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疯狂的信徒(2)巧了(1 / 2)

费贺眼眸闪烁,脑海中浮现出刚刚机场那个身影。

他公寓里,全球制香大师路易斯安菲尔去世前的唯一一件在世孤品“寒影”,雪松影木沉香,价格高达十个亿华国币,被他于年前在南安最大的拍卖行拍到,本以为放在家里就是个摆设,没想到这次却是无意之间帮了他大忙!

这种香气,一旦沾之,则是月余不散,即便是溶于水,被水反复冲刷,也无济于事,因此价格也昂贵的离谱。

所以,他才可以通过这种绝无仅有的特殊的异香,在机场找到人。

费贺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左边肩头忽然一沉,耳边传来赵汉庭嘿嘿的笑声。

“嘿嘿,你小子行啊,终于相亲成功了?是不是那个晏晓楠?”赵汉庭一巴掌拍在他的左肩,笑问道。

费贺闻言,顿时脸色黑沉,抽回手没好气回了一句。

“不是,我自己觉得好看,买来戴着玩的!”

赵汉庭笑的鸡贼,一副了然于胸,我懂了的表情,再次拍了拍费贺的肩膀:“好好处着,我可是等着喝你费公子的喜酒啊——”

费贺愣住了,他诡异的看了眼赵汉庭,二话没说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倒头瘫坐在了椅子上。

结婚?怎么可能!!!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更何况在华国,允许同性恋结婚的法律,并没有出台。

而且,就算他愿意,可对方呢?人家只是个孩子不说,还把他耍了之后,头也不回的跑到西境洲了。

“为了躲我,居然连北厄落的航班都不敢坐!跑到西境去,人生地不熟的!胆子还是那么大!”

费贺气闷 不已,把身上的所有有关警察身份的东西全部锁在了抽屉里。

“等等,我这是干什么!要去找他吗?”费贺手一顿,锁抽屉的动作顿住了。

跑去北厄落,去找他。

找到他,然后告诉他自己的心意吗?

“然后呢,把人牢牢放在自己身边吗?这怎么可能,沈攸的心里,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将坤沙连根拔起。可是他一个人,就这么自信能将对方一举铲除吗?独自一人孤身跑到北厄落去,呵,他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不怕死——”

费贺心中生气,一拳砸在了桌子上。

“那里气候恶劣,终年酷寒,气温零下七八十度,他那副病弱的身子,动不动就咳血,怎么受得了!”

一念及此,他的脸色愈发变得难看至极,锁好抽屉,身子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不行,我必须亲自去一趟!”

他环视了一圈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快速出了门,去找了赵汉庭,说明了情况!

赵汉庭闻言,从座位上一下子蹦了起来。

他一脸震惊地瞪着费贺,难以置信问道:“啥玩意?你说你要去坤沙卧底???我没听错吧???”

费贺正色道:“赵局,你也看到了,南安最近的所有大案要案,不管是沈攸失踪,胡德彪被杀,还是孙家林所犯的大案,以及永安墓地的凶杀案,利远号上的杀手和军火,奇迹号上的雇佣兵和大批军火,活体试验,以及清澜山疗养院的送灵仪式等等,全都是因为这个坤沙而起,对方如今失去了龙王这个武器库,必然会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新的军火供应商,如果让对方找到的话,那我们可就很被动了!”

赵汉庭沉着脸,皱眉沉吟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趁这个时候,打入敌人内部,然后再徐徐图之?”

费贺郑重点头,提议道!“没错,赵局,我们必须迅速做出反应,我可以易容成神匠摩多的人!!!”

赵汉庭瞪圆眼睛,顿时惊骇地看着他。

“你准备一个人去???不行,这太危险了!”

费贺面无表情看着他,开口反问道:“不会吧,赵局!难不成,你是打算让我带一群兄弟过去,给人当靶子吗?”

费贺把生死说的云淡风轻,赵汉庭却是听得嘴角直抽!

“你等等,这事儿我得向上汇报,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还要听那位新来的许厅的意思!”赵汉庭脸色沉重,说着掏出手机,看向费贺。

“哦对了,费贺,你还欠人家陆战霆500万呢,快点还吧,省的对方又把电话打到我这儿来!”

费贺瞬间皱眉,心道我啥时候欠了陆战霆五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