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挥剑向南洲(24)终结(1 / 2)

南越群岛洲,鸦奈海,海域上空。

一架狂暴霸气的军绿色重载武装直升机,正急速穿越海平面。

螺旋桨发出的噪音震耳欲聋,吓退了成群结队飞来的海鸥群。

武装直升机舱内。

主驾驶,副驾驶,前后排,统共加起来一共十三人。

沈清寒被注射了麻醉剂,双手双脚被绳子反捆着,丢在了地上。

麻醉剂对她没用,但她得装装样子。

龙枭是个谨慎的人。

沈清寒头顶上方,还有两把黑洞洞的枪口,时刻对着她的脑袋。

前面 ,龙枭的声音,兀地传来。

“KILL Garman, bomb the junta goverment in dinera!”(没有和谈,我只要加曼血淋淋的脑袋!)

“Legion out, fighters out. three hours. I want results.”(军团出动,战机出动,三小时,我要看到结果。)

“And..,put those fucking troublesome northerners , under house arrest!!!”(还有,抓了那几个多事的北方佬!)

沈清寒心神一颤 ,想到了陆战霆。

男人面孔布满阴霾,接连下达了一连串指令,切断了无线电。

但是,他断然不会想到,收到消息的不止是他自己的人。

身处清风台的陆战霆收到洞妖忽然传来的短信,整个人是震惊且惊喜的。

洞妖能给他传递消息,说明至少人是安全的。

他带着一行人,暗中撤离清风台的同时,给甸尼拉最高军政长官加曼,迅速去了电联,把消息汇总了一下通知了对方。

加曼听罢顿时震惊若狂,在电话那头快速道了谢,迅速挂了电话。

陆战霆一行人在白子的暗中护送下,秘密进入了西卡首都最安全的地方——东神州华国驻西卡群岛国大使馆。

另一边,武装直升机上。

龙枭拿起手机,睨了一眼地上一脸狼狈,昏迷不醒的小白脸,慢悠悠开口。

“处理了哗变源头,马漙不必留着了,脓包一个,当着他们的面,剁了喂狗——”

男人声音阴森冰寒,语调波澜无惊,听不出喜怒。

机舱里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包括驾驶员在内的十一人,后背湿透,皆是无比胆寒。

“啪嗒——”

男人点了根儿烟。

他侧身再次看向地上的肉票,身材挺拔肌,肉结实,模样还精致,一身顶奢大牌,虽然脸上脏了点,但是收拾,收拾,绝对不比那些白人鸭子差。

“这模样,对得起他的身份——”男人抬了抬手,朝一旁的壮汉示意:“弄醒他,别见血——”

一旁凶神恶煞的雇佣兵抬起的脚,瞬间又放下了。

“啧,这么野蛮干什么!算了,我自己来——”龙枭皱眉夹着烟起了身,不耐烦地推开壮汉。

从一旁,拿起一瓶子冰水,顺着沈清寒的前胸,浇了下去。

衣服被打湿,刺骨冰凉的寒意,瞬间侵入心脾。

沈清寒双眸倏然睁开,漆黑的瞳孔里倒映出男人居高临下的黑色身影和一张冷漠骇人的面孔。

“醒啦?北方来的白玫瑰?”

男人打量的眼神,自上而下扫视着这位小白脸,语气戏谑:“你们北面的男人,都长得像你这么好看的吗?”

机舱内,所有人闻言心底一阵惊愕,齐刷刷低着头不敢多看一眼。

男人蹲下身子,指尖捏着沈清寒的下巴,目光黏腻交织在小白脸脸上,胸前的每一寸白嫩肌肤,声线暗哑。

“白玫瑰,知道我为什么来...接你吗?”

沈清寒抬眸冷漠看着他,眼底平静得仿佛没有一丝情绪。

“啧——,别这样看着我,会死人的。”男人啧了一声,一把扯过雇佣兵身上的冲锋枪。“虽然你长得好看,但是也不能例外。”

黑洞洞的枪口,粗暴顶在了沈清寒白皙的下巴上。

“乖乖的,给你家人打电话,免得你受苦,我受累。”

“五千亿——不多吧!我可是听说你们费氏富可敌国,想必这点小钱对你们来说,算不得什么。”

魔鬼的低吟在耳边回荡。

“或者,你跟了我,我们共享这财富........”

他解开了沈清寒脚上的绳子,蓦地凑近她的耳朵,低低的笑道:“我还从没睡过,你这种类型的,清冷孤高,像是北地雪域冰原傲霜的玫瑰,看着有趣的紧。

龙枭语气暧昧,冷漠的眼神中带了一丝火热。

“或许,我们可以试试,在鸦奈海,一万英尺的高空,做——的感觉!”男人一只手握枪顶着她。

另一只手,却隔着衣服,像是毒蛇一般,游走在了沈清寒的背上,腰间,然后逐渐往下。

“男人和男人,很爽的,你会喜欢的!”

武装直升机渐渐升至高空飞掠急行,平稳得没有一丝晃动。

一机舱的雇佣兵屏着呼吸装聋作哑,抱着qiang杆子,背对了过去。

沈清寒的身子在细微的颤抖。

“北方的白玫瑰,你很敏感嘛——”龙枭感受到手下身子的颤栗,眼神里愈加兴奋。“怎么样,玩过女人没,或者男人?不会吧,还是第一次?你这么有钱,还这么纯情,倒真是.......少见——不愧是我一眼看中的。”

龙枭放下了手中硬邦邦的枪,把人抱着坐到了最后排的软椅上。

拉上一层帘子,欺身压了上去。

沈清寒眼底森寒可怖的戾气,疯狂暴涨到了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