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恶魔初现(25)隐情(1 / 2)

还有一点,费贺想确认的是——字迹!!!

他在船上见过那个男人写的字,字迹锋利,龙飞凤舞,气势磅礴如滔滔松江之水。

如果眼前这人........

费贺还没得及多想,手中雪白的纸片,被人一下抽走了。

他一愣,连忙将手中的笔也递了出去。

“笔给你,沈攸!不要急,慢慢写!”费贺一脸惊讶,一时有些意外对方突如其来间的配合,语气显得略微缓和了些,就连脸上的线条都看着柔和了不少。

要不是沈清寒在江底见过这人真实的样子,还真是会被他的假象给蒙蔽了。

她写的很慢,一笔一划,笔下的字迹圆圆滚滚,又短又胖,稚嫩得和她整个人的风格都有些不搭。

违和,十分的违和!!!

费贺看的直皱眉,眼底失望的情绪止不住的外泄。

看来,沈攸不是船上那个人。

但他还是用手机把对方写下的两个字拍了下来,这部黑色小米手机是宋耀辉的备用机,里面存了不少宋耀辉和他女朋友的私密照。

费贺把船上偷拍的那个男人的字迹,连同刚刚这副照片发给了薛云,顺带让她再去一趟沈攸家,去他房间看看沈攸平时的字迹,让她找专家鉴定一下三者是否属于同一人。

费贺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

他垂眸,看着沈攸写字的时候的手,瘦削白皙而修长,像是弹钢琴的手。

和船上那个男人粗糙中带着厚厚的枪茧双手,截然不同。

也是,华国人口基数庞大,残疾人口总数更是惊人。光是聋哑人就占了总残疾人数的18%,数量大约在1500万左右。

或许,这两人只是碰巧都是个哑巴,是他多心了。

这一会儿,沈清寒已经写好了。

她停下手中慢悠悠晃着的笔尖,几乎是同一瞬间,费贺就看了过来。

他全神贯注地盯着雪白纸张上,一行幼稚的,圆滚滚的字迹,只一刹那,就瞬间瞪大了桃花眼。

〖我带你去找阿布都!〗

短短一行字,却让费贺心神俱颤,险些失控。

“沈攸,你怎么会知道阿布都???”费贺语调上扬,整个人都被对方写下的话给震惊住了:“你在哪里见过他?”

沈清寒没有回应他的话。

她自顾自的低着头,自虐式的用锋利的银色钢笔尖,一下又一下,狠狠地扎向自己泛着青色,布满疤痕的手腕。

动作重复而机械。

殷红的血珠,沁红了银白色沾满黑色墨水的笔尖。

她就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似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草!”费贺抓狂了,他刚刚的感觉没错。“沈攸,你干什么!停下。快停下!”

费贺上前一下子紧紧抓住对方的两只手臂,力道大到出奇,钳制得对方再不能有多余的动作,才趁机取走了对方手中握着的钢笔。

医生的话也没说错,沈攸他在自残。

“宋耀辉,叫医生!”费贺朝门口吼了一嗓子,转头看向病床上的人:“沈攸,不要伤害自己!你舅舅马上就要来了,他看到你这样他会难过的,你知道你的外祖父母,你的爸....”

算了,不提沈斯年那个人渣也罢。

“你的妈妈还在家里等你回来。”费贺第一次这么耐心的哄一个人。“你这样只能让亲者痛仇者快,沈攸,既然你说要带我去见阿布都,那就去吧!你见过他 ,知道他的藏身之处是吗?我答应你了!”费贺妥协了。

“ 不行!我不同意!!!”病房门再次被人大力打开,一个身穿灰色西服,带着眼镜的男人愤怒地走了进来。

来人正是沈清寒的舅舅,邹政德。

他身后还跟着去喊大夫的宋耀辉和匆匆赶来的急诊科主任和一个端着医药筐的女护士。

“抓坏人是你们警察的事!攸攸她还小帮不上什么忙的,我必须带她回家,我们回家治疗!”沈清寒的舅舅,邹政德黑沉着脸,两三步跨到病床前,一把掀开费贺,拦在沈清寒的病床前,活像一个护崽的暴怒狂狮。

“攸攸她还只是个孩子,她还要上学,我请你们不要再来打扰他了!”邹政德红着眼坐在病床前,看着沈清寒冒着血珠子的手腕,喉头哽咽,眼泪夺眶而出。

“好好的孩子,被他们磋磨成了这样!是我不好,都是舅舅不好,攸攸,舅舅求你了,不要再伤害自己了好吗?我们回家,舅舅给你找全世界最好的医生,我们不在这里治了!”

