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魂穿异域(18)诈尸(1 / 2)

白色月光洒下,诡异笼罩了整片区域。

月亮上悬空飘荡着的身影似乎消失了,灰白如瀑布一般的毛发也不见了踪影。

四周静悄悄的。

中央城池外围,两人站立的地方,成了异形不敢靠近的真空地带。

沈清寒懒得和他在这儿耗时间,扭头大步离去。

楚景寒神情极度的克制和压抑,双眸死盯着对方渐行渐远的背影。

“你,果然不是他———”

即便身形一样,笑容一样,甚至连动作都被里面那个东西模仿到了极致,但他深知,对方不是他哥楚景鸿,因为这种怪事,他似乎在边城遇到过一次。

尽管情况不太一样,但也大差不差。

沈清寒神色如常,就那么看着他。

“你这是被苏陌瞳的气息影响了,出现了幻觉!”沈清寒不动声色开了口。

楚景寒:“.........”

神他妈幻觉!

他喉头一哽,深吸口气,朝沈清寒全盘道出了他之前遇到的一件怪事。“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还是想这样叫你!”

就在十日之前,边城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

沈清寒盯着对方的眼睛,示意他说下去,

楚景寒下颌线绷紧,脸色渐渐泛着苍白。

“那天晚上,一个被影洞穿脑子阵亡的士兵,在被送入高温焚尸炉前,忽然在焚尸间的台子上坐了起来。”

“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诈尸了。当时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以为他这是异变了。

对方醒来之后,嘴里一直一遍遍在喊着景寒,景寒,焚尸工以为他是我的兵,不敢擅自做主,就在第一时间通知了我。

等我赶到那里之后,对方见到我,并没有什么反应,他口中念着我的名字,肢体上表现出来的动作都十分幼稚,完全就像是.......就像是一个人类的低龄孩童那样.........”

沈清寒面色瞬间骇变,脑海轰然炸开了。

尽管时间对不上,可她还是下意识的,想到了弟弟沈攸。

楚景寒整个人被一双恐怖至极的大手,猛然揪住了胸前衣领。

“他在哪儿?带我去找他!”沈清寒脊背发麻,僵硬的身子都在战栗。

她眼圈泛红,忽然间,迅疾反应过来。

楚景寒口中的那个士兵,或许喊得压根不是景寒,而是...清寒——

她情绪波动很大,声音冷得如同雪山之巅的不化寒冰,手上的力道更是不自觉紧了几分。

楚景寒被她勒得两眼翻白,再过两秒,差不多就要窒息而亡了。

“哥,是我,我是景寒,你要掐死我吗——”

近乎求饶的,破碎的声音从喉间溢出,楚景寒看着这张熟悉的面孔,凛若冰霜一般,死死扼制住他的脖颈间,蓄满眼眶的泪水,顿时控制不住的,再次飙了出来。

来自异域的爱哭包,倒是和费贺有一拼。沈清寒心中冷嗤一声,手下松了力道。

“咳咳咳,咳咳咳————”

楚景寒面色潮红,瞬间如获新生,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用力过猛,又开始急剧咳喘个不停。

沈清寒抱着双臂,站在一米开外,冷冷看着他。

楚景寒被她看的心里发毛。

他胸腔剧烈起伏一阵,平复下来之后才喘着粗气看向沈清寒。

“我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你和那个人身上的气息,简直是.......一模一样,可以说是分毫不差。你刚刚卡我脖子的时候,我甚至差点以为你就是他!”

沈清寒嘴唇紧抿,没说话。

但是此时此刻,她的内心深处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汹涌澎拜,涌向她的全身,骇得她四肢发麻,浑身僵滞。

她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根据楚景寒的描述,对方极有可能就是她的弟弟沈攸。

如果说,她的魂魄,能够穿越进这片不规则的空间。

那么,是不是说明,攸攸的魂魄,也从北极穿越进来了.......

她必须立刻赶到边城去,亲自确认对方的情况。

沈清寒漆黑的瞳孔,死死盯着楚景寒。

她声音沙哑,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催促道:“楚景寒,你还要磨叽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