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恶魔初现(34)不要回头(1 / 2)

沉重的舱门嘭地一下自动关上了,隔绝了殷忠正向下寻找的视线。

98英尺的距离,是直升机的在这个暴风核心中航行的安全高度。

但,对沈清寒却不是。

她跳下的动作太快,以至于殷忠正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等发现后,他脑袋嗡的一下,脸刷地就白了。

殷忠正倒吸一口寒气,惊魂不定的站起身,透过舱门看着消失在迷雾中的小黑点,鼻头瞬间发酸。

“洞妖?我记住你了!”他瘫坐在机舱的地面上,不远处的座椅下,就是那把92式警用手枪。

“你要是大难不死 ,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拿枪指着你。”

巨大的引擎轰鸣声响起,反导弹直升机自启动航行系统开启,机头迅速调转方向,沿着来时候的路径返航.......

殷忠正红着眼捡起地上的手枪,却赫然发现弹匣里空荡荡的,里面的子弹全都不翼而飞了。

他想起什么,三两步跑到驾驶座位上,往下一摸,15发子弹,不多不少,全部整整齐齐码在下面。

“嘿,我还以为他真的不怕死呢!这个臭小子!”

殷忠正都不知道枪是什么时候被他给摸走的,他内心一阵后怕,忍不住透过玻璃窗再次向下望去。

深海上空,暴雨如黑色水幕一般,垂直悬挂在低垂的夜空。

惊天骇浪在狂暴飓风的裹挟下,猛地掀起一道道无数米高的黑色水墙,不断旋转着卷向天际。

迷雾重重里,哪还寻得到对方的身影。

想必,他早已尸骨无存了吧!

没有人能够在这种极端恶劣的环境下,存活下来。

除非——

他,能再次于绝境中创造生的奇迹,亦或是,他就是奇迹本身。

..........

殷忠正心情沉重,他握着耳机的手,紧了松,松了紧。

“喂,我是龙西省省长殷忠正,现在正在UwR90上,请问刚才跳下去的是你们特战队的人吗?”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还是拿起了手中的耳机,对着麦克风语气急速问道。

过了半晌,熟悉的电流声和那个沉稳的男声,突兀地从耳机里传了过来。

“不好意思,殷省长,此次任务属于机密,请恕我无法向你吐露更多!”

殷忠正挠挠头,撇撇嘴,心道我都看到通行证了。

他语气不甘心道:“那个,我多说几句啊。这人可是个绝世天才,他能在十秒内徒手拆除一枚外军炸弹,还在十几分钟内解决了一个杀手组织,就利远号你知道吧,船上整整54个专业杀手,都被他解决了,那船炸弹也是他拆的,你看看这样的人死了是不是可惜了,能不能跟你们首长说一声派人下去捞下他?也好让他回来为我们报效祖国,是吧?”

“殷忠正同志,请问你是以什么身份说这些话的?”又一道中气十足的威严男声蓦然响起在耳机里。

殷忠正愣住了,什么身份。

他又不认识这个哑巴,但是对方却三番五次救了自己,说是救命恩人,最是恰当了。

“他救过你的命?你龙西省厅办公室里的六个境外雇佣兵,也是他一个人解决的吧?”对方深吸了口气,语调骤然加快:“行了,我知道了。你说的情况,我们会考虑!至于洞妖,我确切的告诉你,我们已经和他失去了联系。这个天气,派人下去寻找,几乎不可能。等风暴过境,我会派专人过来寻找!”

“至于你,殷省长,我们的人就在暴风核心区外围等你!”说完,对方切断了通话。

“你小子,究竟是个什么来头?”殷忠正放下耳机,侧过头习惯性地看向驾驶舱沉默一瞬,自言自语道。

“这下,我可是尽力了!”他说:“能不能活,就看你自己了!”

.........

黑蒙蒙的大海上,暴风骤雨不歇。

一艘孤零零的白色奢华邮轮于飓风怒吼之中,缓慢航行。

二楼某豪奢总统套房。

跪了满满一屋子人,有男有女,有老,还有...少!

为首一人身材高大挺拔,身穿一袭白色大褂,定定站在窗前,目光望向大海。

“boss,东神州海域的天气比之北厄落州还要恶劣,是否需要与孙重新定下交货日期!”

