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摆渡老人(2)旧案(1 / 2)

这个张泰成还是个有命案在身的,曾在2011年8月中旬的凌晨,伙同三人在老家吉东省黑河市郊外犯下一起性质十分恶劣的入室抢劫杀人案。

被害人是一对才结婚不久的新婚夫妻,女的被当着丈夫的面先奸后杀,男的被逼问出银行卡密码后,被张泰成一刀割喉。

几人拿了屋子里所有值钱的东西,现金,银行卡,名贵包包和首饰,一把火烧了现场,然后逃之夭夭。三人逃往外地,而张泰成则是阴差阳错来到南安做起了国际货运一名船员,一年到头他的吃喝拉撒几乎都在船上,完美地逃避了各地警方 的视线。

由于凶案案发现场被大火焚毁,所有证据全部被销毁烧焦,黑河警方一直没能找到有用的线索,这桩入室抢劫杀人案也成了当地警方的一桩无头悬案。。

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2012年9月,黑河警方根据龙西银行南安支行提供的一段自助取款机监控视频,立即锁定了犯罪嫌疑人之一,张泰成,并将其抓捕归案。

但是苦于警方手中证据不足,单凭张泰成拿着被害人的银行卡去自助取款机取钱的视频,根本无法定他的罪。

果不其然,张泰成后来一口咬死银行卡是他在老家捡到的,他的辩护律师——王果果的父亲王建,君临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之一,南安市有名的刑事辩护律师,以警方证据不足,无权对他定罪为由,成功把张泰成从入室抢劫杀人案的漩涡中救出。

由于张泰成仅仅取出了4600元现金,甚至连信用卡诈骗罪的量刑起点金额都没达到,张泰成在南安市局的橘子里仅仅呆了48小时,交了保释金,就被南安警方无罪释放了。

张泰成直到现在都在骂警方没用,一直对辩护律师王建感恩戴德,虽然他付了不少律师费,但是张泰成觉得与自己的命想比,这点钱根本不值一提。

有着这层复杂的关系在,当王果果的母亲蓝雨晴和父亲王建在用枕头捂死王果果后,第一时间找到张泰成,请他帮忙抛尸的时候,张泰成几乎是想都没想,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王建给了对方一大笔钱,连夜请他把王果果的尸体运至大海深处后丢入海中。

他告诉张泰成这叫海葬,能让自己的爱子王果果灵魂不灭,免于苦难。

张泰成直夸他有学问,会疼孩子,一般家属都是选择火化的,哪里会选择这种稀奇古怪的丧葬方式,什么灵魂不灭,他听都没听过。

不过他也没多问。王果果的尸体一开始被放置在船舱,但是后来张泰成担心时间久了会有尸臭味,老板会起疑心,所以就把王果果的尸体给放到了最高处的集装箱上,这样的话,到时候轮船走到海上,人如果滚落进海里,那就是天命所归,不管他的事了。

本来船停在港口得好好的,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今天早上警方居然通知所有大型船只提前避让,集体靠左边一侧停泊,为后面来的大船让出中间和右边通道,方便其顺利进港。

这艘蓝色货轮在江中掉头的时候,碰到了前方一艘船的船尾,只是轻微的刮擦,两方老板都不是小气的人,甚至连保险公司都没请,就自己私了解决了。

也是因为这次碰撞,王果果的尸体才从集装箱的中间滚到了边缘,这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五月底,已经到了快入夏的时节,就连清晨的阳光都变得火辣辣的。

沈清寒穿着一身黑色长袖站在原地,只感觉浑身寒气直冒。

她朝人群的某个方向看了过去。

张泰成正惊慌失色的站在人群中,四处张望寻找突破口。

沈清寒看得出来他想逃,但是可惜了,人群四周站满了武警。

800个便衣武警,特巡警在场,这个入室抢劫杀人犯的主犯和王果果被害一案的帮凶,今天是插翅也难逃。

“系统,给我点双面胶!”沈清寒捏了捏兜里的纸,迈着步子,径直朝人群走去。

系统:“宿主,一个积分点,已为宿主兑换......”

轰隆隆的直升机引擎声忽然在半空由远及近响起,瞬间吸引了现场所有人的注意,包括张泰成本人。

“妈妈呀,这么酷帅的直升机,整整13架,牛逼啊!”

“卧槽,这不是上次在松江撒钱的那种机型吗?都上微博头条了!”

“是啊,是啊,好像是那个龙西首富的独子在松江为了讨女友欢心,一下子狂撒十个亿,妈的,松江的水都染红了!厚厚一层,飘的都是钱。”

“..........”

老百姓们仰着脖子抬头望天,唾沫星子乱喷,表情很是激动,就连张泰成也不例外。

“妈的,这架飞机要是劳资的就好了!”沈清寒从他身边经过时,张泰成眼神贪婪地盯着天上的直升机,正白日做梦想着天上掉飞机的好事。

等直升机机群飞掠远去,张泰成恋恋不舍收回视线,然后就发现周围百姓都眼神怪异地站在不远处盯着他。

“我叫张泰成,我是吉东省黑河市2011.815入室灭门惨案在逃主犯,船上这个小孩也是我抛尸的!”

张泰成的背后,被人贴了一张大大的A4白纸。

雪白的纸张上,黑色加粗的特大号字体,把他所犯的罪名,清清楚楚写了出来。

这可把站在他身后的热心群众,全都给吓了一跳,每个人脸上都是惊恐失措的表情。

好在大家十分机警,没有尖叫出声打草惊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