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恶魔初现(42)落幕(1 / 2)

而且还和自己有些渊源。

尽管他戴着口罩和鸭舌帽,捂得严严实实,就连说话的时候也用的是刻意伪装过后的声音。

但是在中级恶魔终结者之眼的扫描下,一切都是徒劳,沈清寒几乎是瞬间就锁定了对方的身份!

『苏慕神,原名苏宁哲,21岁,华国边陲黔南省铜州人士,十年前,312天骄.特大国际绑架案的四个受害人之一,智商高达224,目前的身份是黔南大学计算机学院的一名大四学生,隐藏身份是蓝星国际黑客组织内部的一名顶尖国际黑客,坤沙——马克里布的主要成员之一,频繁活动于华国边陲和东神州东南一带国家,目前位于东神州.罗暹国的一个小镇上。』

沈清寒脸色冰寒,眼底戾气翻滚,死盯着对方的再为熟悉不过的面孔。

十年的时光,或许能模糊了一个人的轮廓。

但是系统不会出错,他的那双双瞳异色的眼睛,沈清寒不会认错。

原来他竟然真的没死!

还化名苏慕神,从曾经的绑架案受害者,变成了助纣为虐的施暴者,做了罪恶的信徒,在异国活的好好的。

视频中。

两人显然是刚见面,正有一搭没一搭的客套寒暄着。

沈清寒看着两人的言谈举动,心跳倏地加速!

这个姓苏的是一名黑客,而他赫然已经发现了船上的异常。

时间非常紧迫,沈清寒必须迅速做出应对。

“系统,把变异毒虫区和我接下来经过的区域里的东西,全部收入囊中。”

“另外,通知陆上将,我们被人暴露了,让我们上船的人尽快撤退!这船军火爆炸的威力,足以炸毁所有人。”

“让利远号不要靠近,孙家林的死讯和杀手组织覆灭的消息,马上就会通过苏宁哲的口,传到对方耳中。”

“另外,速度加幅500!”

沈清寒在脑海里一口气说完,系统这次没有回应沈清寒的消息,应该是传递消息去了。

沉重的矩形通风窗,被费贺几人掀开了。

沈清寒直接大步冲了过去,她双手摁着费贺高大的肩头,纵身一跃整个身子瞬间翻了上去。

几人见状,也不敢耽误。

然而沈清寒的速度,简直恐怖到了极点,等费贺手脚并用,第一个爬上来的时候,沈清寒的身影已经消失了,他只来得及捕捉到对方的一小片白色衣角。

与此同时,巡洋战舰上陆战霆,几乎是同时就收到了洞妖传来的消息。

“暴露了?怎么会?”陆战霆看着消息神情大变,连忙发出了紧急撤退的作战指示,洞妖不会拿这种事当儿戏。

夜色穹隆下,茫茫雾海中。

一艘加速行驶的庞然大物上,一道道疾驰的黑影从高空楼层沿着船身绳索飞身而下,跃入海中后,又迅速消失不见.......

两分钟后,水下一艘沉寂了许久的神秘巨影,载着一行两百余名军警人员全部安全到达并登陆指定战舰,其中还包括那对目瞪口呆,一脸懵逼加震惊的大熊联邦母子。

海洋奇迹号九层,幽暗狭窄的通风管道内。

4.26秒的极限时间里。

凭借着1000+的非人速度,沈清寒轻松一路从中间飞窜到了船头。

细鳞太攀蛇王的超级毒液,也在沿途,被她通过通风管道洒在了下方近百个试验室内。

五十余名坤沙内部研究人员,瞬息间身体痉挛发黑,面部扭曲,离奇暴毙在各自岗位上。

除了船头的活体解剖室,阿布都苦心经营多年的其余三百个实验室里,空荡荡的。

沈清寒所过之处,寸草不留,连一根数据线也没有给Abbaddo留下。

活体解剖室上方,她握着太攀蛇王,屏息趴在密闭的通风管道里,好整以暇的透过百叶窗缝隙,看着下方白大褂男人。

他面前的桌子上,一大杯插着勺子,黏糊糊带着丝丝血腥的冰冻粉红脑花,刺痛了沈清寒的双眼。

她刹那间红了眼,握着太攀蛇王的右手陡然一用力。

三滴无声无息的变异太攀蛇王超级毒液,从通风口滴了下去.......

