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丑陋的神匠(7)摩多(1 / 2)

砰砰砰——

千钧一发之际,费贺当机立断,冲着狂躁精神病人,连开三枪。

旁边,四个泪流满面的女护士捂住耳朵,吓得花容失色,缩着身子抱成了一团。

那个长相可怕的精神病被费贺一枪打中手腕,一枪打中肩膀,顿时吃痛不已,把刀子扔在了地上,痛苦哀嚎个不停。

宋耀辉眼疾手快,骂骂咧咧一脚将其踹倒在地。

“光天化日,当着警察的面行凶,你个王八蛋挺猖狂啊你!!!”

寒光闪烁的银手镯被戴在了那个精神病的手腕上,他的脑袋被宋耀辉死死摁在废墟里,但身子却在剧烈反抗,宋耀辉一时间竟然有些吃力。

好在赵汉庭气喘吁吁赶来,及时帮他把人控制住。“小宋,身手不错啊,不过检讨书还是不能免!”

宋耀辉一脸懵逼。

被控制住的精神病还在一直痛哭流涕喊冤枉。“人不是我杀的,是他,都是他!你们凭什么抓我!我不服!!!”

赵汉庭脸色黑沉,怒喝道:“呵,当街持刀杀人,你不服?带走!”

而刚刚那名摔倒的男医生,眼见情势不对,正欲逃跑的时候,也被费贺当场制服。“说,你为什么要杀沈斯年?!”

他怒不可遏,大喝一声。

男医生顿时被吼得心神惧颤,惊恐欲绝道:“我能有什么办法,谁叫他每天不是藏着个手术刀就是藏着个长针,时不时给我攮一下!说要扎死我这个杂种!!!叫你你受得了!!!”

“所以你就杀了他?”费贺反扭着他的胳膊,手下猛地用力。

男医生瞬间吃痛。赤红着双眼大吼:“人不是我杀的,是他自己要死的,我只是帮他加了点药,帮他早点结束痛苦而已。他说他做了很多恶,不配活着,叫我帮他,我不帮他,他就捅我!到我的办公室拉屎撒尿,在我的水里藏针,吐痰,我根本都无法正常生活和工作,每天都活在恐惧之中!!!他就是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费贺愣住了,他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个结果。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试图在现场去寻找少年那抹熟悉的影子,然而目光所及之处,费贺都没有看到希望见到的人。

正在这时,王建平在楼上听到动静,也连忙带人赶了下来。

费贺心下焦急,连忙把人交给王建平接着审讯。

自己则急忙跑向车子旁边。

等走近了,他才看到黑色的迈巴赫一侧,隐隐约约露出个脑袋。

那一刻,费贺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他缓和了一下脸上的神情,快步走了过去。

然后就发现他要找的人,正蹲在地上,盯着草丛里的一群搬家的蚂蚁发呆。

他似乎是听到了费贺的脚步声,抬起头望了过来。

适逢春末初夏,下午两点多,正是燥热的时候。

烈阳当空,灼灼日光落在少年白嫩的脸上,把他的皮肤都晒得通红,鼻尖冒汗。

费贺心头微颤,连忙伸手帮人打开车门。

“热坏了吧,快上车!”

沈清寒双眸漆黑,定定望着男人衣袖上的血色一瞬,然后垂下眸子,缓缓站起身子,一言不发进了车内坐着。

费贺拉上车门,自己也去了驾驶座。

等发动车子的时候,才发现西服的袖口沾了不少血,应该是刚才抓人的时候,蹭到了那个男医生身上的血污。

他脱了西服外套,塞进钟叔带来的黑包里,然后回头看向沈清寒。

“沈攸,你舅舅已经被排除嫌疑了,回去走一下流程就能放出来。”

沈清寒闻言,抬头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