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神灵的躯壳(14)坦白(1 / 2)

他忍不住伸手抓住沈清寒的肩膀,通红的眼眸里充满了愤怒,震惊和难以理解的复杂情绪。

“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大英雄都叫你做了?还要我这个刑侦队长有什么用?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还有我这个兄弟!你应该告诉我的,我一定能帮上你!若是真到了和罪恶之人同归于尽那一步,也应该是我这个刑警队长去才对——”

情绪翻滚作祟之下,费贺几乎是想也没想,看着对面那人一双狭长的棕色眸子,将心中的挣扎,以这种堂而皇之的方式宣诸于口。

他说的这句话明显是有歧义的,费贺说完就眼眸闪烁心头狂震,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连忙松开了对方。

但愿,沈攸没多想。

沈清寒的脸上有短暂的愕然,这还是头一次有人对她说这样的话。

他这是不愿意自己用生命去冒险吗?可这是为什么呢?明明是两个不相干的人。

哦,是了。费贺说两人是兄弟。

不愿意看到兄弟死去,倒是人之常情。

既然如此,既然他想同归于尽,那么带兄弟去北方干一票大的,他应该也是不介意的。

费贺见他面无表情,久久不言语,以为他这是生气了,顿时懊恼自己刚才的失态,刚想开口道歉之时。

对面的人却冷不防忽然凑近,伸出一侧手臂,随意揽住他的肩膀,在他耳边咬唇低语。

“你拿我当兄弟,那我不带你体验一把刺激的,都对不住你这声称呼————”

费贺:“.........”

费贺被人从后面揽着脖子,身体骤然发僵,不敢动弹。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算了,先当他几年哥也无妨,照顾小孩子什么的,最烦人了,但沈攸除外。

你完全无法把他和正常的同龄人相比较,甚至绝大部分时候,连他个刑侦队长都自愧不如。

“走吧,我带你去见见那个所谓的北厄落神灵,他已经被我给弄死了——”沈清寒情绪高涨,脸上明显带着愉悦,就连出门时,看向门口的背景板阿达时都带着笑。

费贺却是瞳孔震惊,心神惧骇望着他。

“你你你——”他一双乌黑的桃花眼瞪得滚圆,惊骇地看向沈清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刚听到了什么。

两人经过长廊时,窗外大雾已经散去,机场跑道上的飞机也在机场指挥人员的指示下,陆续起飞。

私人飞机体型巨大,占据了跑道的中央位置,后面的飞机都无法正常通行。

驾驶舱内,塔台指挥人员在不停地催促。

〖private Air plane mozam980,line up runaway30L,please!〗来自莫桑国的980私人飞机,请滑行到跑道30左后。〗

〖private Air plane mozam980,line up runaway30L,please!〗来自莫桑国的980私人飞机,请滑行到跑道30左后。〗

豪华的长廊尽头,沈清寒停下脚步,侧眸看向身边的费贺。

“你是现在下去,还是跟我去北边?”

短暂愉快的气氛戛然而止,周遭的空气都随着这句话,变得凝滞了起来。

费贺心神骤然一凛,站在了原地。

又到了做抉择的时候了,上一次还是在清澜山疗养院的地下室里,一次南下,一次北上,何其相似。

“阿达,把他丢下去——”

就这短短一瞬,气氛死寂的可怕,沈清寒脸一沉,直接唤了阿达。

她声音冷的跟冰碴子似的,阿达缩了缩脖子,身子一抖,飞一样奔到了近前。娘呀,从飞机上丢下去,那不得摔成肉饼了。老板说的应该是送下去吧。一字之差,天差地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