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恶魔初现(19)被耍了(1 / 2)

“叮!恭喜宿主成功终结F级恶魔“血狂”,获得积分35点,现有积分为305分,可用于兑换技能,添加自身属性点,亦或是升级恶魔终结者之眼。”

系统熟悉的声音及时响起在耳边。

沈清寒抬头,缓缓看向江中三百米处的大批警察,和白色快艇上几名身穿白大褂的急救医生。

她吐出一口浊气,嘴角微微上扬。

黄叔叔马上就得救了,沈清寒想。

她收回视线转身离开,没有去管插在血狂脖子里的尖刀。

她还是一名学生呢,学校禁止携带管制刀具,带着把尖刀不合适!

“卧槽,太嚣张了!”祖世昌眼见对方杀了人,又当着警方的面大摇大摆离去,脸都绿了。

他盯着对方的背影,眼神中满是狠辣,在耳麦里朝狙击手爆喝一声!“狙击手开枪,快开枪,给劳资当场击毙!不能让他跑了!”

几乎是在祖世昌话音刚落的刹那,他又猛然想起了什么!

是了,炸弹,船上有整整一船的炸弹!

祖世昌脸都白了!

龙西省公安厅厅长张双权红着眼怒吼。

“停下,快停下!船上有炸弹,都给劳资停下!祖世昌你疯了!!!”

几名狙击手早就已经将狙击镜头,对准了沈清寒的背影。

砰的一声枪响!

一名狙击手率先发出一枪!

高音速子弹顷刻间撕裂空气,又划破静寂的江面,径直爆射到了对面的甲板上。

江面上的所有警察都在这一刻屏住了呼吸,满脸惊骇地看着不远处的利远号。

但愿这个凶手身上,没有炸弹,众人这样想。

然而,令人骇然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沈清寒背后像是长了眼睛一般,不仅步伐诡异,躲避了远处飞来的子弹,同时她的身影骤然暴缩,诡异扭曲了一瞬,整个身形猛地闪向一旁的房门。

锈迹斑驳的铁门被大力撞开,沈清寒整个人滚进去的同时,随手就朝身后的甲板外面,抛出了一个3cm见宽的黑匣子!

而那个黑匣子,赫然正是她刚刚从一名年轻刑警脖子里取出来的!

不过眼下已经被她弄报废了,里面可能还剩下一点点残留的粉末,引不起爆炸,不足为惧!

房门从里面被重重关上了。

“警察叔叔,陪你们玩玩!”屋内的沈清寒喘着粗气,背靠在斑驳的门板上,心底满是戏谑。

房间内,不止她一人。

角落里的地上还躺着两个死人,是沈清寒在之前潜入房间时,杀死的。

死人身下,还压着两个浑身乌青,中了剧毒的将死之人。

一人是杨广峰,而另一人正是费贺。

两人被催眠之后,又被血狂的属下,注射了毒针!

看这样子,像是已经死了。

沈清寒眼神冷漠,冰冷的视线扫视着地上的针管,眼底不带一丝温度。

她本不想多事。

这两人她不认识,恶魔终结者之眼也没有提示,说明两人不是穷凶极恶之徒。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牵连这些无辜的普通人。

他们不放过自己和弟弟也就罢了,为什么竟也容不下这些不相干的普通人。

沈清寒起身挪着步子靠近角落。

她扒开两名杀手僵硬的尸体,下面两个男人的身形,才彻底暴露了出来。

其中一人身材修长,身穿全球顶奢名牌,乌青的手腕上还带着一块339万的百达翡丽,一看就是被人娇生惯养,精心呵护大的门阀贵公子,可如今却是不明不白,就这么曝尸荒野。

另一人五大三粗,身穿黑色保镖制服,显然是身旁贵公子的保镖!

沈清寒骨节泛白的双拳紧握着,眼中的浓郁的恨意几乎要化为实质,喷涌而出!!

“阿——布——都!!!”她心底的愤怒,此刻毫不掩饰的涌现在脸上,坤沙.马克里布圣地十二恶魔之一,有着“地狱深渊”之称的Abaddo,从此将再无宁日!

屋外,甲板上。

“咔嚓——”

子弹快速穿过微型炸弹的匣子,瞬间将其射了个对穿,黑色匣子应声而裂,在甲板上惊起剧烈浓烟!

