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疯狂的信徒(16)拉扯(1 / 2)

霍长歌同情地看了眼齐豫,心道谁叫你多嘴,偏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没在管齐豫,而是看向房内一身冷气的男人,一时嘴瓢道。“哥,晚上的行动我也去。我想小寒........”

霍长淮缓缓转过头来看她,浑身散发着可怕的冷气。

霍长歌瞬间住了嘴,特么的,她是疯了吗,居然差点把内心的真实想法,给秃噜出来。

霍长歌被他盯的心头一抖,脸皮子颤了颤。

“咳咳咳,我想,小寒可能也会去的,哥哥。”

霍长淮神情一怔,沉默两秒,开了口,语气听不出情绪。

“怎么说?”

霍长歌心中松了口气。妈的好险,她真的怀疑,他哥刚刚有一瞬间在思考怎么弄死她而不被霍昌霖发现。

“嘿嘿,哥哥,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小寒唯一的朋友,我还是比较了解她的。按照她的行事风格,必然是要对那个胖子谢尔吉斯动手了。

SESS区域红皇后夜总会的关停,只是一个信号,是她给我们传递的一个信号,她这个人呢最是心善,红皇后里面,那么多被囚禁的人,她一定会去救人的,哥哥!白天不方便,那肯定就是晚上。”

霍长歌摩挲着下巴,在房间内渡着步子,自顾自分析着。

她一口气说完,转身看向霍长淮。然后就惊呆了。“哥哥???你不是不喜欢白色吗?”

霍长淮换了身不那么老气沉闷的雪白色羽绒外套,脖间挂着一条白色针织围巾,整个人都显得年轻张扬,有活力了许多。

他从不离身的金丝框眼镜,被他取下来,放在了桌子上。

本就俊雅儒和的外表,瞬间变得更加精致绝伦,有一种清冷强势的攻击美。

霍长歌眼神诡异地看着他,鬼鬼祟祟走了过来,围着霍长淮转了几圈,一脸震惊道:“ 不是,哥哥,你这是去杀人还是去约会???”

“长歌,她还小,不要说这些有的没的。”霍长淮闻言,抬眸看她一眼,眼神是出乎意料的柔和。“我去只是想告诉她,对付坤沙,她不是一个人。她不需要把一切都在揽在身上。”

“哦哦,哥哥,你说的对。是我唐突了。”霍长歌后背发麻,脸皱成了包子。

她再次盯着霍长淮俊美无比,性张力拉满的面孔,嘴唇蠕动,好心提醒道:\"哥哥,你确定不考虑考虑苦肉计吗?你懂得,就那种清冷破碎的美,软糯糯的美人,一定会激起大佬强烈的保护欲。”

她俏皮地冲霍长淮眨眨眼,说的有理有据。

房间安静一瞬,霍长淮看她一眼,轻笑一声。

“你挺了解她,长歌。是不是这段日子,琢磨了许久?我晚上遇见她,一定会替你转达,你的...心意。”

他尾音稍扬,眸中含笑。想起了在叔叔那里看到的照片,医疗舱内封闭的过道上,霍长歌和一个五官精致的短发少年,相拥,亲吻,少年没多余的动作,身子僵着,主动的人,是他这个好妹妹。

“哥,你想多了。”霍长歌脸色发白,连忙摆摆手,整个人吓得要疯了。

她心寒胆颤,神情狼狈。“时间不早了,哥哥,我先下去准备了。”

霍长歌迅速出了门,一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

她这个哥哥,直觉精准到可怕。最近还是远远躲着他的好,省的被他猜忌。

霍长淮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看着显示屏,画面黑了。

然后霍轩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大哥,大哥,卧槽,你那个小豆芽,居然成了KS主神,不过她气场实在太强大了,我在那里给人看病,她端着把AK47站我身后,咔咔一顿猛操作。我特么的,拿着听诊器的手都在抖。”

霍轩呼吸急促,声音中带着颤抖,看样子是真的吓到了。

霍长淮挑眉,莫名被这厮的一句话给无端取悦了。

“嗯,消息传递了吗?”

霍轩咽了咽唾沫,语气听起来比较激动。

“我趁人不注意,塞给她了。”

霍长淮点头,语气淡淡。“那就好,你现在是在哪里,怎么看不到?”

霍长淮顿时来了劲儿,兴奋道:“大哥,这是她主卧旁边的客房,她说让我这段时间留在别墅内,她需要一个可靠的贴身医生,来给那个瞎子调理身子,那里面的人她都信不过。但是她说不让我拍摄,我就只能把东西先取下来了。”

霍长淮沉默良久不语,空荡荡的空间内,他声线略冷。“我知道了,挂了。”

电话陡然被挂断,霍轩瞬间皱起眉头。大哥的声音怎么听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

他摇摇头没再多想,就在这时候,客房的门被人敲响了。

霍轩一个激灵,过去开了门。

等他看清眼前站着的男人时,神情一怔,居然是这个南安的刑侦队长。关于他的事,霍轩从霍长淮那里听到过。

只是他来找自己干什么,他们又没有打过交道。

看了看楼下的几位冰蓝道女佣,霍轩还是把人给请进了屋内。

费贺眼神犀利,盯着这张和霍长淮大差不差的脸庞,心头一股怒火上涌。

“霍长淮是你大哥?”他语气冷漠,脸上表情冷酷,说出来的话带着十成十的笃定和质问。“你留在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霍轩一怔,他当是什么事儿呢。感情这是知道了他的身份。至于目的,大家不都是一样的目的吗?

霍轩并不知道,费贺和霍长淮之间 的那些龃龉。

他爽快点头。

“不错,以后多关照,兄弟。咱们是一条船上的人,方向相同,目的相同,你不需要怀疑我对华国的赤诚之心,我爱祖国,爱的深沉。我爱那片红土地,我爱那片红国旗,我身在北极,心在京都直隶,我深深牵挂着我的故乡,啊,思念穿肠挂肚,猝不可防,乡愁成疾,药石无罔.........”

费贺:“...........”

费贺嘴角抽抽,脸都绿了,憋了一肚子的话没能说出口。

特么的,霍长淮从哪儿找来的逗比。

这样的人,哪会有什么杀人的心思。

费贺也懒得和他多费唇舌,深深看他一眼,一言不发离开了。

他回到房间,发现沈攸不在。

“不是说把人送过去就回来,这都二十分钟了,还不回来~~~”

费贺大咧咧躺在豪华大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