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恶魔初现(18)爆炸(1 / 2)

想他叱咤官场半生,土都快埋到半截膝盖骨了,何时受过这种窝囊气!

殷忠正黑着脸,闷声道:“咋滴?还要崩了劳资不成?”

其实沈清寒刚刚一看到是他,早就放下了手中的枪。

这时候一听到他这么说,回头意外看了这位省长一眼。

旋即伸出右手一板一眼,朝对方比划道:“你别再说话了,我们快去那边救人!还要拆很多炸弹!看到了吗?整整一船的炸弹,没时间了!把你的人叫几个过来,我掩护你们把船上的几个警察救下去,带着外面那小子离开。我去把船开走!利远号不能停在这里!”

沈清寒脸上表情非常认真,她一口气比划完,看了一眼殷忠正,这才转过身子,几步上前再次打开了木箱子。

殷忠正目瞪口呆,神情震惊!

这个邪门的小子,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刚刚这番话意味着什么。他这是要牺牲自己,成全所有人吗。他,凭什么?

殷忠正板着脸,环视了一眼满屋子沉甸甸的箱子,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间。他刚才一下来就闻到了血的味道!

难道,老黄他.....

殷忠正心情沉重,一时不敢再想下去。

等他来到沈清寒跟前,沈清寒已经相继打开了两口木箱子。

箱子内的一幕,顿时让迎上来的人,倒抽一口冷气。

他一个大跨步上前,帮着沈清寒把剩下两个箱子全部打开了。

浓郁的血腥味,再次扑面而来。

刹那间,四名浑身是血,伤痕累累的人,映入两人视线。

他们此刻正奄奄一息,横在箱子底部。

其中鼻青脸肿,伤势最重的一人正是黄志勇,另外三人虽然面孔陌生,但也都穿着警服,这显然就是那三名来自临江市的刑警了。

似乎是为了防止几人逃跑,他们的身体某些关键部位已经被人扭断了,骨头关节扭曲成诡异状,看得殷忠正瞬间红了眼。

“妈的,劳资要让他们血债血偿!”殷忠正低吼着,爆发起了雷霆之怒!“这帮....畜生!!!”

\"他们怎么敢的!”殷忠正暴躁得像一头择人而噬的雄狮。

他小心翼翼想扶起黄志勇,却又怕造成二次伤害。

“老黄,老黄!!!”

他焦急唤着,可惜箱子里的人没有半点回应。

一旁的沈清寒拍了拍他,示意他将人放下。

没想到,殷忠正却是霍然起身!

“狗日的,劳资出去毙了他!”他红着眼,捡起地上的便携式冲锋枪,抬脚就要冲出去!

沈清寒有些头疼,她一把拽住了对方的袖子!

“干嘛,连你也拦着我?!”殷忠正满脸愤怒,回头朝着沈清寒低吼出声:“那些畜生不该杀吗?”

沈清寒垂眸,在衣服口袋掏了掏,然后抬起左手。

八颗浑圆饱满的颗粒状药丸,正安静躺在她手中。

四颗红色的是止血散,四颗白色的是麻醉止疼药,她刚刚花费了80积分,从系统那里换来的。

“救人要紧!”沈清寒右手比划了一下手语,然后就掰开黄志勇的嘴巴,把手中的一白一红两颗药丸,快速喂了进去。

殷忠正哽住了,果然收回了脚步。

他转身一脸狐疑的盯着沈清寒,生怕她给黄志勇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你刚才给老黄吃的什么?”他端着冲锋枪,眼神锐利而凶狠,语气中还带着责问。

这让沈清寒有些不爽,不得不再次抬头看看了他一眼,眼神变得漠然又冷清。

她这次没有回话,给黄志勇喂过药后,已经转而扶起另一名约莫三十几岁的刑警,掰开嘴唇,喂药,一气呵成。

殷忠正见状,也觉得自己刚刚好像是反应过激了,

“那个...你在这儿看着他们,我去把炸弹拆了!”他略微僵硬地开口道。

这小子虽然邪乎了些,但是从上船以来,俩人一路配合,过关斩将,斩杀大部分杀手。

他虽然不敢保证。自己对此人有多么了解。

但是他敢打赌,这小子绝对不是血狂他们那类人!

刚才是他多心了!

