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摆渡老人(1)案发(1 / 2)

早上八点。

松江,南安南港口,1号码头。

熙熙攘攘,围了许多看热闹的人。

这个小港口,平时最多出现一只几十吨重的货轮,都算是重量级的了。

如今南安出了大案,整个龙西,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尤其是南安市的南,北两个港口都在对过往船只进行严查严打。

至于查什么,打什么,上面没有透露半点风声。

周围的老百姓只知道他们的船被扣在这里一天了。

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封禁。

然而,现在却有百吨级大货轮进港,不仅让他们提前早早清理了航道,还有一群领导带着大批警察在码头戒备和巡查过往船只,这对周围的百姓来说可是一件极为稀罕的事。

于是一大早就有人端着饭碗,站在了船头和码头。

从公海返航回来的百吨级白色游轮“利远号”,一驶入港内,就引得周遭群众一阵阵惊呼。

“乖乖,这船漂亮着勒,大着嘞,能装不少货。”

“啧啧,敢情咱们都是给这个大家伙让道了,它这么大的体积怎么不开到北港口去。那地方多宽阔!”

“谁知道呢,不是说北港口在挨个的查过往船只吗?就连这边,也来了不少条......啊,警察叔叔,也不知道上面这些人天天在折腾个啥啊。劳资的货都拉不出海,不知道要赔那帮外国佬多少钱呢,哎真倒霉!”

四周人声鼎沸,嘈杂极了。

赶来的部属专案组成员阴沉着脸,直接下令把利远号扣留在了港口。

船上的八百名便衣武警神情疲惫地从上面鱼贯走出,沈清寒易了容,其貌不扬混在人群中间。

陆战霆的消息,系统刚刚已经告诉她了,但是沈清寒没有回复对方。

她外婆患有间歇性脑部失忆,平时看着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但是沈清寒清楚这是阿尔茨海默症的前兆。

还是不要让外面的那些人和事,去打扰她清静了。

沈清寒心中这样想着,脚下步子加快往码头嘈杂的人群走去。

她想先去医院看看外公,过了一夜,早该被人发现了。

可是走着走着,她的脚步却忽然顿住了。

她猛地侧过头,冰冷的视线瞬间落在了左前方,一艘几十吨重的国际货轮上。

紧接着,一连串尖锐的女人惨叫声,骤然撕破长空,响起在远处的人群中。

“啊啊啊啊,死人了——”

“警察同志,死人了!!!”

“快来啊,你们看那个货船的集装箱上,是不是有个死人的手!!!

女人惊恐的惨叫声和死人这两个不祥的字眼,瞬间让本就鱼龙混杂的1号码头,乱成了一锅粥。

“哪里死人了,走走走,快过去看看!”

大爷大妈们,丢下饭碗,纷纷拔腿冲着案发现场跑去。

部属专案组成员见状,脸都绿了。

幸运的是,案发现场今天警力异常充沛。

800个刚下船的便衣武警,巡特警和原本在现场的警察,在第一时间迅速控制住了场面,在案发船只四周拉起了警戒线。

人群被远远隔离到了远离案发现场的地方。

还在沪上的费贺,第一时间就接到了专案组成员的电话。

费贺气的冒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就不能消停消停吗?”

专案组的领导顿时骂娘:“妈的费贺,在你的地盘出了命案,你不管谁管,等着部里的老一下来给你管吗?就你金贵着呢!不想干回家当你的富家少爷去,劳资立马找人顶掉你!”

“.........”费贺黑着脸,和几十个队员一起上了开往南安的直升飞机。

直升机机舱里。

坐着张双权,宋耀辉,毛子晟,薛云,马闻才,于连等人。

费贺给赵汉庭打了电话,让对方先带人赶过去。

然后一脸疲惫回头看着身后几人,语气沉重道:“部里老头儿刚才骂我的话,你们也听到了吧,南安南港口,1号码头出了命案!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我们先赶过去在说。”

“张厅,您是跟我们一起过去一趟,还是另做打算?”费贺看向张双权,感觉这位厅长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

张双权满脸愁云,唉声叹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