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挥剑向南洲(9)不快(1 / 2)

“俞医生?在里面吗?开门,快开门。费贺疯了,你快出来看看!”蛇夫站在主卧不远处的睡房门外,咚咚咚地将房门砸的震天响。

吱嘎一声,门开了。

俞炎冰捂着嘴,红着眼眶开了门。“怎么了,蛇夫?”

蛇夫瞬间哑然,挠挠头,重复道:“俞医生,出事了,费贺他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一下子疯了,你快去看看......吧!”

蛇夫眼睁睁看着俞炎冰松开了手,眼角抽搐地瞅着他乌青肿胀的嘴巴,连语调都僵硬地顿了顿。

俞炎冰二话没说,转身从屋内拿了医药箱,跟在蛇夫的身后,两人脚步匆匆进了费贺所在的房间。

费贺已经被天狼和山魅两人扶着,躺在了奢华松软的k-size大床上。

他脸色惨白,双眼呆滞地望着天花板,嘴里叽里咕噜反复机械地重复着一句话。

“废物——,没用——”

“废物——,没用——”

“........”

床边围了一圈儿猎鹰队员,脸上无一例外不是担忧之色。

俞炎冰一进来,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众人见他来了,连忙让开通道。

天狼焦急道:“阿冰,你快看看他这是怎么了?!”

俞炎冰点点头,提着医药箱快步走到把他牙打掉的人身边,看了一眼费贺的状况,摇摇头迟疑开口道:“他这是脑部受了巨大的刺激,一时半会儿难以接受才会这样,我先给他注射镇静剂,让他好好休息。”

俞炎冰叹了口气,翻开医药箱,找出自己需要的针剂和精神镇定类药品,拿在手中,看着天狼等人开口道:“不过心病还需心药医,解铃还须系铃人,谁把他弄成这样的,就找谁来陪着他!不然成了个傻子,可别我没提醒你们!”

房间内,顿时变得一片死寂。

俞炎冰挽起费贺的衣袖,在男人手臂上扎了针,费贺很快眼神朦胧,缓缓睡去。

然而,打完针的俞炎冰,却眼尖地看到费贺敞开的胸口处,有些青紫。

他上前一步,直接掀开费贺胸前的衬衫,看着他胸口的一大片紫色瘢痕,顿时倒吸一口冷气,急忙问道:“他这伤是?”

所有人眼神猛颤,心中大骇,一时间都很沉默。

天狼眯起眼睛,沉声开口:“是那位!两人脖子上都有青紫和掐痕,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他们俩刚刚在这里发生过激烈的战斗!!!”

蛇夫顿时惊愕抬头,原来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

俞炎冰瞬间皱眉,一边翻着医药箱,一边沉声道:“来个人,把他衣服脱了,我看看他身上还有没有别的伤!”

所有人脸色瞬间一变。

天狼深吸一口气,上前抬起费贺的上半身,帮他脱掉了外面的灰色衬衫。

“嘶——这是刀伤?!!!还有枪伤!!!”

“卧槽,这刀伤,贯穿到后背,差一点就戳腰子上了,这特妈的,匪徒太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