这人弓着腰,说着一口标准流利的东神州华国语言。

再看他相貌,赫然一副东神州,窝毒国人的典型相貌。

柠檬黄的面部高且宽硕,眼角和嘴角向下垂着,眉骨和颧骨高高隆起,脸上一道子丑陋狰狞的疤痕,看起来苦大仇深,凶神恶煞十分的不好惹。

“阿依奴——”

窗前,白大褂的男人开口了,他薄削的唇瓣里,蹦出来的三个字,同样是极其标准流利的华国通用语言。

“tell him,i’ll be extremly happy to see Shen,my perfect escaping experiment in 24hours.\"(告诉他,我会非常乐意在24小时内,见到我在逃的完美试验品,沈。)

男人回过头来,皮肤白到呈现病态。

北厄落州,曼巴人独有的高耸弯曲倒钩鼻梁,如秃鹫锋芒毕露的尖喙一般,直挺挺挂在他瘦削的脸颊中间。

深邃的眼窝中,一双阴鸷的灰色鹰眸,在他说出那句话后,更是压抑不住的兴奋到战栗。

他在笑。

对试验品势在必得的笃定,让他餍足。

“As u will,boss!!!they'd appreciate it!(如你所愿,老板,孙和沈都会感激您的!)”那个被唤作阿依奴的男人,面如其人,话里话外流露出极其的歹毒的恶意。

屋内一群跪着的人,包括那个叫阿依奴的,看向男人的极其眼神狂热,一双双肤色不一的手高高举过头顶,转瞬间匍匐在地,口中诡谲的的念念有词。

“oh,my holy ,omnipotent fallen spirit, you 're always the greatest Executio-ner in North Elops,all the things you'll and have done ,will be blessed by the Lord God!”(哦,我所敬仰的,无所不能的堕天使啊,你是北厄落最伟大的行刑者,你所做的一切,都会被我们的神明所庇佑的!)

“may the lord bless ,and empower Abyss! ”(愿神明庇佑深渊,降下神赐的力量!)坤沙.马克里布圣地,十二恶魔之一,代号为“地狱深渊”的Abaddo闭上眼面朝北方站定,双手高高举过头顶,一脸虔诚的祷告着。

他身后的一群男女老少,同样闭上双眼,神情疯狂,做着相同的动作。

“may the lord bless ,and empower Abyss! ”愿神明庇佑深渊,降下神赐的力量!)

“.......”

随后,总统套房内,开始了漫长的十二分钟静默。

奢华大灯的映照下,僵硬的保持不变动作,死寂怪异的气氛,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诡异!

窗外黑森森的海面透过玻璃窗照映进来,怒啸奔腾的巨浪,不停狂拍在这艘庞然大物厚实坚固的船身上。

周遭方圆200海里的海域内,除了海洋奇迹号和坠在它船尾,随波逐流的黑点外,再无一物........

“轰隆隆——”低沉的夜幕里,一道道银白色雷电轰鸣不断,劈落在海面。

滂沱大雨,瓢泼般倒向了船尾闷不吭声,似乎没了动静的人。

沈清寒脸色乌青双眼紧闭,如浮萍般,随风浪摇曳在危机四伏,似乎要吞噬一切的汹涌大海里。

她身上穿着下飞机时候的那套装备,不同的是,鞋子没了,被海水卷走了。

细窄的腰间,还系着一个手腕粗细的麻绳,同样是从系统商城购买的。

麻绳的另一端,似乎勾在了船尾尖的某个地方,很牢固。

沈清寒被它拖曳着在狂风巨浪,疾风骤雨中,飘摇了几十海里,绳子都没松开........

但是这一切,好像都是徒劳的。

人看起来已经没了生的迹象。不知是昏迷了,还是死了。

“寒寒,寒寒,沈清寒!快点醒醒啦!你不是答应了攸攸,今天带我去见外婆的吗?”铺满春日暖阳的温馨儿童房内,年仅四岁的沈攸,白嫩的小手推着床上同样四岁的小豆丁。

“沈攸,我说了多少次,我是你姐姐!乖,来叫声姐姐,我就带你去见外婆。”床上的豆丁睁开惺忪的睡眼,起身下了床,捏着白嫩小团子的脸道。

“那好吧,姐姐,这下你可以带我去见我们的外婆吗?妈妈说外婆很厉害的,她是功勋卓着的大将军,是东神州为数不多的女将里面,最厉害的那一个。她虽然没上过战场,却能用双手和超级顶尖的智慧,造出令无数敌人闻风丧胆的东西!”小团子沈攸炙热的目光里,满满都是对外婆的崇拜和敬畏,以及对美好未来的无限向往和憧憬。

“姐姐,我长大了,也要做像外祖母那样顶天立地的人!为华国,为东神州再创奇迹!”他握着粉粉的小拳头,信誓旦旦看向年幼的沈清寒,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