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摆渡老人(8)穷途末路(1 / 2)

在黑洞洞的枪口下,那人没有一丝害怕的表情,反而还低低的笑了一声。“警官,不要这么冲动嘛,你不妨回头看看,你的伙伴们呢?”

他胸口起伏不停,剧烈的粗喘着,一双看过来的棕色瞳孔里,全是恶劣的笑意。

那种皮笑肉不笑的怪异违和感和回荡在地下车库里空旷的声音,让费贺只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变得冰凉刺骨起来。

翁鸿,薛云!!!

他们一个在4号病房,一个在5号病房!还有病房里面的人!

“开枪啊,警官!”那人歪着头,眼神挑衅地看着费贺,索性直接叫出了费贺的名字。“你不想知道,他们都去哪儿了吗?费贺!你猜猜,唐兴和你那两个同伴还活着吗?哈哈哈哈——”

薛云和翁鸿两人的音容笑貌一幕幕浮现在费贺的脑海,费贺整个人如遭重击,刹那间红了眼眶。

“王八蛋,老子毙了你!”他愤怒嘶吼一声,食指用力扣下了扳机。

拐角的男人嘴角诡异一笑,似乎就在等着这一幕。

他抬起手,手中闪烁着寒芒的针筒,也对准了费贺的脸,拇指准备摁下。

然而,下一瞬他手中的动作顿住,脸刷地一下白了。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那个组织一直在找的试验品……

而且,这次深渊恶魔被杀事件之后,这个试验品更是一举成名,引得神灵震怒,亲自在圣地内网下了悬赏追杀令!

以90亿莓金,悬赏沈姓试验品的项上人头,当然,这颗价值不菲的试验品头颅,以及其身体,必须带回去。

组织内无数杀手倾巢出动,蓝星各国黑暗势力同样蠢蠢欲动。

预料之中的枪声,没有传来。

费贺扣住扳机的右手,被一只突如其来冰凉的手,从身后倏地握住。

下一秒,他握枪的手瞬间空了。

手背上冰冷细腻的触感突兀传来又离去,费贺脸色突变,猛地一拳砸了过去。

拳头被对方闪开了。

两人四目相对,眼神一触即开!

来人,居然是沈攸!

他还穿着那身带血的蓝色校服,躲避了他的攻击。

费贺瞳孔暴缩,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他反应很快,大步上前反手一把揽住少年,想把他护在身后。

“老实待着,别乱动。”这次对方没有闪躲。

拐角的男人,蓦然变了脸色。

他的儿子血狂,因为接了一趟运输这个试验品的任务,被他们南安警方给杀了,凭什么这个该死的试验品,却能好好活着站在这里被人悉心保护着。

他用针筒指着后面的沈清寒,怒不可遏的咆哮着。“就是你,就是你害死了我的儿子!你这个该死的华国人!”

为什么赏金猎人没能杀了他!!!

他们全是一群废物!没关系,没关系,儿子,我很快就能给你报仇了!

沈清寒听到了他的心声,蹩脚的华语被他说成了窝毒的调调儿,难听极了。他满是憎恨和恶意的怨毒目光,没能逃过对面两人的眼睛。

〖松本.秋田一郎,潜伏在华国京都的窝毒国间谍,长期从事窃取华国机密的间谍情报工作,该境外势力在华国的三个联络员之一,精通窝毒国邪术,擅长催眠术和各种杀人手法,杀手头目血狂的养父!

背负43条人命,其中15人为华国科研人员,在血狂死后,现身龙西省会南安,一心为血狂复仇。手中所持有的毒剂为沙林和一类灭绝了很久的致命鼠类杆菌株(bLAcK YERSINA pEStIS)的结合体!试图以此在东神州的华国土地上,再次掀起腥风血雨!!!A级恶魔!!!〗

沈清寒动了,她眼中笑意不达眼底。

松本勃然大怒,正准备射出毒针。

突然,一道快到恐怖的蓝色残影,裹挟着霸道骇人的劲风,猛地从两米开外的楼梯上,骤然朝松本的前胸袭来。

他手中泛着莹绿色幽芒的毒针,被沈清寒脚下的可怕力道,一脚踹的骤然改变了方向,倏然扎进对方胸腔。

同时,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响起,松本.秋田一郎的手腕断了

“八嘎!”他痛得脸庞扭曲气的骂出了国粹,顾不上胸前的毒针,捂着断臂慌忙转身夺路欲逃!

可惜,他的动作太慢了!

砰的一声巨响从背上传来——

恐怖到极致的力道,一脚从背后将男人踹飞了起来。

松本.秋田一郎粗壮的身躯,刹那间高高抛起后,又重重砸落在对面冷硬的墙壁上,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响。

噗噗噗——

汩汩的鲜血,从他口中和他凹陷了一个大洞的胸腔流出。

松本甚至连惨叫都没发出一声,直接断了气儿!

尸体沿着光滑的墙壁,在上面留下一道粗且长的血痕后,最终滑倒在地。

“老大!”翁鸿乌青着脸赶来了,他猛地看到眼前劲爆的场面,一下子脱口而出骂了声。“卧槽!!!牛逼啊,骚年!”

费贺浑身寒毛倒竖,一脸惊愕的盯着少年!像,太像了!

这个少年的身法,和洞妖太像了!

沈清寒没理他。她走到尸体旁边,在松本,秋田一郎的腰间摸了摸,找到两个颜色诡异的试管,两份使用说明,和一个皮质证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