“撤退,快撤退!”祖世昌和张双权脸色瞬间骇然大变,江面骑警全部惊恐的望着不远处的一幕,一时间慌作一团。

祖世昌嘴皮干涩,哆嗦个不停。

张双权血红着双眼,在部下的掩护下,准备迅速朝对面江边撤退。

叮铃铃——

正在这时,张双权的电话铃声响了。

来电之人是殷忠正。

快艇上的张双权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右手微微颤栗着按下了接通键。

“喂,老张,磨蹭什么?人来了没,快点叫医生上来,老黄他们几个快不行了,人本来就受了伤,又从皮下取出几个微型炸弹的黑匣子,现在十分虚弱,赶紧让医生上来把人抬下去急救。”

殷忠正焦急又疲惫的声音显得有些空旷,他人似乎是在船舱里,因为还有回音传来。

张双权心想,领导,马上船都要爆炸了,来不及了!连你和老黄都会被炸飞!

可他不敢这样说。

“来不及了,领导!”他嘶哑着声音,瞪着甲板上的滚滚浓烟,心里头把祖世昌连同他的八辈祖宗骂了个狗血淋头。

“什么来不及了?我叫你带人赶紧过来!”电话那头殷忠正的声音继续传来:

“哦对了,你让医生放心上船,他们几个人 体内的微型炸弹已经被那小子成功拆除,是个黑色的小匣子,东西现在已经报废了,可能还会有一些粉末残留,最多会有烟雾产生,不会引起爆炸,叫他们不要害怕。上船救人要紧!”

“还有,你们有没有在甲板上看见那小子,他扮成了血狂的模样,去二楼船舱找血狂了,那小子出手狠厉,我让他给我留个活口好回去问话,也不知道那小子留了没。”

张双权闻言先是一愣,紧接着整个人顿时精神一震!

假扮血狂,黑匣子,烟雾.........

特么的,这可不就是甲板上正在上演的那一幕吗?

搞了半天,他们居然全都被人给耍了!

“领导我们这就上去,具体情况上去再向你说明!”张双权心头大石落下,迅速挂了电话。

然后脸色一黑,朝着撤退的众人吼道:“那个弹匣是空的,没有危险,全都给劳资上船,医生救人,船上有伤员!”

他说着,一个剧烈冲击加速,一马当先骑着快艇,迅速靠近了“利远号”。

已经撤退了近八百米远的祖世昌见状,傻了眼。

所有特警收到命令纷纷开着快艇,重新向着货轮的方向前进。

同时货轮不远处的半空中,直升机也缓缓靠了过来。

吊梯重新被抛出,从上面迅速爬下来了一男一女模样的两个刑警。

两人正是费贺队里的宋耀辉和于连。

靴子落地的声音,沉闷地砸在甲板上。

二楼船舱驾驶室旁的房间内。

沈清寒听着外面的动静,皱了皱眉。

人来了,她该离开了!

只是,地上这俩个中了毒针的人,该怎么办?

这种毒针是孙家林研制出来杀人的,血狂手中也有不少,前面的桌子上摆了好几只。

里面的成分是孙家林派人从北冰洋极地,纽岛.霍克斯湾,一种海底藻类中提取的剧烈毒素,名为qSp。

能在短时间内,麻痹人的中枢神经系统,使人瘫痪,呼吸衰竭,对人使用后,危险期仅为半个小时,如果这期间不能及时救治,中毒者必定会当场死亡。

她现在通过恶魔终结者之眼,能够清晰地看到毒素已经到达了两人的五脏六腑,全身血液,脑部神经和全身骨神经系统已经全部被毒素侵蚀,可以说已经是回天乏术了。

虽然她复制了血狂和孙家林的制毒术,能配制出解药。

但是,她现在手头并没有研制出解药的医学器材,和这种相对应的深海藻类植物。

“系统,有没有能救他俩命的药?”沈清寒在脑海里问系统,心中还抱有最后一丝希望。“如果没有解药,哪怕是延缓症状也行。”

系统:“有的,宿主,但是一颗qSp毒素的解毒药片,需要耗费三百积分,请问现在需要兑换吗?宿主。”

沈清寒:“.........”

沈清寒苍白的表情,有一瞬间呆滞。

随即她的脸更加苍白了。

她刚刚,好像一共才挣了多少积分来着?

哦,是305积分值,这都还不够兑换两颗解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