殷忠正挠挠头,想道歉,但是又觉得跟个娘们似的婆婆妈妈不太好,只好转身准备去拆炸弹。

沈清寒低头沉默地给四人喂药,这次没再拦他。

殷忠正早年是从华国西北战区威名赫赫的炮兵某师退下来,转到地方入了警察系统一干就是几十年。

这期间,他也一直致力于学习和研究华国乃至全球最顶尖的拆弹技术,有他在,或许真的能破解了当下的局面。

沈清寒给四人喂过药,准备逐一将四人脖间,手腕,胸口等部位皮下的微型炸弹取出来。

冰凉的军刀,在手中旋转一圈。

噗呲——

刀尖割破皮肉的声音,在空气中微微带出声响。

在殷忠正看不到的地方,沈清寒举起手中泛着寒光的尖刀,一把对准了手下一名刑警的脖子!!!

那场面看起来,真的像在制造什么骇人听闻的谋杀凶案一般!

“卧槽,你干什么,劳资就知道你没安好心!”猫在角落研究炸弹的殷忠正一回头,就看到了眼前惊悚的一幕。

他浑身血液上涌,几乎是想都没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几步飞上前,左脚猛地对着沈清寒踢出一个扫堂腿。

劲风疾驰而过,那恐怖的爆发力,竟然一下子从侧面将沈清寒踹开。

啪嗒——

她手中雪白的,沾着血的鹰酱军刀应声而落。

被鸡贼的殷忠,正眼疾手快捡起握在手里。“被我逮个正着,你还有什么可说?!”

殷忠正转手将军刀对准了沈清寒。

他这一脚力道,可不小,差点没把沈清寒胳膊踹断了。

“系统,我能把他打晕吗?”沈清寒龇牙咧嘴地捂着胳膊,幽黑的眼眸死盯着殷忠正,眼底是压抑不住的怒火。

她忍这个老头,很久了!!!

不信任是一回事,被打又是一回事!

系统:“宿主,你可以试试!但是殷忠正有不少功德在身,打他你会遭到反噬的,譬如,你打人的手会马上肿胀成胖猪蹄!”

沈清寒:“.........”

算了当她没说。

沈清寒闭了闭眼,克制住心中极致的怒火,熟练地掏出本本,速度飞快地在上面写着什么。

再抬头,沈清寒面无表情地把本子递给对方看。

殷忠正还拿着她的军刀,他眼神戒备,一脸警惕的看着沈清寒,心底告诉自己不要再相信这小子的鬼话了。

可当他看到本子上的一行大字时,黑色的瞳孔骤然暴缩成针。

发黄陈旧的纸张上,几个狂舞的彪悍大字,似乎在彰显着主人的愤怒。

“他脖子里有微型遥感炸弹!”

殷忠正脸色刷白一片,他神情骇然,猛然回头惊恐地看向了刚才那名疑似被沈清寒抹了脖子的警察。

却听见——

微弱的,滴滴滴的响声,正从那名警察的脖颈间传来!

那是,人体内微型炸弹被触碰后,即将爆炸的声音!!!

卧槽!完了!

殷忠正目眦俱裂的瞪着眼前一幕,心中如是想着。

他们要死了!一切都要结束了。

一颗微型炸弹,必然会引起整条船上的炸弹连锁爆炸,这死伤后果有多恐怖,他都不敢想象!

殷忠正脊背发寒,浑身汗毛瞬间倒竖,心中全是后悔与不甘!

电光火石之间,一道黑影飞速闪过。

沈清寒一把夺过他手里的尖刀,飞快扑到那名警察的跟前。

在恶魔终结者之眼的辅助下,三两下火速将其皮下大约三厘米深处的一个黑色小盒子挖了出来。

那枚黑色微型小盒子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各色细致纹路,正中间还有一个不断闪烁着红色微光的红点。

如果刚才没有被踢开的话,沈清寒是有时间将其拆除的。

可是现在来不及了!黑匣子上的时间,只剩下0.50秒!!!

砰砰砰——

哗啦啦——

哗啦啦——

底部船舱,一个密封的玻璃被重物猛然砸碎的破碎声音响起,厚重的玻璃当场碎了满地!

殷忠正只感觉浑身血液都凝固了,他惊恐地看着沈清寒举起灭火器的血红右手,嘴唇都在颤抖!

他,刚才都干了什么!!!

殷红的鲜血裹挟着仅剩下0.14秒的黑色匣子,被沈清寒的右手大力抛出,又重重砸入江中!

另一边,二楼货轮驾驶室一旁的房间里。

此刻气氛有些剑拔弩张。

居中的黑色皮质椅子上。

血狂两只脚大大咧咧放在一旁的桌子上,食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打着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