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摆渡老人(20)撞上(1 / 2)

指挥室。

陆战霆拿着那张老旧的照片,仔细看了看,然后把它收进了桌肚里。

俞炎冰在一旁挠挠头,为难道:“首长,这不太好吧——”

陆战霆瞪他一眼,呵斥道:“你是首长,我是首长?你就说没看见,他就会以为掉海里了!拿人家的东西,他还有理了。我一会儿就把它物归原主,叫这小子找去!”

“还有,把霍长歌叫来,我问问她洞妖的情况!”

“是,首长!”俞炎冰关门走了出去,迎头就碰上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你是——???”俞炎冰看着他稚嫩的,完美得无可挑剔的面孔,顿时眼前一亮,随即惊骇出声,上下扫视他一眼,震惊道:“你是洞妖?你就是洞妖???可你不是在病床上躺着吗?首长刚刚还提到你呢~”

沈清寒看了俞炎冰一眼,敲门进了指挥室。俞炎冰张了张嘴,识趣地离开了。

指挥室里,陆战霆惊讶地看着来人,顿时站直了身子。

原来,这就是沈清寒——

她长相优越,战力恐怖。

清瘦挺拔的脊背,却能在瞬间爆发出极其骇人的力量。

利远号和奇迹号上,以及清澜山疗养院的发生的一切,都让陆战霆对这个后辈,肃然起敬。

陆战霆心有余悸,额间薄汗渗出,觉得自己对上洞妖,都没有几分胜算。

他大步上前,拉过人,把她摁在了椅子上坐下,语气中带着几分薄怒。“胡闹,你伤的那么重,怎么不躺着好好休息?”

沈清寒却是抬眸,看着他,比划道:『该出发了!错过这次机会,整个西卡就成了龙谷的天下。我们再动手就难了!”』

陆战霆这是第一次见到洞妖的真容,也是第一次亲眼见她使用手语,一时有些心酸。

“可是,你的伤势?”陆战霆意有所指,不止是枪伤,还有那些被沈斯年虐待出来的伤口。

沈清寒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已经无碍。

陆战霆目瞪口呆,转而变得愤怒起来。

“你这是拿自己的命在赌,这趟任务要不还是交给猎鹰吧,由天狼带队,你就好好留在这里养伤,直到痊愈!”

沈清寒一脸错愕,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她霍然起身,一双黑漆漆的眸子直勾勾盯着陆战霆的眼睛。

右手动作迅速,刺啦一声,直接撕开左肩胛骨枪伤上覆盖着的一层布料。

『伤,好了!』她脸色无比苍白,情绪失控到了几乎愤怒的地步,甚至于开了口,声线沙哑,难听得很。

她等了这么多天,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亲手杀了那些人。而陆战霆居然叫她留在这里?

陆战霆听着她那如破风箱一样的声音,眼眶一红,别过脸去。

这孩子,不知道男女有别吗?

她这种全然不设防的态度,让陆战霆心里很难受。

沈清寒很是执拗,站到他身前,指着自己已经结了血痂的伤口,情绪很激动。

她掏出自己的皮质本本,快速写到:『首长,你看到了,我的伤已经好了大半。我必须去!』

她的意思,陆战霆自然明白。

他刚才,只是被一阵猝然而逝的莹白晃了一下,然后就迅速扭过头了,还真就没看到伤口愈合的到底如何了。

但是,还是得安抚好这人激动不安的情绪再说。

他没去看沈清寒的左肩膀,而是异常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洞妖,你先别激动。是我考虑不周,这样吧,我让军医随行,你们晚点就出发,这样可以了吗?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听军医的,按时吃饭和睡觉,按时吃药和治疗,能不能做到?”陆战霆着重强调了最后一句,这是他的底线。

沈清寒闻言,幽黑的眼睛猛地大放神采,有了异样的光芒。

她疯狂点头,又在笔记本上,写了一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