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丑陋的神匠(10)解决(1 / 2)

审讯室内。

楚海泉看着坐在对面眼神犀利的老刑警王建平,很快就交代了。

“沈斯年是个疯子,摩多也是个恶魔,他俩都有病!摩多说沈斯年虐待自己的孩子,不是个好父亲,他要替他的孩子狠狠惩罚他!

他说天底下,所有虐待孩子的父母,都该身临其境,遭到同样的报应,只有切肤之痛,才能让那些父母感受到自己的恶毒!

他这种变态心理我也能理解,警官,你看他脸上的烧伤就知道了,那是他自己爹妈干的好事,这也就导致了摩多心理不正常,他恨所有不爱孩子的父母,恨不得将他们全部杀之而后快!”

“我之所以要杀了沈斯年,也和这个人有关。我承认自己受了他的怂恿。

沈斯年对付我的时候,他明里暗里帮了我不少,所以在他有意无意提了几次沈斯年该死之后,我就动手了,他答应帮我处理的尸体,我本以为会是个隐蔽的地方,谁知道他个王八蛋,直接抛尸到了废弃大楼里。

不过他说让我不要担心,会有人帮我顶罪,我也就没再管。谁知道早上的时候,尸体就被一个乱逛的精神病给发现了,我怀疑那个精神病就是摩多安排的,他故意让你们警方发现,然后嫁祸给别人。”

于连在一旁飞快的记录,王建平则是脸色肃穆,语气严厉道:“还有,摩多为什么会在下午两点多,拿着刀追杀你?你们是否发生了冲突?”

说起这个,楚海泉一脸的疯狂,语气满是激愤。

“谁知道摩多那个精神病怎么回事,在下午的时候,去了趟厕所,回来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在医生过来例行检查的时候,从床底下抽了把刀,对着我和和一群护士胡乱一通乱砍。还把夜里干的好事,全部抖落了出来!简直就是个猪队友!”

王建平脸色黑的吓人,他拍了桌子,楚海泉吓了一跳,也意识到对面的人是警察,不是他吐槽的对象。

王建平脸色不善,厉声道:“关于你说的,我会让人去验证,但我告诉你,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任何心存侥幸的犯罪,都必将受到法律严厉的制裁。”

等于连记录完了之后,双方签过字,王建平就带着于连,沉着脸出了审讯室。

杀害沈斯年的凶手被找到了。

虽然过程出乎意料的快,但就那么凑巧。

关于杀人动机,作案过程和手法全都被楚海泉交代的一清二楚。

摩多在他杀完人之后,及时帮他处理了尸体,他力气很大,一个人在半夜拖着沈斯年的尸体,将其塞进了病房外的垃圾桶。

然后楚海泉就眼睁睁看着摩多在垃圾站的屋内,在沈斯年的尸体上,刻下了一道道深不见底的恐怖伤痕。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谋杀,但是王建平总觉得杀人动机不是那么回事,还差点什么,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清楚。

如果说摩多因为幼时心理受创的原因,对于天底下虐待孩子的父母怀恨在心的话,那他为什么偏偏选中了沈斯年。

与此同时,还在木山精神病院的现场值班刑警,也在第一案发现场垃圾站,提取到了大量沈斯年的人体血迹,同时还找到了摩多作案的手术刀,长针,烟头,食用油等!

另一边的审讯室内 ,胡子拉碴,一脸憔悴的邹政德被放了出来。

王建平神情赧然,一脸抱歉的看着这位年轻有为的院长。

“邹院长,你受苦了,你看看,我们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现在案子水落石出了,凶手也找到了,你这边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咱签个字就能走。”

邹政德推了推眼镜,沉声开口问道:“是谁杀了他?”

王建平摇摇头,有些为难。

“邹院长,现在案子还在侦查阶段,请恕我不能向您透露太多。”

邹政德脸色苍白,点点头,然后拿起笔,刷刷刷飞速在纸上签了字。

王建平看着他签完字,语气稍稍迟疑道:“邹院长,是这样的,沈斯年家里的情况您也知道,您看看,要不要去法医科认领一下尸体,我们一起走一下相关流程,也方便我们警方的后续办案,要不然尸体一直停在市局这里也不是事儿!”

邹政德缓缓抬起头来,看了眼前这个老警察一眼,开口道:“警官,他把我们家害得还不够惨吗?他对攸攸做了什么你们没看见吗?他的尸体你们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喂狗吃了,还是扔垃圾堆里,我都没意见!”

邹政德脸色铁青,头也不回就走了。

王建平愣愣站在原地,叹了口气,转头去了摩多所在的审讯室内。

摩多是个间歇性狂躁精神病患者,手上脚上全部带了镣铐。

现在,并不是他的发作时间,他脑子清醒得很。

王建平和于连拉开椅子坐在摩多对面,然后就见到对面的精神病低低的发出了渗人的笑声。

“警官,你们.......今天全都得死在这儿!”

王建平和于连对视一眼,觉得这个王八蛋真是嚣张,进来了还不老实。

南安市局马路对面的隐蔽角落,沈清寒远远看了舅舅一眼,本打算立刻走人的。

然后她就看到有三个人背着鼓鼓囊囊的袋子,鬼鬼祟祟朝着公安局里面偷瞄。

而那袋子里面装的不是别的,正是能把整个南安市局都夷为平地的炸弹。

沈清寒眉头紧蹙,朝值班室的两个警察看了一眼。

两人正在看电脑,压根没注意到这边偏僻的角落。

沈清寒迟疑了一会儿,启动换颜术,变成了费贺的模样,从角落走了出来。

她以迅雷不解掩耳之势,几步飞奔过去,骤然凌空飞起一脚,猛地朝着三人的后脑勺,直接狠踹三脚,把人给踹进了公安局的大院内。

嘭嘭嘭——

三声巨响落地,已经被踹昏厥的三人,重重砸落在地。

这么大的动静,吓了门口值班的两个警察一跳。

大厅里面的几个实习警察见状,也连忙跑了出来:“费队!”

几人一看是费贺回来了,顿时吃惊不已,心道队长不是去对面楼上了吗?怎么又折回来了。

“费队,这是怎么了?”其中一人开口问道。

沈清寒面无表情拿起三袋炸弹,冷冷扫他一眼。

“三包30tNt当量的炸弹,能把市局炸没了,你说怎么了!”

在场所有警察的脸瞬间就白了,连忙给三人上了手铐,把人拖了进去。

沈清寒则是飞速冲到了审讯室的方向,因为她的恶魔终结者之眼扫描到了摩多的小动作,和他内心盘算的接下来准备要干的事。

摩多所在的审讯室内。

王建平勃然大怒,拍了桌子,怒吼道:“摩多,你还敢口出狂言,看来你还没认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罪!根据华国刑法,教唆他人杀人和侮辱尸体并罚是要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是无期徒刑的!!!”

摩多脚上的链子。已经被他给暗中解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