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恶魔初现(20)质疑(1 / 2)

底层船舱里。

殷忠正威严十足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好了,除了爆破和拆弹人员,其他人全部下船,和货轮保持安全距离,以防出现意外。”

沈清寒刚从台阶下到底层的拐角处,就发现舱内哗啦啦站了一屋子荷枪实弹的武警特警,最前面还站着三个白衬衫大佬,其中一人正在和殷忠正争执着什么。

祖世昌急头白脸,语气十分暴躁:“老正,刚才甲板上那个杀了血狂的凶手是你的人???”

殷忠正闻言,脸上神情顿时大变,再没了往日的风度。

他眼神冷厉的紧盯着祖世昌,开口质问道:“祖世昌,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凶手是我的人?我不认识他,但是人家豁出性命救了我们四个人民警察,拆了他们体内8枚微型炸弹,又替我们除掉了一个杀手组织,整整54人,包括血狂在内的54个手染鲜血,穷凶极恶的专业杀手!祖世昌你真该庆幸,这一船的杀手,没有跑到你沪上去!!!”

祖世昌不说话了,他呼吸急促,鼻翼急剧收缩着,显然被这句话气的不轻。

另外两个白衬衫大佬,龙西省公安厅厅长张双权,南安市副局长赵汉庭站在一旁,也是一脸不悦的看着祖世昌。

张双权从中劝和:“好了,世昌,我们在这里只会碍手碍脚,船上的东西终究是个隐患,不要再打搅老正了,不然出了事,上头怪罪下来,你我可都担不起后果!”

说罢,和殷忠正打了声招呼,带着赵汉庭等几人离开了。

屋子内的武警,特巡警都是沪上警方祖世昌手下的人,众人望着祖世昌,等着他发话。

祖世昌看着一屋子的炸弹,头皮发麻,脸色黑如锅底:“我们走!”

祖世昌虽然带着武警特巡警快步离去,但还是给殷忠正留下了10个来自沪上的顶尖拆弹专家和16名爆破队员。

“这个暴脾气的驴世昌,劳资早晚收拾了他!”殷忠正蹲在一口木箱子前,一边研究着箱子内从未见过的窝毒国新型炸弹,一边骂骂咧咧。

沪上的拆弹专家,爆破队员们:“。。。。。”

顶头上司被人骂是驴,众人也不敢回话,只专心研究起箱子里的炸弹来。

只是,不到一会儿。

包括祖世昌和一众拆弹专家,爆破队员在内的所有人全都皱紧眉头,一脸苦闷。

“妈的,怎么会全是紫色的线?这少说有上千根,跟蜘蛛网似的,究竟哪根才是,哪根才是.......???”殷忠正额头冷汗直冒,双目喷火地盯着躺在箱底的遥感炸弹,抓耳挠腮,束手无策。

“传感控制器又在哪里,为什么会没有?这明明是遥感炸弹,没有终端控制器怎么传输遥感数据结构?连定时装置,起爆开关也没有,这么多蚂蚁孔洞是干什么的,这真的是炸弹吗?”

殷忠正面露难色,嘴里不停地碎碎念着。

他身后,一道瘦长的黑影忽然闪过,带动一阵微凉的劲风吹来。

下一秒,殷忠正手中的Swiss组合专业工具钳被人拿走了。

咔咔咔——

转眼间,密密麻麻,纵横交织的紫色蜘蛛网中,有三根细如发丝的微纳米线条被挑起后,又从中一下剪断。

“妈的,谁准你动炸弹的,你想死.......”殷忠正怒气中冲,猛地回头一看,话到了嘴边,却被他硬生生咽了下去。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沈清寒。

