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恶魔初现(2)行动(1 / 2)

费贺在黄局长那里碰了一鼻子灰,灰头土脸回了办公室。

“个倔老头,不同意就不同意呗,这么激动,喷我一脸!”

他嫌弃地抹了一把脸上的唾沫星子。

随即,火速召集队里的所有人召开紧急会议。

“刚刚接到南安人民医院副院长孙晨光打来的报警电话,在早上七点左右,一辆车牌号为“龙A”的急救车,从南安人民医院出发前往群星花苑19栋四单元后,就再也没有回到南安人民医院,车上几名随护人员全部手机关机,失去联系。

救护车上还有一名伤员,是南安高中的一名高三学生,名叫沈攸。他头部被父亲打出重伤,血流不止,疑似有生命危险。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救护车上还有两位泾河路派出所的民警,我刚才已经联系了泾河派出所,所长张彭飞也无法联系到这两位民警!”

“同志们,事情非常严重,根据现有线索,我推测有歹徒劫持了该辆救护车,至于犯罪动机是什么,我们还不清楚。虽然车上有一名伤员,但是歹徒十分猖狂,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同时劫走六名精壮成年男女,其中还包括两名警察,也说明了这是一起有计划,蓄谋好的恶性暴力犯罪。我们必须全力以赴,尽快侦破,否则后果将会十分的严重!”

会议室内,一干刑警听罢皆是神色沉重的望向费贺,等着他下一步的安排。

费贺片刻不停,连水都来不及喝上一口。他看着一众刑侦骨干队员逐一安排道:

“马闻才,丁建立刻联系交管部门,锁定这辆“龙A”的救护车在从沈家接到伤者之后去了哪里!”

“毛子晟,薛云现在开始追踪车内这些人的手机定位,看下他们的位置!”

“高正明你带着小于去医院了解一下情况,务必要将随车急救医护人员还有那个驾驶司机的资料和社会关系全部挖出来。”

“至于王副队,你带着冯进宝去一趟泾河路派出所,向当时在沈家出警的几个民警询问一下当时的情况,关键是当时那辆救护车以及车内的医护还有驾驶员有无异常。”

费贺看着过几天就要退休的副队长王建平,顿了顿,开口道。

王建平感激地看了看费贺,对这个安排显然十分欣喜。

毕竟,他可不想被留下来看大门。至于退休什么的,那都是之后的事儿了!

费贺点点头继续道:‘“小张,小宋跟着我去沈家一趟!其余人联合交管部门,重点摸排全市范围内的可疑人员车辆。不要让这些歹徒逃出城区。

从沈家驾驶出城至少需要五十五分钟左右,从事发到现在,不到半个小时,说明他们一定还在南安城内。我们必须尽快找到他们,否则,一旦等救护车出了城区,进了山,那案子就难办了!”

费贺思路非常清晰,快言快语迅速安排完所有人,又沉声开口:“黄局这次亲自下了死命令,两天内要是破不了案子,大家全都卷铺盖滚蛋,所有人即刻开始行动!”

“是,队长!”办公室内,三十号人顿时精神一振,齐刷刷看向费贺,应声道。

费贺戴上警帽,转身出了会议室,上了门口一辆最新款的奔驰GLE SUV,身后还跟着两个年轻稚嫩的面孔,实习警员小张和才转正不久的小宋。

一群刑侦老干警虽然眼热费贺那辆价值不菲的越野车,但此刻也是片刻不敢耽误,全都脚步匆忙,直奔一旁的桑塔纳警车而去。

时间就是生命,救护车上还有一名伤者,他们一刻也不能耽误。

费贺上了车,一脚油门猛地踩下。

车子轰地一下就飞出了刑侦总队的大门,直接把后排坐着的两人屁股颠成八瓣,隔夜饭都要给吐出来。

“你俩敢吐车上试试?”费贺透过汽车后视镜,瞪着后排那两个不知死活的小警察,冷冰冰的开口道。

活阎王一发言,两名年轻警员顿时吓得脸色发白,咕嘟一下将嘴里的东西给咽了下去。

他俩有种强烈的预感,自己要是敢吐车上,他们那个死爱洁癖的费队长一定会把他俩直接原地捏死。

“不不不,队长,我没吐,你别生气~就是这车太快了,我刚才有些不适应,不过现在好了!”小张看了前面的男人一眼,一脸紧张道。

小宋也苦丧着脸,忍不住点头附和。

费贺又看了他俩一眼,没有说话,专心开起车来。

十五分钟后。

叮铃铃——

手机铃声响起,费贺看了一眼,是马闻才。

接通电话,马闻才惊喜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老大,我们跟着监控找到那辆救护车了!就在南安市郊区的一座废弃化工厂内。”

“什么?化工厂?”费贺闻言,猛地一踩刹车,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

随即又道:“你小子干得不错,先联系附近派出所的民警先过去查看一下!你和丁建也带几个兄弟赶过去,到现场勘察一下具体情况,有任何可疑问题即刻向我汇报!另外,申请配枪!”

费贺说完便挂断了电话,狂踩几脚油门,一路闪电带火花,惹得路上的司机频频伸出头来想要侧骂。

却在看到费贺那一身板正威严的警装之后,顿时偃旗息鼓,没了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