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恶魔初现(3)忌日(1 / 2)

然而人命关天,破案的线索可能马上就要找到了,费贺他们自然不可能放弃。

“阿姨,请问那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费贺一双锐利的眸子,看着眼前的老太太,仍不死心地,快速追问道:“还有,您刚才为什么说攸攸又失踪了?”

李秀丽一开始没有答话,一双眼睛只是定定地看着费贺的肩膀。

那上面佩戴着的是,费贺从警十年来用赫赫战功换回的荣耀,一枚两杠三花的一级警督肩章。

费贺见状,在内心暗暗道了声,特么的,看来今天这身警服他穿对了!

果然,不等费贺多想。

眼前的老太太就再次长叹一声,低声道出了实情。

“唉,小伙子……阿姨也就不瞒你了。那天.........其实是,攸攸他姐姐清寒的忌日!十年前,攸攸和他的双胞胎姐姐在一次放学回家的路上,曾被境外的一个犯罪组织所绑架,失踪了很多天。”

“我们当时找了很久,整个临江市的所有警察全部出动,却始终没有找到他们姐弟二人。后来,我请求一位远在国外的老战友帮忙,终于在境外的某座三不管岛屿上发现了他们的踪迹,并请求国际刑警帮助,这才从那伙人的老巢救回了攸攸。”

李秀丽此言一出,客厅内顿时安静的出奇。

就连房间内疯疯癫癫的邹雪芳也停止了浅唱。费贺不知道她是不是哄宝宝把自己给哄睡着了。

此刻,他的内心被震撼的无以复加,更别提他身后的那两个小警察了。

令他们吃惊的,不止是眼前这位朴实无华的女士,那骇人的背景。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起绑架案受害者之一,沈攸的年龄。

沈攸现在十七岁,如果绑架案发生在十年前的话,那么沈攸当时不是只有七岁???

那还只是个半大点儿的懵懂小孩啊!

草!

三人心里暗骂一声。

心中复杂的情绪难掩,眼底是压抑不住的怒火。

这些犯罪分子,当真是泯灭人性,猖狂至极。

然而,这还没完。

李秀丽继续回忆道:“当年,他姐姐清寒为了救他,被那伙畜生给活活折磨死了,只有他一个人被赶来的国际刑警救下后,护送回了华国,从那以后他就彻底变了一个人。沈家也变了,你们看,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疯的疯,魔的魔,哪还有个家的样子……只是可怜了我两个乖孙儿啊~~~呜呜呜.......”

李秀丽话音一落。

一向波澜不惊,掌控全局的费贺脸色霎时大变,滕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吓了老太太一大跳。

他神色凝重,疾声道:“阿姨,如此说来,沈攸上周在他姐姐的忌日买了菊花,去公墓祭奠死去的姐姐。难道说他姐姐所在的公墓,竟然不在临江,而是在我们...南安市吗?

李秀丽见他神情严肃,也停止了哭泣,连忙点头回答道:“不错,正是在南安的永安公墓,青山路8号!”

“阿姨,谢谢你提供这么重要的线索。有消息我会及时联系你,这是我的名片,您也可以随时给我联系!”费贺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弯下腰客客气气地放在了玻璃茶几上没有血迹的地方。

随后,他立刻和李秀丽告辞,带着两位小菜鸟快步下了楼。

正在这时,费贺的手机铃声响起,来电显示是“技侦薛云”。

“喂,小云,怎么样?有什么发现?”费贺接通电话,瞥了眼一旁傻愣着的两人,将手里的车钥匙抛了出去。

“去化工厂!”

小宋很有眼力见儿,抢在实习警员前头,一把接下费贺抛过来的钥匙,屁颠屁颠发动汽车去了。

小张颇有些紧张的坐在了副驾驶,压根儿不敢和后排的冷面活阎王坐在一起。

费贺坐在后排,脸色阴沉,神情不是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