巡洋舰上。

陆战霆汇总了两百余名军警人员传回来的信息后,脸色阴沉地站在指挥台,通过无线电向沈清寒发出了军令!

“洞妖,全体成员已经安全撤退,山魅已经被我召回!我现在以华国海军上将的名义正式命令你,务必击杀坤沙核心头目阿布都!”

“鲲,会在海底接应你们五人!”

沈清寒没有回应陆战霆,细鳞太攀蛇超级变异蛇王的毒液已经洒下,阿布都.热合曼接下来必死无疑。

解剖实验室内的桌前,阿布都还在眉飞色舞和苏宁哲说着,十年前那对智商超群,惊艳绝伦的华国双胞胎神童。

Abbaddo:\"Su,you’re great, but pared to those two perfect experiments,u’re totally nothing!\"(苏,你很厉害,但是和那两个完美的试验品相比,你简直不值一提!)

It's such a pity that one of them ,escaped,a terrific chance had missed!(只可惜,他们俩逃了一个!大好的机会,就这么没了!”)

阿布都.热合曼似笑非笑,阴冷如毒蛇:“Su,sometimes,I really wish you had their Iq, so I wouldn't have to be so hard in years,since2003!\"(有时候,我真希望你有人家那样的智商,这样的话,我就不用从那件事之后,蛰伏隐忍多年了!)

提到当年的事情,苏宁哲一成不变的表情变了。

他顿了一会儿,用伪装过的电子音开口道。

“哦,是吗?先生?我不如他们?呵呵,那我自然也不会告诉你,你的船已经出了很大的安全漏洞!”

阿布都.热合曼闻言不屑地摆了摆手,嗤笑一声看着对方:“No way!Su,it can't be !”(苏,那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my higly paid cyber Security Engineer is currently working for me in Nan An,Longxi province, this kind of joke is not funny, Su!”(我高价聘请的网络工程师正在龙西省的南安省会为我服务,这种玩笑并不好笑,苏!)

苏宁哲仿佛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他哈哈轻笑两声,语气怪异。

\"my lord,do you know Sun Jialin is dead?And also, your dear engineer, has been arrested by cops in Nan An!”(你知道吗?孙家林死了,还有你的工程师早就被南安警方逮捕了!)

阿布都唇角的笑容消失了。

他脸色骤变,猛地从位子上弹了起来,直接掏出手机,拨了阿依奴的号码。

阿依奴负责和远在华国的孙家林单线联系,他一定知道详情。

电话嘟嘟响了几声,没人接。阿布都热合曼的额脸色瞬间阴冷了下来。

因为通过房间内的监视器,他能清楚地看到阿依奴那伙人的身影,对方明明就带着那些雇佣兵,站在19号俱乐部的展厅内,一丝不苟的执行着他之前的命令,但是对方的手机铃声并没有在展厅内响起。

“Su, just tell me what happened ?”(苏,发生了什么!)阿布都阴沉着脸,开门见山问道。

苏宁哲见对方如此,最后索性摘下口罩,露出一张蜡黄病态的脸,神情张扬戏谑:“my Lord Abyss, don't u even know that all of your surveillance data onwoNER ShIp is fake!\"(伟大的深渊啊,你不知道吗?奇迹号上的所有监控,监测数据都是假的!)

两人说话间,细鳞太攀蛇超级变异蛇王的三滴蛇毒,也通过空气流动,迅速传播到了阿布都.热合曼桌前的方寸之地。

几乎是瞬间。

阿布都刚刚还好端端的脸部,突兀地变得狰狞发黑。他眼球猛地暴凸而出,愤怒地看向一侧大屏幕上,正在播放着的19号墩塑艺术俱乐部里的场景。

阿依奴带着几十号人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地上是已经死掉的的四个老东西和那个正在被收尾人投入泥浆中的华国女富商。

屏幕里,苏宁哲冰冷的电子音带着浓浓的嫌弃:\"Sir,virtual images,which based on past surveillance data,are all created by a mysterious master hacking hacker. (先生,这些只是一个神秘入侵的黑客大师,用以往的数据模拟出了虚拟的图像罢了。)

Also, I have extremly bad news for you!(同时,还有个坏消息!)

苏宁哲每多说一分,阿依奴.热合曼的脸部就疯狂扭曲几分。

他想从耳朵轮廓里取出那个微型遥控器,但是手指根本不听使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