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丑陋的神匠(9)埋伏(1 / 2)

现在的时间距离下午三点还有五分钟,霍长淮一行人这时候已经从南安市政府上车出发了。

沈清寒虽然没有见过霍长淮长什么样子,但是她的高阶恶魔终结者之眼扫描辐射的范围是一整座城市。

她能清楚地看到南安市局附近的高楼上,甚至是有十九个蠢蠢欲动的狙击手,正架着特大杀伤力外军制式重机枪,枪口瞄准了下方的南安市局。

她没必要见到霍长淮本人,这会让两个人都很尴尬,霍长淮对她的这个陌生人应该是恨的,就像是霍长歌对她的那种复杂的情绪一样。

毕竟他的父亲霍玺山,是因为自己才缠绵病榻十年有余,母亲也因为父亲的病,长期郁郁寡欢,早早去了。

他是恨自己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沈清寒身上没钱,只有一张费贺刚刚随手塞给她的无限额信用卡,还被她给放在了费贺家门口壁柜的台面上。

不过好在南安市公安局距离这儿,也只有两公里的路程。

以她的速度,在三分钟内赶到那座在建的新大楼,是完全没问题的。

沈清寒没有走大马路,而是谨慎地专门挑的无人小巷子,要不然别人看见她这种瞬移的速度,还以为大白天见鬼了。

三分钟后,她到了那座在建的高楼下,名字叫锦尚风城。

不过今天因为特殊原因,这里没有开工。

沈清寒特意避开监控上了楼。

这时候,费贺还堵在红绿灯路口。

他闲来无事,就打开手机翻了翻家里的监控,发现少年正缩成一团躺在次卧的沙发上睡觉,顿时蹙起了眉头。

好好的床不睡,为什么睡硬邦邦的沙发,上次在私人飞机上也是。

费贺一想到少年之前经历的那些就头皮发麻,他盯着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银色戒指,胸腔中又堵又酸涩。

“终究还是个孩子啊,随随便便就把戒指给人戴到了无名指上,费贺,他不懂,你也不懂吗?这下 ,你该怎么办?说好的要远离他,你可倒好,反而把人直接接到家里了,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哎,万一行将踏错,我岂不是成了个混蛋——”

费贺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少年那张惊为天人的绝色面孔,内心浮动不已。

“从来没见过长成这样的人,这要是去选美还不得捧个世界冠军回来~~~”

他开着车一路都在东想西想,路过锦尚风城的时候,没听到往常的施工的声音,只是疑惑的扫了一眼,然后就把车子开进了市局大院。

锦尚风城,通往二楼的路梯口阴影处,沈清寒透过窗户,能清晰地看到对面市局大院里的男人停稳了车,然后开门,下车,关门,一气呵成,进了市局的门。

沈清寒没有专门去关注费贺心里在想啥,因此她也就不知道戒指不能乱戴这回事。

她没有在原地停留,直接上了二楼。

二楼东面的五个房间,有九名外籍雇佣兵杀手,他们是跟随观光旅游团入境的,至于武器是通过特殊渠道,偷运过来的。

沈清寒想了想,暂时易容成了卡安娜的样子,闪身进了第一间房。

里面的杀手,名叫约翰,是一名来自鹰酱的退伍士兵,六年鹰酱陆军服役经历,素有神枪手之称,神匠摩多为了雇佣他,特地花了大价钱,一百万草莓金,只为了杀一人。

“约翰,你在这儿啊,叫我好找——”沈清寒扮成卡安娜的样子,站在了距离他不远处的地方,喊了一声。

那个名叫约翰的杀手,瞬间神情骇变,回过头来,惊骇地看着眼前的人。

“my lord ???how did you get here?”他说着扭头看了眼下面,暗杀目标还没到。

等他再回过头来时,只觉得眼前一黑,一阵劲风闪过,沈清寒已经到了近前。

她身穿一身雪色狐裘,带着一双白色手套,神情冰冷地看着地上趴着的杀手,唇角微微翘起,低笑道:“当然,是为了——杀你啊——”

话音落下,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沈清寒直接伸手,扭断了对方的脖子,对方连惨叫都没发出一声,直接一命呜呼了。

系统积分到账,沈清寒就离开。

她没管尸体,相继去了剩下几个房间。

人多的就催眠,人少的就直接扭断脖子。

二楼的全部解决之后,沈清寒打扫了自己在现场留下的痕迹后,迅速上了三楼。

霍长淮已经快到了,她必须加快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