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绝地而生(1)清除(1 / 2)

沈清寒后背起了一身冷汗,一股刺骨的寒气,从脚底涌向她的四肢百骸。

“攸攸,你是说,你每天都会从焚尸间醒来?”

沈攸点头:“是的,哥哥,每天都在同一个位置醒来。就连前一天被焚毁的那些异变尸体,也是这样。”

沈清寒头皮发麻,在这一瞬间,隐约抓住了什么。

“攸攸,你有没有告诉他们?”

沈攸乖巧摇头。“没有。哥哥,除了楚景寒,我没和旁人说过话。”

沈清寒心中毛毛的,沉声道:“攸攸你做的很好,但是我们最好还是先出去,不然那些人该怀疑了——”

沈清寒带着沈攸瞬移到了一片空旷的沙谷地带。

白色月光下,几百名士兵惊恐万分的看着两人犹如飓风一样席卷而来,瞬间吓了一跳。

身穿一身黑色作战服的楚景寒,饶有兴致看着两人手牵手,亲热的样子,有些笑不出来。

“哥,你太慢了——”

大庭广众的,他还是叫了人,声音带着冰碴子。

他那一双凌厉的眼眸,直勾勾盯着楚景鸿那双熟悉的眼睛,半点余光都没有匀给男人身旁,近两米的傻大个。

一旁的士兵见到身形落定的两人,震惊之余还有些惊喜。

但是,似乎是骇于楚景寒,全都没有发出动静。

这些士兵全都是楚景寒的亲信。

至于其他人,在他们离开地下防御工事之前,就已经化作了焚尸炉里的尸灰和尸油,裹在了这些士兵的身上。

是谁的手段,那就不言而喻了。

沈清寒盯着对面那些黏腻的黑色尸泥,面上冷若冰霜,对这个楚景寒的认识,又深刻了一分。

“边城的其他人呢?”她冷声质问。

楚景寒闻言,意外挑眉看着她。

“哥哥,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

他突然慢慢靠近,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沈清寒的面颊上。

“我还以为,你眼里只有你身旁的那个人呢?”

“不是你教我的吗?凡是有异心者,都得杀掉——”

“他们有的被我喂了沙蜃,有的活着的时候,被扔进了焚尸炉,有的被孢子寄生,变成了异形。只是,我没想到,还有一个漏网之鱼啊,哥哥——”

他说着,眼睛余光瞥了眼楚景鸿身旁已经吓的面色煞白的大傻个,心里顿时舒坦了。

沈攸的恐惧和害怕,让沈清寒瞬间暴起,直接掐住了楚景寒的脖子!

“没有人敢这样对他!”

她神情可怖,手上用力,看样子是要拧断楚景寒的脖子。

士兵们慌了神。

这俩亲兄弟打起来,是他们始料未及的事。

一旁的沈攸被吓坏了,他惊慌失措,死死抓住沈清寒的胳膊,躲在她身后。

楚景寒被沈清寒掐着脖子,脸涨得通红,嘴唇泛着阵阵青白。他知道对方起了杀心。

“哥,你是要亲手掐死弟弟吗?”他眼眶里全是水汽,看向那张熟悉至极又陌生至极的脸庞。“你杀我可以,但是,至少不要用这张脸。”

沈清寒不为所动,手中的力道加重了。

咔嚓嚓的脆骨声响起。她俯身靠近男人,一字一句道:“我本来,想留你一命的,可是,你吓到他了。他很害怕,那我只有杀了你!”

楚景寒瞳孔瞪大,面庞痛苦地扭曲一瞬。

“你知道吗?我能感觉到你和那个汤佑是一类生物,和我们是不同的。我每天都在做着相同的事,杀敌,杀敌,杀不完的异形和丑陋的怪物,我累了,真的累了,如果杀了我,能化解你心中的怒气,那你就动手杀了我吧,给我一个痛快!”

楚景寒闭上了眼睛,嘴角殷红的鲜血,让沈清寒眸光凛然,皱起了眉。按照沈攸说的,楚景寒并非人类,可他为什么还留着和人类一样的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