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挥剑向南洲(6)出发(1 / 2)

费贺双眼惊惧地瞪着这把近在咫尺的匕首,瞳孔剧烈收缩,身体却动弹不得,他被少年的手,扼住了致命的咽喉。

“记住这个教训,警察叔叔——”少年湿漉漉的,带着水汽的黑眸,看着他笑了。“再有一次,我剜了你的眼!”

话音落下,他的刀凭空消失了,沾满水渍的手同时也松了力道。

费贺脸色爆红,瞬间捂着脖子,贪婪地,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不过一瞬便开始急剧咳喘起来。

“咳咳咳——”

“咳咳咳——”

他咳得撕心裂肺,眼泪瞬间飙出。

“费贺,你真是他妈的犯贱!”他怒不可遏,张口痛骂了自己。

费贺仅仅缓了短暂一瞬,就跨着大步走了出去。

路过病床的时候,眼光不经意扫到床尾端的黑色垃圾桶里,赫然躺着一张褶皱的,黑色烫金名片。

费贺喉头哽咽,瞬间红了眼,看了眼窗前站着的少年背影,狼狈夺门而出。

他想,他这辈子都不会再叫出这个叫沈攸的名字了。

即便他救了自己和家人,但是这次的教训,已经足够了。

费贺痛彻心扉,心道经此一遭,两人估计是连兄弟都没得做!

“呵呵呵——兄弟?!”费贺躺在病床上冷笑一声,红着眼冷冷开口:“人家可是叫你警察叔叔呢!”

笃笃笃——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蛇夫探着脑袋推开了门。

“兄弟,出发了!快点,快点~!”

费贺愤怒地锤了床,头也不抬吼道:“劳资不吃!”

蛇夫大步走了过来,凑在他眼前,笑着吼了一嗓子:“费哥,是出发了,不是吃饭了!!!”

震耳欲聋的声音,瞬间响彻整个2号病房。

费贺瞬间从床上弹起身子,一脸难以置信的怒视着他。

“出发?出什么发?劳资一天一夜没吃饭,没睡觉,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铁打的身体,也经不起你们这么折腾!!!不去!”

费贺倒头就睡,大有一睡不起的劲头。

蛇夫蒙了。

啥情况啊这是?

“费哥?费总?费队?”蛇夫换着称呼,挨个叫了个遍。

费贺的呼噜声响起,竟然真的一秒入睡,进入了梦乡。

门外,陆战霆带着洞妖,天狼和山魅走了进来。

“洞妖,易容,他做阿海,跟在你身边!”

沈清寒站在原地不动。

费贺也霍然睁开了幽深狭长的桃花眼。

他起身坐了起来,一脸冰冷地看向陆战霆和他身旁那人,突兀开口道。

“我不做阿海,让天狼做吧,我做个小角色就行,还有,易容我自己来,东西给我,你们给我五分钟时间!”

所有人都愣住了,除了沈清寒。

陆战霆:“这由不得你,洞——”

然而,他话没说完,就被费贺的呼噜声打断了。

一行人顿时瞠目结舌,陆战霆气结,指挥着天狼和山魅:“你你,把他给我丢到下面的船里,反了天了,劳资这就给张双权打电话去,问问他教的都是什么警痞子!!!”

天狼,山魅二人撸撸袖子,一人站床头,一人站床尾。

就在这时,沈清寒动了。

“彭——”

她闪身过去,一脚踹在病床的中间,震耳欲聋的巨响传来。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哐当——”白色的金属病床一分两半,砸落在地,连带着床上的人也差点滚落在地。

费贺不愧是身手干练的老刑警,在病床坠毁之前,已经觉察到危机,身体迅速做出反应,快速翻身滚向另一侧,最后稳稳落在了地上站定。

“行,你狠!!!”他眼眶通红,看着沈清寒,咬牙切齿道:“咱们,没完!!!”

屋子里,气氛莫名紧绷。

费贺砸门而出,把病房门摔得震天响。

所有人的沉默,震耳欲聋。

陆战霆怒吼道:“妈的一个个的,劳资的医务舱被你们整的乌烟瘴气,一群兔崽子,赶紧给劳资滚!”

沈清寒和猎鹰出发了,当然还有扮成阿海,一脸黑气的费贺。

与此同时,龙西省公安厅新上任的厅长办公室,也收到了一份天价索赔单。

索赔金额:“五百万华国币!”

索赔单位:蓝星,东神州,华国东部战区——某海军陆战队特战基地。

被损毁财产:“绝密!”

索赔人:海军上将,陆战霆。

龙西省公安厅新任厅长许昆华的脸,瞬间就绿了!

怒火发到了南安,赵汉庭莫名其妙地遭了新任领导劈头盖脸一顿数落,紧接着就收到了这份五百万的巨额账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