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恶魔初现(35)察觉(1 / 2)

深渊,黑暗疯狂滋长的地方。

Abbaddo以地狱深渊自居,高高在上凝视着人间,玩弄生命于股掌之间。

殊不知,接下来迎接他的,将是一场无声无息的灭顶之灾!

沈清寒的到来,将会让他后悔踏足东神州的地界。

光透不进的地方,总有人于黑暗中前赴后继,逆行而上。

这个人或许是代号为“洞妖”的沈清寒,也或许是那些肩负使命,砥砺前行的其他人。

.........

晚上十一点,南安市局灯火通明。

费贺一行人在会议室内秘密商讨了两个时辰,主要是费贺在上面讲,其他人配合借调人力物力,暗中提前布置人手,直到夜里十一点,这场特殊的会议才彻底结束!

王副部出去接了个电话后,沉着脸快步走了进来。

“同志们,我刚刚收到消息。猎鹰提前行动了!”

他话音落下,会议室内所有人顿时惊愕抬头!

“另外,猎鹰特战舰队在公海深海区,发现了两艘一模一样的海洋奇迹号!”华发老人沉声继续道:“前面第一艘邮轮上,载着阿布都和一众坤沙.马克里布组织核心成员。

另一艘邮轮紧跟在后方100海里内,上面同样有67名携带大杀伤力武器的坤沙.马克里布组织成员,以及满满一船南越群岛洲,西卡“龙谷”军火武器。

不过,据对方传来的情报,后面一船的人全都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张双权猛地拔高声调,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老人。

包括费贺在内的会议室内众人,同样神情紧绷,屏着呼吸。

王副部眼神骤然变得犀利,声音沉甸甸道:“说出来怕是会吓你们一跳!军方一个代号为“洞妖”的人,操控着反导弹直升机炸了海洋奇迹号。不过,他本人目前掉入海中下落不明。这是他最后传回来的消息!费贺你们都看看!”

办公室落针可闻,费贺接过手机。

其余众人全部骇然失色,瞪圆眼珠子看向王副部。

这个消息,简直称得上恐怖!

那个洞妖究竟是个什么存在。居然敢一人直面整整一船的持枪暴徒!

费贺看着手机里的信息,瞬间变了脸色。

“前面这艘船上居然有80个SSSS-R级杀手,他们这些杀手有男有女,有老人,还有小——孩!!!”

“妈的,竟然还有,207个全副武装,伪装成平民的顶尖境外雇佣兵!”

“外加头目Abbaddo!!!”

“疯了,疯了,这些王八蛋太猖狂了!难怪,东部猎鹰舰队提前行动了!”

费贺倒抽一口冷气,抬起头才发现屋内所有大佬,全都惊骇的望着他!

“干嘛这样看着我?”费贺拧眉,举起手机屏幕,给众人看了一圈:“看看,特战基地的首长亲自发来的,这消息绝对保真,后面还有这些组织成员的具体罪证!你们看,地下工厂大规模人体试验研究,蓝星全球人体器官以及人口贩卖,倒卖jun火,du品交易,射杀平民,每一样都足够他们死上几万次.........”

“我们蓝星的种种不稳定因素,就是因为这些王八蛋的存在!”一位部属中年领导,勃然大怒道。“如今,还竟敢大摇大摆,踏足我们东神州的海域!劳资要让他有来无回!”

“一群蓝星的败类!”华南锋同样愤怒到了极点:“简直畜生不如!”

“魔鬼!这些人的恶,远比魔鬼还要可怕!”张双权嘴唇泛白,双目通红的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一条条恐怖罪证,转而道:“这个洞妖,是个汉子,居然只身一人闯入对方的视线范围,是个真汉子!希望他还活着!”

“不错,在我看来,这种渣滓就该在蓝星上灭绝!”费贺禁不住点头赞同,然后毫不吝啬对这位素未谋面之人的赞扬。“还有,那个洞妖太帅了!简直是我的偶像!有机会要跟他切磋一下!”

费贺说完才发现不对,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脸色肃穆,安静的出奇。

这个洞妖,已经下落不明了,目前是生是死都还不知道。

“对不起,是我失言了!”费贺一下子反应过来,脸上兀地变了神色,语气带着歉意。

会议室里一片沉默。

费贺继续滑动手机往下一看,顿时失声道:“海上超强飓风?飓风漩涡宽度89公里,风力时速高达239公里\/h?副部,您是说这个洞妖是在这种极端变态的条件下,端了整整一船的坤沙.马克里布wZ暴徒?!!”

费贺大惊失色,猛地抬头看向老人,屋内其他大佬闻言,脸上也全是骇然。

“正是这样,双方在公海发生了激烈交战,洞妖以一己之力炸毁对方的游轮后,他所驾驶的UwR90武装直升机被卷入风暴核心,当时海面能见度极低,还下着大暴雨,这种情况,他活下来的几率几乎为零。”王副部内心大受震撼,他深吸一口气,看着屋内众人,声音沉重:“同志们,我们不能让战士白白流血!全体都有,即刻出动至北海国境线附近!等到风暴过境和猎鹰同时参与行动!我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给予敌人以最致命的打击!”

“是!”老人沉着脸一声令下,所有人瞬间困意全无,集体起身敬礼行动了起来。

凌晨十一点,夜色阴沉,南安市同样起了大风。

众人出了会议室。乌泱泱几十个刑侦总队的骨干,拔腿就直奔门口的几辆警车。

费贺神情疲惫,迈着大步子走在最前面。

“哦对了,车子开去恒隆实业,我让人联系直升机!”费贺偏头,朝后面的人说了一声。“我们搭乘直升机去北海!”

所有人集体惊呆!特么的,这是什么人间富贵公子!

临上车前,费贺忽然想起来什么,转而看向另一辆车上的王副部,眼神怪异道:“领导,您刚才说洞妖驾驶的是UwR90?”

“哦,是吗?我说过吗?”老人惊讶的挑挑眉,然后摇头摆手否认:“哎人老了,记性不太好!”

费贺:“..........”

他还想再多问一句,老人猛地关上车门。

“开车!”王副部朝驾驶座上的一位专案组成员快速催促道。

警车轰地一下飞出了市局大门,喷了费贺一脸的汽车尾气。

发动机的轰鸣声伴随着警笛悠长的呜咽声,刹那间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费贺,记得把证物拿回来!”张双权从前面的警车里准时探出头来,朝费贺吼着。

“知道了!”费贺彭地关上车门,烦躁地掏出手机,给宋耀辉拨了过去。

电话接通了,宋耀辉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喂宋耀辉,沈攸怎么样了?”费贺挠挠头,这次行动提前了,海上情况不容乐观,还是不要带上沈攸的好。

医院里,宋耀辉耷拉着眼皮,透过病房的玻璃门窗往昏暗的病房看了一眼,“沈攸”正躺在病床上呼呼大睡。

宋耀辉打了个哈欠,回道:“嗯,沈攸正睡着呢!怎么了老大?”

费贺靠着后排座椅,心下一松:“那个,你让翁鸿在医院守着,把沈攸床头枕头下面放着的半个黑色骨灰盒,带回市局,这是张厅长点名要的证物,你现在就进去悄悄拿出来!”

宋耀辉语气为难:“队长,这不太好吧!有点缺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