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摆渡老人(13)碰撞(1 / 2)

没有!!!什么都没有!!!

一截雪白的脖颈暴露在白色灯光下,光滑白嫩如丝绸,没有烟疤。

费贺惊呆到失去言语功能!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不是一个人!

他呆呆地看着那一大片雪白的脖颈,猝不及防脸上狠狠挨了一巴掌!

紧接着他的双肩被恐怖的力道禁锢,整个身体倏地失衡腾空,下一秒就被人一个过肩摔,砰的一声,狠狠地撂倒在地上!

“再有一次,我剁了你的手!”

沈清寒脸色森寒,蹲下身子,膝盖顶着男人致命的咽喉处。

另一只脚,重重踩在男人刚刚那只扯她衣领的手臂上。

喉头窒息的可怕感,让费贺头一次体会到了濒死的感觉,生理性的不适,瞬间让他深不见底的桃花眼里蓄满了薄雾和湿气。

费贺眼尾发红,脸色涨红,左手条件反射般的用力抵着对方的膝盖。

沈清寒黑漆漆的眼睛,死死盯着被压在身下的男人,倏地松了力道,费贺顿时如临大赦,急剧咳喘了起来。

然后眼睛余光就扫到对方手中反着白光的长刃,径直朝着楼梯口飞了过去!!!

啊啊啊——

啊啊啊——

一连串惨叫声传来,刀子飞回沈清寒手中,她松开费贺,起身看向门口。

“oh,fuck!!!!(妈的!)”一个带着鸭舌帽的蓝眼睛大胡子男人,脸色惊恐地看了看倒下的两个同伴,双手做投降状。

“Easy,easy shipman!(别激动,别激动,船夫) I e for business,eight hundred millions,u remember?!!(我来是为了谈生意,8个亿莓金,你还记得吗?)”

“Sure!!!customer is God!(当然记得,客户就是上帝!)”沈清寒变了声,用的是船夫本人的腔调:\"but,money first!!!(但是,先付钱!)”

身后费贺喘息的动作停了,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前面的洞妖,感觉世界都魔幻了。特么的,他是怎么做到连声音也切换自如的!!!

oK,your house, your rules!”蓝眼睛大胡子瞬间松了口气,耸耸肩道:“当然,你的地盘,你说了算!”

他的华语,出奇的流利和标准,还带着点杭余的口音。“给我你的账户!”

沈清寒唇角弯弯,偏头看向费贺。

费贺满脸惊悚,眸子霎时间瞪圆!!!妈的,狗日的洞妖,你该不会是要拖老子下水吧?!!!

沈清寒眼眸漆黑,盯着他,刀子在手里转了转,看起来像是随时要剁了他的手。

“——156xxxx00!!!”费贺黑着脸,刷刷写下一串数字,朝门口扔了过去。

蓝色大胡子一把抓住纸条,暧昧地朝费贺吹了个口哨,看向沈清寒,意有所指道:“how about him,I bid two hundred million,my boss like this type!(他呢,我出价两个亿,我老板好这口!)”

费贺的脸肉眼可见的黑了,下一秒,他手中的枪已经冲着门口砰砰砰,接连开出三枪,。

费贺枪法超神,接连三枪命中对方要害,对方额间正中心,连中三发子弹。

大胡子死不瞑目,不甘心的倒下了,沈清寒的八个亿没了。她奇怪的看了看满脸戾气的男人,眨了眨眸子,不明白这人为什么动怒杀人。

沈清寒沉默地把地上所有的水手,全部用绳子捆了起来。旁边角落里,一群满脸惊惧之色的惊弓之鸟,顿时吓得尖叫起来。

沈清寒皱了皱眉,看了过去。小鸟们,瞬息间噤声了。

费贺看着她的动作,心中震撼到麻木。连忙走过来帮忙,两人配合着一股脑把近百号人丢进了地下室一侧的储物暗格子间里,那里是孙晨光存放大批沙林和鼠疫病原体毒剂的地方。

昏暗逼仄的储物间里,瞬间变得拥挤不堪。两人无处下脚,身躯也紧挨着,几乎快要贴到一起了。

门口,有少许的冷白灯光投射了进来。

沈清寒骤然靠近了些,发丝撩过费贺的脸颊,凑在他耳边用仅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低哑道:“你刚刚为什么要生气,他要你这个人,我给他一个假的就是了!”

“下次不要再破坏我的好事了!!”她手中冰冷的利刃,生生抵在男人的腰间,说出的话却是让费贺如坠冰窟。

耳畔灼热滚烫的气息,如羽毛般轻轻喷洒在他的脸颊上,费贺头皮发麻,心神猛地一颤,忍不住扭头和说话那人四目相对!妈的智障,这是狗日的孙晨光的脸,他为什么总是能想到一张模糊不清的脸,简直操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