不过,她已经变回了孙康的模样,顶着血狂的脸招摇过市,她担心会被警方狙击手的子弹射成筛子。

“你来了就好!”殷忠正见来人是她,面上顿时一松,重重吐出一口长气。

他没在说话打扰对方,只全神贯注地盯着他手中繁琐的动作。

在殷忠正眼里,对方既然能徒手拆掉人体内的微型遥感炸弹,那么拆除眼前这些应该也问题不大。

身后有人围了过来,是那几个来自沪上的拆弹专家,以及匆匆赶来的费贺和宋耀辉。

看着沈清寒的操作,有人目露震惊,有人神情不屑。

费贺一看到沈清寒扮演的孙康,就忍不住想上去摁住这孙子。

他一旁的宋耀辉见师父有动作,顿时也一脸警惕,虎视眈眈地盯着沈清寒,随时准备待动。

然而,当费贺看到沈清寒手里的炸弹时,又不得不克制情绪,暂时隐忍了下来。

沈清寒不用抬头就知道他跟来了。

因为她的恶魔终结者之眼,已经扫描到了身后传来的,微弱的qSp毒素的气息。

看来有了系统的药,他活的很好。

沈清寒从工具箱中掏出一根约莫18厘米,细长的绝缘体金属针,对准上万个蜂巢似的其中一个孔洞,就刺了进去,然后再把长针向右轻轻一转。

“咔哒~~~”

里面微弱的脆响传来,有什么东西似乎被打开了。

滴滴滴——

滴滴滴——

滴滴滴——

刹那间,一连串紧促有力,清晰刺耳的的警报声从沈清寒的身上,迅速扩散开来。

“卧槽!!!他身上有炸弹!!!”

夺人心弦的声响,瞬间骇了周围人一跳。

所有人一蹦三丈远,一脸惊惧的瞪着她。

殷忠正皱紧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正想开口问一下沈清寒。

却见一名宽头硕面,长着鹰钩鼻子的沪上拆弹专家,满脸惊恐的怒指着沈清寒的鼻子,劈头盖脸指责道。

“草,炸弹怎么会在你身上,你是不是故意启动炸弹的,想要把我们都害死在这里,是不是!!!!”

他一开口,另外一名拆弹专家也是面红耳赤,情绪显然十分的激动。

“没错,这炸弹本来还没动静,她捣鼓了几下,你们看现在这个炸弹显示时间了!妈的,时间居然还是投影在炸弹上方的,只剩下十分钟!!!!我们全都完蛋了,一屋子的炸弹,不可能拆除的!”

他语气不善地质疑她刚才的举动,就差说沈清寒是故意的了。

“草他妈的,你这个坏种!”有人怒目而视,出口成脏,骂她是坏种。

殷忠正顿时面色一寒,怒道:“都给劳资住嘴!”

他一出声,几人顿时安静了。

殷忠正一脸尴尬,转头对沈清寒客客气气道歉:“小伙子,你可千万别生气,我下去就让人狠狠地收拾他们!”

沈清寒闻言,停下了手中拆除晶片的动作。

她双眼冷漠,似笑非笑地盯着那个骂她的专家,垂眸间,手中18厘米的硬质金属针瞬间朝着对方飞了出去。

屋子内,没有人看清她是怎么动作的。

只是那长针速度快的惊人。

费贺瞳孔暴缩,转身就要去抓。

那金属长针却刺破他的手边,撕破空气,又穿过人群,径直擦过那人肥大的耳尖,直直插在了不远处的木质墙壁上。

一半深深插进木板,一半暴露在外,留下两滴猩红血痕!

船舱内骤然死寂一片!

只差一寸,只差一寸那人的脑袋就会被18cm的长针当场洞穿!

咕嘟一声,有人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瞪着她,那眼神像是在看什么怪物!

没有人出声,包括那个骂她是坏种的人。

他捂着流血的耳朵,眼神恐惧,全身都在发抖。

殷忠正人麻了,他看着沈清寒手中骤然出现的七个黑匣子微型炸弹,脸都白了。

费贺死盯着对面的沈清寒,那吃人的眼神,简直能把人盯出个窟窿来!

周围都是恐惧又隐忍的视线,那种压抑到骨子里的不善,她感觉到了。

这一瞬间,沈清寒想,算了吧,不拆了,或者叫这些人出钱,她可不想吃力不讨好的做个老好人。

她再次停下手中的动作,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破烂的皮质本本,笔尖飞速在上面舞动着,刷刷刷几秒写下一句话,递到人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