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挥剑向南洲(8)疯了(1 / 2)

总统套间很大,很奢华,采用总统房和夫人房双套组合方式。内设中央空调,卫星电视,国际,国内长途直拨电话,宽带,无线网其他娱乐设施等一应俱全。

其中主卧,次卧,共同起居室,睡房,书房,琴房,会议室,休闲娱乐厅,餐厅,洗浴室,,游泳室等大小房间加起来不下二十。

这里是沈清寒扮成的船夫,和费贺扮成的阿海在轮船上的临时歇脚地。

沈清寒睡主卧,费贺在次卧。

起居室宽敞明亮,面朝大海,巨大的落地窗让人能将外边的海景尽收眼底。

窗外大海湛蓝一片,浩瀚无边。

金色烈阳浩浩当空,刺目的日光,透过透明落地窗反射落在窗前僵持不下的两人脸上,斑驳而耀眼。

厚重的羊毛地毯上,费贺脸色铁青,被沈清寒大力揪住衣领,单膝摁在身下。

他双手手腕被少年铁钳一般的手,死死禁锢着,竟是丝毫动弹不得。

这让身为刑警队长的费贺,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深深挫败感和无力感。

“沈攸,不放手是吧!”他双目通红,怒极反笑:“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你是要替姓俞的打抱不平吗?来啊,打啊,冲这儿打!你最好把我打死,要不然劳资跟你没完!”

男人扬起冷硬的下巴,一脸愤怒的瞪着压在他身上的少年。

沈清寒啧了一声,黑漆漆的眼眸倏地笑了。

她松了男人的双手。

俯下身子,凑在男人的耳朵边,嘶哑开口:“警察叔叔,你知道,那晚奇迹号上,消失不见的尸体都去哪儿了吗?”

温热的气息铺洒在耳边,费贺却是脸色猛地巨变,浑身脊背发寒。

他毛骨悚然的僵硬扭头,和少年那双漆黑的犹如万丈深渊一般的眼眸正好撞上。

费贺瞳孔地震一般看着他,心底猛然发颤,忽然回想起来,那晚他们解决了所有人后,没有来得及善后,后续收尾工作是陆战霆的人来处理的。

沈清寒饶有兴致的听着他的心声,骤然贴近他僵硬的面孔,低低说着。

“你不知道吧?警官,我把他们的尸体,全都丢进了海里,喂了那头体积最大的大白鲨,她吃的很是欢快,吃完还朝我点头摇尾巴致谢后,方才恋恋不舍游走了——”

她说到这里,忽然停了。

两人相隔的极其近,几乎是面对面贴着。

沈清寒大半的身体都压在男人的前胸,彼此交缠的呼吸都能喷到对方的脸上,呼吸声,心跳声清晰可闻。

费贺眼神闪烁,额间全是冷汗。他死死被抵住的喉结上下滚动一下,艰难开口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沈清寒蓦地敛了笑容。

她面色冰冷如霜,直勾勾盯着下面男人的眼睛。

“大白鲨尚且感恩,而你知道,我一直以来都在想什么吗?我在想你们南安这帮子警察,真是,废物到了极点!”

费贺闻言,瞬间勃然大怒,被松开的双手,在瞬息之间突袭向了少年白皙的脖颈,紧接着,毫不留情一把掐住了他的喉咙,翻身将其压在身下。

“沈攸,你太嚣张了!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们南安的警察,到底是不是废物!”男人声音阴冷而低沉,恐怖的力度大到足以捏碎少年脆弱的喉骨。

沈清寒呼吸不畅,脸上却依旧面不改色,盯着男人的眼睛,骤然发难,冷笑质问道。

“难道不是吗?没有我的匿名检举信,黄志勇早就死了!!!

轰隆隆——

她话音刚刚落下的瞬间,费贺的脸色刷地惨白一片,

他他大脑骤然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