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魂穿异域(1)男尸(1 / 2)

同一时间。

一片连接蓝星的平行时空。

海拔9000米,白茫茫的雪山悬崖,峭壁间。

四条巨粗的黑色铁索,凌空悬挂着一口破败不堪的巨型黑棺 ,在这白雪皑皑的天地里,显得格外诡异极了。

棺材口死死封闭,盖子上的长钉也因为时间久远全部锈死了。

唯独残破不堪的盖子上,那张黄色的符篆贴得死死的,在白与黑的世界里,分外扎眼。

忽然之间,沉寂了快三个月的黑色巨棺,轻微晃动了起来,就好像是...里面的人活动了一样。

“咔咔咔——”

“咔咔咔——”

一阵阵骨头关节,噼里啪啦的脆响,从里面骇然传出。

下一刻,又忽然没了动静。

然而,没过多久。

天地之间,传来彭地一声巨响。

震耳欲聋的响声,响彻在空荡荡的冰天雪地里。

黑色巨棺轰然炸裂在雪山之巅。

毁天灭地的大雪崩,如飓风过境一般,就在这一刻瞬间被巨响引爆,铺天盖地的雪沫仿佛要将整个世界掩埋了。

寒风中,一具灰白破败的残躯,孤零零坐在破旧的棺材板上,抿着嘴巴骨,往下张望。

遮天蔽日的大雪崩,笼罩了周遭的一切,白蒙蒙一片,但唯独避开了他。

这是一个成年男人的身体。

额,不对,或许应该说是,尸体???

他黑色寿服破破烂烂,露出了左侧胸腔前,贯穿前后,拳头大小的灰色洞口。

一张灰败腐烂的脸上,被冻的僵硬,带着明显青白的尸僵和暗红色瘢痕,整个人看起来尤为凄惨和恐怖。

“叫你上辈子假扮男人,现在好了,死了都变成个男的!”

沈清寒看着四周散落的纸钱和符篆,嘴里嘀咕一阵,直接闭着眼躺在棺材板上睡觉。

她也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这明显不是她自己的身体。

一米九六的大高个,身材壮硕,从布满枪茧的手来看,生前该是一名擅于玩枪的练家子。

难道她这是,魂魄穿越到一个陌生男人身上了吗?

沈清寒揉揉太阳穴,脑子里很懵。

“系统,这是什么地方?”

沈清寒朝脑海里的系统,询问出声。

本来她也没有抱太大希望,以为系统并没有跟来。

但是,幸运的是,脑海里吱吱扭扭一阵动静之后,转瞬间又恢复了正常。

“系统,这是哪里?我不是死了吗?”沈清寒又问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