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挥剑向南洲(11)倔脾气(1 / 2)

他转头,双目通红的望向落地窗前单薄的少年。

沈清寒的肺,这一次真的出问题了。

她咯血了,手掌心刺目鲜红的血。

透过白皙的指缝,啪嗒啪嗒,落在了雪白的羊毛地毯上,刺痛了费贺的眼。

沈清寒肺腑疼痛欲裂,眼前一黑,骤然昏倒了过去。

费贺眼神一凛,在少年身躯瘫软下去的瞬间,顾不上手背上还固定着的针头,迅速冲过去一把将人揽入了怀中。

挂水的支架,直接砸在了地上,发出哐当一声沉闷的声响。

费贺手背的针头,被扯掉了,针眼处渗出丝丝殷红血迹来。

门口的三人闯了进来。

“俞炎冰,救人——”地上的费贺猩红着眸子,朝门外嘶吼一声。

“洞妖——”

“洞妖——”

“俞炎冰,快点,出大事了!”

三人脸色大变,蛇夫急吼吼跑了出去。

天狼和山魅两人围了上来。

走廊里急促的脚步声飞快传来。

少年唇瓣殷红的不正常,他身体冰冷,眼神有些涣散。

费贺眼角湿气朦胧,一时急红了眼。

他用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那片柔软的唇瓣。

刺目的猩红,瞬间撞入视线。

“血?”天狼惊悚出声,声音颤抖,带着不可置信:“洞妖他,竟然咳血了!!!”

俞炎冰快步走了进来。蛇夫背着医药箱,跟在后面。

“费贺,快把人抱到床上去,头低脚高,不要拍背,左侧卧位,所有人都出去——”

俞炎冰脸色阴沉,看了眼地毯上的血迹,眉头一拧,迅速打开了医药箱。

“他这是肺部感染了,一次咯血100ml,呼吸窘迫,存在窒息危险,必须立刻进行肺部介入手术才是首选。但是船上这条件,你们也看到了,我只能给他先止血,进行抗感染治疗看看情况,但是我们最好还是,尽快靠岸把他送进当地医院进行抢救,否则洞妖就没命了!”俞炎冰后面这句话,是对着门口的天狼说的。

朝门口走去的天狼蛇夫,山魅三人全部愣住了。

床头,费贺扶住少年的手也倏地僵住了!他脸色苍白,抬头愕然地注视着俞炎冰,眼圈再次红了。

俞炎冰给沈清寒清理了口腔,鼻腔的血迹和异物,迅速上了氧气罩,静脉注射了止血药物!

“垂体后叶素,大咯血的首选止血药物,希望能有效!”

他口中喃喃,额间冷汗密布,一双手都在不由自主的颤抖。

妈的,如果这位死在他俞炎冰手里,陆战霆非得把他给活撕了,一块儿一块儿撕碎,生吞下去的那种。

门口,天狼给陆战霆秘密去了电话,报告了眼下洞妖的情况。

“立刻靠岸闽东南!送入沿海当地最好的军区医院治疗!”那头,陆战霆脸色黑沉,语气斩钉截铁,丝毫不拖泥带水。

“是——”天狼应声,挂了电话,轻轻推开门,站在门口往里面大概瞅了一眼。

洞妖戴着氧气罩,脸色苍白,除了嘴角的鲜红外,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他旁边的床头,费贺头枕着双手,深埋着脑袋趴在床边。

他手中,似乎还紧紧握着洞妖的左手。

天狼看得一惊,脸色顿时大变。

期间还因为动作太大,不小心踩到了身后蛇夫的脚,蛇夫发出一声痛呼,瞬间惊动了屋内的人。

房内正在配药的俞炎冰,立刻皱眉看向门口的方向。

天狼抿了抿嘴唇,打了个手势表示歉意,然后连忙转身带着蛇夫和山魅下了楼,去了驾驶室的方向。

沈清寒的左手被温热的不明液体不断打湿,湿漉漉的睫毛,刺挠得她手背痒痒的,她的手指动了动,但是费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察觉到。

“系统,快点兑换止血丹和保肺丸吧,不然他们都以为我要死了了!富贵花都开始为我哭丧了,俞炎冰都开始为我准备酚妥拉明了,天狼马上就要调转船向了——”脑海里,沈清寒朝系统开口道。

系统:“好的宿主,但是保肺丸只能替你延缓两年的病情。在这两年内,你必须尽快接受全方位的治疗,否则,后果很严重,宿主你是知道的!”

“好的,我知道了!”沈清寒苦笑一声:“这副身体还真是破破烂烂,半哑,半聋,如今肺还出了问题,已经糟糕到了极点,再差不过就是死了!

我从来都不惧死亡,两年的话,时间足够了。

足够我杀了那些人!

到那时,即便是死在极地,我也无憾了。极地苦寒,一年到头都是永不见日光的黑夜,不知道攸攸他受不受得住,他的孤魂游荡在刺骨的冰原里,一定害怕极了。

不过没关系,等我解决了那些人,很快就会去陪他了,这样他就不孤单了。”

沈清寒的眼眶中溢出了汹涌澎湃的潮水,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她苍白的脸颊无声滚落在了雪白的枕头上。

船头霍然调转了方向。

起居室里一阵颠簸晃动。

俞炎冰脸色一变,率先护住了刚刚配好的药水和一旁的医药箱。

费贺身躯猛地向前倾斜,他瞬间抬头,几乎是在瞬息之间就用结实的手臂揽住了身下的少年。

晃动停止了,轮船开始加速行驶,似乎比之前的速度还要快上不少。

只是费贺却愣怔住了。

他眼睁睁看着身下,近在咫尺的少年,缓缓睁开了漆黑的眸子,冷冰冰地和他四目相对。两人一阵沉默,红着眼圈,一时间谁都没有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