费贺重重叹了口气,靠在了病房的墙壁上。

一旁,地中海急诊科主任的头更秃了。

他走上前,看着坐在病床上的邹政德,翁声翁气开口道:“你是患者家属吧?你也看到了,他流血了,最好还是包扎一下,让他好好睡一觉。不过,我得提醒你,他体内可是有群岛类蛇——鼓腹巨蝰的毒素和剧烈麻醉物质七氟烷的残留,你要是想带他走,出了事,我们医院可不担责,一会儿你要是办理出院手续的话,必须跟我回去签个责任承诺书。”

他一边说,一边让护士帮忙挽起沈清寒的袖子。

袖子高高撸起的那一刹那。

各种密密麻麻,新旧交错,深浅不一的伤口和疤痕,遍布在眼前这人瘦削的手臂上,看起来恐怖又骇人。

护士小姐姐的脸白了,险些控制不住惊叫起来。

邹政德脸色煞白,嘴唇哆嗦着。

费贺见状也跑了过来,看着当下一幕,眼前差点一黑,绷不住了。该死的沈斯年,虐待罪跑不了了,必须让那个王八蛋吃几年牢饭才行。

他拿起备用手机,直接给泾河派出所的所长张彭飞拨了个电话。

“喂,张彭飞,我费贺,那个沈斯年认罪了没有?没有?没什么,就是我这里找到了新的证据,对,就沈攸,那孩子胳膊上全是刀伤,烫伤,烟疤伤,有过去的旧伤疤,也有最近留下来的新伤,有的看着像是刀片留下来的,这样吧,我建议你们直接把相关资料递给检察院,交由法院,给这孙子定罪吧!”费贺深呼吸一口气,觉得心头堵得慌。

沈清寒静静听着,没有反应。

帮忙包扎的急诊科主任额头冒着薄汗,生怕弄疼了她。护士小姐姐悄悄地看了一眼沈清寒,又小心翼翼给她把另一侧手臂上的袖口也卷了起来。

同样是触目惊心的伤疤,刀伤,烫伤,一条扭扭曲曲,蜈蚣似的缝线,还有各种淤青。

护士小姐姐瞬间红了眼,急诊科主任也是倒抽一口冷气。

“这,这这怎么看着像是...”他神情惊疑不定,语气震惊而迟疑:“这个刀口的宽度,看着像是外科手术刀才能留下的伤痕!还有这条线,这条线是手术缝合才会用到的线!我的亲娘啊,这孩子,这孩子........哎........”

邹政德眼中全是猛烈喷发的怒火,他猛地抬起头:“警官,我能不能杀了他,我能不能杀了沈斯年那个畜生!!!他怎么能这样对自己的孩子,怎么能这样对他?呜呜呜——攸攸啊,对不起,对不起,舅舅来晚了!”

他抱着木呆的沈清寒悲痛大哭,语气里全是对沈斯年的憎恨和对自己的自责。

费贺没有回话,到床前看了一眼,拍了两张沈清寒两侧胳膊的照片发给泾河派出所所长张彭飞。

然后转身离开病房到了走廊外透气。

他在这个叫做沈攸的少年身上,看到了太多苦难,让他觉得有一瞬间的窒息。

病房内,急诊科主任瞪了吓坏了的护士小姐姐一眼。

又闷着头给沈清寒仔细的消了毒,快速包扎了手腕伤口,这才抬起头来看着情绪消沉的邹政德:“哼,原来你是他舅舅啊,我还以为这孩子胳膊上的伤是你弄出来的,差点就报警抓你了!”

邹政德闻言,抬手抹了把脸,嘴唇蠕动几番,表情苦涩:“韩主任,你是个好大夫,攸攸就麻烦你多费心了!”

韩钧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语气调侃道:“怎么,不去国外了?你呀,一看就是喝过洋墨水儿的,总觉得国外的医疗技术和专家好,其实不然,我们华国真正顶尖的医学大神,你还没有见识到!就比如说南安大学医学院的邹政德邹院长!他一出手,鬼斧神工,神鬼莫叹!!!死人都能给你救活了!”

邹政德很是无语的看着眼前的地中海主任,我怎么不知道我这么牛逼的!

韩钧把沈清寒的两条胳膊全部消了毒,又把那条丑陋,长进肉里的蜈蚣线给一小截一下截的挑断拆除,中途沈清寒一声不吭,没有喊疼,也没有抵抗对方的好意。

她手腕以上全部韩钧缠上了绷带,还被对方系了两个漂亮的蝴蝶结来活跃气氛。

忙完后,他带着护士几步走到门口,临了又回头道:“哦对了,沈攸他舅舅你先去前面护士台把费用给交了吧,沈攸的住院卡上还欠着费呢!”

邹政德沉默着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门被关上了。

病房里只剩下舅甥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