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挥剑向南洲(16)驯服(1 / 2)

餐厅。

中间的餐桌上,一水儿的龙西特色,菜色丰盛,极其罕见。

沈清寒闷头扒饭,偶尔夹几筷子青菜,肉是一口也没动。

四周围了满满一桌子人,但是都和她保持了一定距离。

“兄弟,吃肉,这是基地里新来的龙西大厨做的!船上冷冻了好多!”坐在沈清寒旁边的天狼看不过去,用公筷帮她夹了两个蹄髈,两个鸡腿和一些牛羊肉片和油炸小酥鱼。

沈清寒刚刚见底的碗,一瞬间高高堆起。

她垂眸盯着碗,腮帮子鼓动着,把小酥鱼嘎巴嘎巴一口气全吃了。天狼瞬间松了口气,其实刚刚他夹完菜的瞬间就有点后悔,害怕洞妖不喜欢。

“话说回来,兄弟,你——,和南面联系了吗?”天狼看着少年白嫩的侧脸,问出了大伙儿都关心的问题。

龙王不会和他们这些水手对接,船夫是他们唯一的接头人了。

沈清寒点了点头,掏出随身携带的皮质本本,写了一行字。

〖他会放我们通行,不需要过路费,但条件是带上富豪独子,说是要深入交流一番。我同意了,有我在,费贺不会有事。〗

离得近的天狼,在她写完的瞬间,就变了脸色。

“看来,他确实是冲着钱来的,费贺这小子怕是要吃些苦头了,哼,深入交流,军火头子,富豪独子,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有什么可交流的——”

天狼也不吃饭了,他扒拉扒拉寸头,起了身,在桌上挑了满满两大碗各色各样的菜式,亲自端到楼下了。

众人面面相觑一眼,看了看对面那位,然后继续低头干饭。

“咳咳咳——咳咳咳——”

一旁蛇夫不知怎么的被呛到了,脸色爆红,眼泪汪汪的,山魅赶紧给他递了杯水,顺手拍了拍背。

蛇夫惊得跟兔子似的,瞬间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怒视着山魅。

“卧槽,你有病啊!”

山魅一脸懵逼,没好气看他一眼,直接照脑袋给他了一个大逼兜。“狗咬吕洞宾,不识你山爷爷的好心——”

众人默默翻了个白眼,表情十分的无语。这俩活宝,在这位面前找抽呢。

嘎吱一声。

椅子挪动的尖锐声,再次响起。

山魅的表情僵住了,蛇夫捂着头,偷瞄了眼。

只见洞妖端着碗筷,去了甲板。

蛇夫顿时冲一旁的山魅,山鬼和山魈挤了挤眼。

“敢不敢,跟上去?”

三人心神一抖,瞬间摇头。

蛇夫冷笑一声,脸上全是不屑。

“嘁——胆小鬼,你们不去,我去!”

他悄悄挪动椅子,蹑手蹑脚跟了上去。

只是,蛇夫没走两步,就感觉耳边猛然传来一阵阵嗡鸣颤动之声,他甩了甩嗡嗡作响的脑袋,不解地看向身后众人。

“你们,刚刚听到什么声音了吗?”蛇夫脸色有些泛白,额头冷汗直冒。

所有人眼神疑惑。再次摇头。

龙女上下打量他一眼,抿着唇,皱了皱眉。

“你没事吧?是哪里不舒服?让阿冰给你看看!”

蛇夫眉心夹得死死的,长达3秒的高频赫兹的口哨声,他确定自己没听错。

这种声音,他可太熟悉了!因为他之前遇到过。

那是蛇夫参加的唯一的一次地震灾后搜救工作,当时满目疮痍的救援现场,就响起过一次,搜救犬循着声源,带着他们找了过去,扒开废墟之后,果然在里面发现了幸存者。

可是,这里为什么会响起这种声音。

蛇夫强忍着耳膜刺痛的不适感,几步冲到了甲板上。

然后,他就看到了永生难忘的一幕,甚至于以后几十年的睡梦中,他都能重复梦到这幅惊骇的画面。

蛇夫全身血液瞬间上涌到头皮,眼底是死死的恐惧与骇然。

紧跟其后的一行猎鹰队员也全都骇然失色,集体吓傻在了原地。

夜色初降,腥咸的海风袭来。

甲板上,洞妖身着一身宽松的白衫,如同诡谲多变的夜妖一般,赤着脚,懒洋洋地坐在甲板上,晃悠着脚丫。

他手里的筷子还不时夹着大肉块往水里丢,正是天狼刚刚递给他的那一碗。

而在她脚下,张着血盆大口,正在猎食的,是一群数量多达五十条的巨齿大白鲨族群。

为首的那只体积足有其余大白鲨的三倍,像极了族群首领,洞妖喂的便是这只。

所有人心头狂跳,脸色骇变,惊惧得一时竟然连呼吸都屏住了。

微凉的海风在浮动,轮船在夜色中急速南下。

而那些恐怖的巨齿大白鲨族群也在...随船南下,没有阻碍轮船的正常运行。

山鬼面孔惨白,僵硬着步子,慌忙转身去了楼下。

若是洞妖被大白鲨给拽下海了,那他们就全完了。

陆战霆说不定会毙了所有人。

魔鬼为什么会称为魔鬼,是有原因的。

他从来都不是,在洞妖面前所表现出来的那副和善样........

沈清寒微微一愣,喂鲨鱼的动作,稍稍停顿了一下。

就在她回过头的短短一瞬间,山鬼已经带着天狼和费贺,气喘吁吁从楼下狂奔上来了。

密密麻麻的大白鲨和猩红的血盆大口,瞬间让费贺和天狼面皮子倏地一抖,心头骇了一跳。

费贺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眼前疯狂的一幕,全然超过了他对人类与这种深海之王的清晰界限认知本身。

鲨鱼是残暴的,嗜血的,巨齿大白鲨尤甚,更别提一整个族群了!!!

费贺的三观,瞬间崩塌,又碎裂,聚拢,直至逐渐重聚成型。

费贺那时候在想,他,可是洞妖啊。

他是能把UwR90改装成武装直升机,并且加于狂风巨浪的风暴眼之中,轰杀了一船暴徒的可怕存在。

对他来说,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费贺嘴唇紧抿,没有说话,但是他的双手在颤抖,没来由的那种。

费贺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他在听到山鬼那句“队长,洞妖要被鲨鱼给吃了”的时候,眼圈瞬间一热,脑子里浮现的都是少年被一张张血盆大口吞噬入腹中的血淋淋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