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恶魔初现(7)倒计时(1 / 2)

黄志勇神色动容,好一会儿才道:“我知道了!我会尽快!”

“另外,你小子...注意安全!

费贺听到这句话,很是意外。

这个倔老头儿,今天这是转性了?!

居然叫他注意安全,这还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十年了,他从警整整十年了,大小案子破了无数,和歹徒对峙的凶险场面也经历了至少不下二十次,可是黄志勇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般........

费贺眉目紧蹙,心中一沉,直觉这位老领导一定知道些什么。

他只知道黄志勇是在十年前从外地上调到南安市局的,可究竟是从何地调任,这就无从知晓了。

他在电话里并没有多问,匆忙应和一声,便挂了电话。

等费贺从车上下来,迈着大长腿快步赶到里三圈,外三圈封锁的案发现场。

却赫然发现,几个举着长枪短炮的当地媒体记者,正一脸兴奋地拍摄着案发现场。

副队长王建平带着队里的两名年轻刑警,还和其中为首一个短发红衣,浓妆艳抹的女记者起了冲突,两人似乎是在争执什么!

他的脸,几乎是在一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费贺一眼就认出,那是南安市有名的女记者孙可欣!南安市头号制药大亨——孙家林的外甥女。

这个女人穿着一身暴露的职业装,胸口开的很低,还一个劲故意往王建平身前怼,直接把王建平和几名刑警闹了个大红脸。

而她身后几人就趁机大肆拍摄现场死者尸体,该拍的不该拍的,都一应俱全拍了个全。

这些人,也都是来自南安市的各大媒体,除了其中一个尖嘴猴腮,面孔陌生没见过外,其他人,费贺都还有些熟悉。

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媒体,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费贺的火气瞬间就上来了。

“你们是哪家媒体的?谁准你们拍摄案发现场的?!”费贺冷冽威严的声音响起,顿时吸引了全场人的目光。

几名偷拍的记者,现场忙碌的民警,和一众发现凶案的墓地工作人员全都看了过来。

副队长王建平一看费贺来了,简直像是看到了救星,三两步快跑到费贺身边诉苦道。

“老大,这些媒体不知道从哪儿得的消息,我们的人才刚赶到这里没几分钟,就一窝蜂似的全涌了进来,拦都拦不住!”

“尤其是为首那个女记者,嘴皮子泼辣,十分的难缠!”王建平瓮声瓮气的,觉得自己竟然连这点事都办不好,说话的时候都有些不敢看费贺。

那个短发女记者孙可欣好像来头不小,而自己马上又要退休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费贺知道他的顾虑,也没有说多余的话。

他眼神阴郁地快速扫了那几人一眼。随后,拍了拍这个老搭档的肩膀,示意他来处理。

王建平感激地看了眼费贺,心中十分的佩服。不畏势力,不畏强权,不愧是他们南安市局的标杆人物!

“咔嚓——”

两人说话的空当,那名短发妖娆的红衣女记者孙可欣,一见到气质出众,相貌绝佳的费贺,眼睛顿时亮了一下。

在看到费贺肩膀上的一级警督的警徽时,笑得更加妖娆了。

她举起手中相机,对着费贺的脸,迅速按下了快门键。

然后就踩着一双白色恨天高,扭着曼妙的水蛇腰,眼波含水,带着万种风情朝着费贺走了来。

王建平顿时脸色大变,特么的,这女的不会是看上费贺了吧!

他耳边费贺的声音响起,:“老王,这些媒体出现的时间,太巧合了,总感觉有些不对劲。时间,地点都错了!”

王建平回过神来,听着费贺的话有些懵。

不过,少顷他也反应过来了。

这批记者几乎是和他们前后脚到,甚至几家媒体就像是早就约好了似的,在命案发生的短短三十分钟内,人就已赶到了永安墓地。

难道说,是城北派出所的民警透露了消息?还是说他们刑侦总队里有人违反了规定?

王建平心中惊疑不定,看向费贺:“老大,那现在怎么办?把这几个可疑的记者全都控制起来吗?”

费贺看了一眼远处的死者,其中一人胸前插着一把尖刀,另一人同样胸部中刀,一刀致命。

三名法医人员正在其中一位死者的指甲上,提取到了什么东西。

他快速扫视了四周一圈,发现死者附近,除了一座安静伫立在一旁的灰色小房子外,周围没有任何遮挡物。

他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个房子一眼,发现门似乎没有上锁。

费贺眼神猛地一凝,看向王建平,拔高声音道:“老王这边我来处理,你带着弟兄们,以最快的速度带着搜救警犬将永安公墓还有后山,全部搜寻一遍,要任何异常务必联系我。我怀疑.......有人还藏在后山,要快!”

费贺的话,犹如一道晴天霹雳,炸得王建平里焦外嫩。

他震惊地看了费贺一眼,却发现费贺给他暗中打了个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