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救救他(1 / 2)

惊恐欲绝的尖叫声,瞬间引起了周围邻居的注意。

接近早上七点,小区的路上已经开始热闹起来。

上班的,上学的人群络绎不绝。

几乎是在沈清寒她妈在喊出杀人了之后,就立刻有大爷大妈帮忙报了警,然后便远远躲在楼下偷看。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十次了,众人无奈摇摇头,心中不禁替沈家那小子感到惋惜。

他们整个群星花苑小区乃至泾河街道的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

以前事情发生后,周围邻居还会热心的冲上去劝架。

可是,自从沈清寒她那个死鬼爹,气势汹汹的拿着菜刀冲到对方家里,哐哐一顿乱砍之后,再也没有人敢上去了。

沈父一战成名之后,就连小区里的狗见了她爹,都得夹着尾巴躲得远远的。

从此,沈清寒和她的疯子妈就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

好在,附近的泾河街道派出所离小区很近,出了小区,路口拐个弯儿就到。

因此,她爹也不敢把她打死了,最多就是打的半死不活,几天上不了学。

最严重的一次,是他们还在隔壁临江市生活时。

发了酒疯的沈父差点掐死她,暴风骤雨一般的拳头,一拳又一拳的砸在她的咽喉,面部,头颅,沈清寒当时差点没能活下来。

从那以后,她左耳失聪,声带彻底断裂,药石无医。

当时外祖父还在南安大学任教,外祖母远在京都从事保密技术研究,舅舅也远在国外留学。

沈清寒想办法联系过他们,却每次都被父亲发现后,恶狠狠一顿毒打。

沈斯年说,你就给我这样半死不活的活着,做个哑巴,当个聋子,最好连眼睛也瞎了,他才解气。

当时年幼的沈清寒只觉得无比的恐怖,生活黯淡无光,没有希望。饱受折磨的她,最终跑到了附近的派出所,在墙角蹲了半夜就被值班的民警发现。

她妈是个疯子,连她自己都需要人监护。

后果可想而知。

警察通知了她的父亲,将她领了回去。

那天夜里,沈父没有打她。

他拿起了自己当年做外科医生时候的手术刀,一刀一刀的割在沈清寒的腿上。

他要沈清寒时刻记着这种痛,因为那是他儿子曾经遭受过的。

沈清寒彻底绝望了,嗓子坏了,哭不出声,没有一个人能够将她从黑暗之中拉出来,没有人能够帮她。

她一次次从家里逃跑,想要找到住在隔壁南安市的外祖父。

三年后,也就是她十岁那年,她终于成功了。

她徒步走到了南安,又走到了外公所在的大学。

最后在南安住了下来。

耳朵和嗓子都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这令外祖父心痛难当,整日郁郁寡欢。

然而,令她感到可怕的是。

沈斯年居然在那时,领着她的疯子妈妈从临江市赶来了!

他在外祖父面前诡异的笑道:“好啊,攸攸翅膀硬了,连爸爸妈妈也不要了啊!”

从此以后,沈斯年和她的疯子妈妈就在外祖父家扎了根。

沈清寒不会让他打扰到外祖父。

她在上初中的第一年,赚了一大笔奖学金后。

趁着外祖父上班的时间,带着这两个疯子搬离了外祖父家。

也就是他们现在住的群星花苑小区,南安市有名的贫民窟。

外祖父知道后连夜赶了过来,让他们搬回去。

然而,沈清寒哪里肯。

最后,外祖父拿出多年积蓄,背着那两人,悄悄给了她一大笔钱,准备带她去省会南安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好好检查一下,能做手术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然而,令人气愤的是。

临行前一晚,被沈清寒放好的,那个装有二十几万巨款的银行卡,却忽然不翼而飞了,连带着她那个死鬼爹也不见了踪影。

直到半个月后,沈父才被邻居发现,一身酒气,半死不活的倒在楼道一旁的垃圾桶边上。

远在京都的外祖母得知此事,被气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