里这名黑衣男子,并不能说明他就是胡德庆!”

“不错,仅从衣着外表和脸部表情,眼神来判断他就是胡德庆的话,确实不够有说服力。这张照片拍摄年代久远,当年养猪场也已经关闭,附近没有住户,我们根本找不到人来核实这个人是不是胡德庆。”

“但是........\"费贺深吸一口气,继续道:\"沈攸称她当年被绑架的时候,因为胡德庆要欺辱他姐姐,他就扑上去咬了对方的手腕,所以胡德庆的手腕上才有一道月牙形的凹陷齿痕。胡德庆的尸体还在法医科,法医科苏主任也给我传来了胡德庆的尸检照片,你们看,他右侧手腕上的这个齿痕,虽然过了十年,已经不太明显,但是通过苏主任通过对齿痕宽度,长度的鉴定,能预估出咬人者的年龄很小,大概在六七岁左右,和沈攸说的对上了。”

“因此,一切都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5月21早上7点15分左右,驾驶车牌号为“龙A”急救车,劫走沈攸和四名急救医生以及两名民警的人,就是天骄.特大国际绑架杀人案的主犯头目——胡德庆本人!!!”

费贺的话音落下,会议室里鸦雀无声,气氛凝重异常。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这个胡德庆,竟然把我们警方耍得团团转,还在我眼皮子底下逍遥法外了这么久,简直目无王法,十分猖狂!”张双权黑青着脸,想拍桌子,但又忍住了!“你继续!费贺!”

费贺点头表示认同:“不错,当年胡德庆利用这个瞒天过海之计,成功脱身后不久,就立刻带着他哥哥胡德彪的骨灰回到了平川县城祖屋,并且关闭了养猪场,然后中途消失了三年。

一直到2006年9月出现在了南安,并且在去年年初住到了孙家林在嘉誉湾的星澜公寓19栋9081室。

值得注意的是,胡德庆现身南安的时候,距离沈攸一家从临江市搬到南安,也才仅仅过去了一个月,也就是说,胡德庆从那个时候就已经盯上沈攸了!甚至,极有可能在他哥哥被执行死刑以后,他就一直在暗中窥视沈攸。”

费贺的话,让在场众人倏地觉得后背一凉。

一个高中生,不,七年前,沈攸他还只是一个小学生!!!

而正是这样一个小学生,居然被一个极度危险,蓄意寻仇报复的国际绑架犯头目,整整监视了七年!

光是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费贺语气迅速:“这七年期间,南安各大医院,尤其是南安人民医院急诊科手术室里的紧急手术专用麻醉剂——七氟烷,每隔一个月就会消失一小批,麻醉医生武磊被怀疑监守自盗,已经被医院开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