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挥剑向南洲(15)掐架(1 / 2)

南越群岛洲的西卡国位于蓝星赤道附近,是一个四面环水的群岛水域国家,海岸线众多,热带雨林密布,气候潮湿,极度闷热,毒蛇虫蚁最是凶猛。

尤其是龙谷的老巢,甚至连陆战霆本人都不知道,这个地方究竟藏在何处,但他的线报已经帮他确定了三个可能的方位,西卡国的首都甸尼拉,西卡南部某岛屿,西卡西南某岛屿,这两座岛屿都是接近蓝星东半球最重要的海峡,马六甲海峡的咽喉所在。

龙谷总部在这里的可能性,极大。

陆战霆摩挲着下巴在原地停留了一阵,侧过身,冲身后站着的八人说了声。

“跟我出趟远门,备些夏天衣服,那儿热——”他语气不容置疑,虽然是命令的口吻,但还是考虑到了当地的气候,多嘱咐了一句。

“再带些长袖,要质地最好的,符合船夫和龙王身份的那种——”

八人噤若寒蝉,心头顿时大骇,面上却丝毫不敢有一丝不适宜的情绪外露。

为首之人连忙应下,一句也不敢多问。

..........

残阳如血,水天一色。

湛蓝的南海水域,被金芒万丈的落日余晖映红了大半。

波澜壮阔的海平面上,来往的不只是沈清寒他们的船只,但无疑是最拉风的那一艘。

轮船从头到尾,从里到外,一水儿的蓝星顶尖货色,北厄落洲军工制造,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蓝星北地的某个势力的大鳄,来南海领略异域风光了。

因此,一路上所有船只都离这艘白色轮船,远远的,万一撞上了,那肯定不是要命,就是要命。

天狼他们倒是为此,省了不少心。

但这里,其实还在华国的疆土范围内。

出了前面的南海群岛,他们算是彻底出了华国的国境线。

而且越来越接近龙谷的势力影响范围,危机随时都可能出现,到那时一切全都要靠他们自己了。

晚饭的时候。

费贺去了俞炎冰的房间,他站在门口叫了声。

“吃饭了——”

没人回应他。

费贺站在原地顿了顿,走了进去,站在床头拍了拍高高鼓起的一团被子。

“沈攸,快点起来吃饭,听说今天晚上又是龙西菜,去晚了就没了。那帮子人活像没吃过饭似的,一顿能吃一大桶!”

被窝里缓缓探出个乌黑的脑袋来,沈清寒之前做了很多梦,这时候睡得正酣然,冷不防被这人叫醒,一时间有些不知道今夕何夕。

她揉了揉眼,睡意惺忪,有些茫然看着眼前的男人。

费贺一愣,看着少年头顶翘起的几根呆毛,忍不住想替人捋顺。

他这么想就这么做了。

费贺眼眸微颤,喉结上下滚动,鬼使神差地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沈清寒揉眼睛的动作顿住了。

她身体一僵,整个人瞬间清醒,眼神冷冰冰地盯着眼前手欠的男人。

正在这时,蛇夫极具穿透力的声音,透过门缝传了进来。

“船夫,船夫,吃饭了!阿洪给你留了满汉全席,龙西特色宴,你快去——”蛇夫推开门走了进来,然后嘴里的话语在看到眼前一幕的瞬间,顿时没了音儿。

“呃呃呃——我什么也没看见,你俩继续——”蛇夫眼神暧昧,捂着眼飞快关了门。

只是他刚要抬脚,正欲离开之时,就听得屋内传来一阵巨响,下一阵,费贺的哀嚎声传来。

蛇夫抬起脚,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他就说嘛,那俩人见面就掐架,怎么可能会出现刚刚那诡异一幕,一定是自己睡多了,出现幻觉了。

蛇夫对洞妖有些发怵,他手上大力拧着门把手,却是朝餐厅的方向竭力嘶吼一声,搬了救兵。

“阿洪,快来啊,出人命了!”天狼是队长,洞妖多少是会看他的面子的。

不远处餐厅里,吱吱嘎嘎的桌凳摩擦声顿起,嘈杂的脚步声和骂骂咧咧的人声迅速穿过走廊,飘了过来。

屋内,费贺再次被沈清寒给反手掐着脖子,一下子将其摁在了床上。

费贺俊美的侧脸,挂了几道彩,沈清寒几个右勾拳打的。

他看起来很是狼狈,嘴里嘶嘶抽着冷气,捂着发青的腮帮子,完全没了那副人间矜贵公子的样儿。

费贺脑袋嗡嗡的,一时间觉得自己真是手贱。

好端端的,为什么又去招惹这人。

他红着眼,大口喘着粗气,一双眼角微红的深邃桃花眼,一错不错地盯着大半个身子倾斜在自己身上的少年,整个人怒极反笑。

“这是第几次了,嗯?沈攸,你就这么喜欢,踩着别人吗?先是陆战霆,再是我?你很喜欢这种从上而下,俯视别人的感觉吗?”

沈清寒赤着脚,单脚踩在费贺剧烈起伏的左胸膛。

她脚下,是男人的心脏位置,绝对的力量压制,瞬间让费贺呼吸艰难,面部迅速涨红起来。

沈清寒听着男人嘴里发出的噪音,面无表情地从兜里摸出几个毛茸茸的黑肥尾蛛,倒提着几只毛茸茸的蜘蛛腿,晃悠在费贺陡然瞪大的眼睛正上方。

〖这个,也有毛!是你爱的吧?〗

沈清寒唇角勾起,一脸邪肆的看着身下半死不活的男人,觉得有意思极了。

下一刻,她的手指,倏地松了。

顷刻间,无比的惊惧和愤怒,同时出现在了那张足以魅惑众多男男女女的贵公子脸上。

他狭长的桃花眼尾殷红一片。

窒息的,要命的,极度不适的生理性水汽,瞬间布满了男人好看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