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摆渡老人(3)刁难(1 / 2)

几名合伙人律师,虎视眈眈地站在律所门口,眼神不善地看着费贺和他身后的几个刑警。

“警官,你带人横冲直撞我们律所,是什么意思?”一位烈焰红唇的大波浪女律师,眼神犀利的盯着费贺,语气十分不客气:“你知不知道我们君临在业界可是出了名的红圈所,你看看就你们往这里一站,一层楼的人全都看过来了!这对我们律所的名誉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我可以到法院去起诉你们的,你........”

“我等着!”费贺阴沉着脸,眼神冰冷地看了这位精英女律师一眼,亮出警官证,直接打断她的话:“警方办案,还不闪开!再敢阻挠下去,一并带走!”

“知法犯法,罪加一等,这位律师,你可要想好了!”费贺身旁,于连冷笑着提醒道。

一群合伙人脸色难看极了。

又一名干练的男合伙人跳出来说:“警官不是我们不让你们进去,实在是不方便啊,我们主任有大案在谈呢!这个单子对我们律所特别重要,你说你们要是这么冲进去,那客户看见不就全完了吗?我们也要吃饭的啊!”

“就是,我们律所每年缴纳那么多税,感情全是打了水漂,养了你们这群人!”

费贺眉宇间全是浓郁的戾气,冷峻的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大案?多大的案子,难不成是孙家林的案子?”

他话音一落,所有律师合伙人登时脸色巨变,眼神中全是惊慌!

“草!!!你们他妈的,居然为了钱替那种人渣辩护!!!”费贺没想到自己一语中的,他怒火中烧,带着六个刑警一脚踹开律所主任办公室的门!

砰的一声巨响,顿时吓了里面的人一跳!

办公室内,一男一女两人顿时站起身子,愤怒地瞪着门口横冲直撞的警察。

男的是王建,女的是孙家林的老婆——安其拉!

不等两人开口,费贺就径直带人走了进去,上下打量着两人。

“哟,都在呢?孙太太,找律师呢?”费贺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四下环视打量了一下,一眼就瞅到了一张照片。

那是张家庭合照,上面是王建的妻子蓝羽晴和儿子王果果,王果果被两人高高举起,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费贺走近拿起照片,瞬间招来了两人的不满。

王建盯着他手里的照片,愤怒道:“警察同志,你没资格动我的个人隐私!”

费贺挑衅地拿起照片在手里掂了掂:“王主任,今非昔比,你说了可不算!”

王建脸色一变,眯了眯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安其拉眼神怨毒地盯着费贺一行人:“我现在总算是看透你们南安的警察了,上行下效,一股子歪风邪气。”

“呵呵,孙太太,我看你长得像个人,怎么说出来的话这么不要脸呢?你知道孙家林三十年前前后后杀了多少人吗?”费贺气笑了,他咬牙切齿道:“1086条人命,整整1086条人命,妈的,你不要给劳资说你不知道,你们的别墅下面全是尸骸,你午夜梦回的时候,就不怕别墅下面的孤魂野鬼来找你索命吗?你还找律师,你要告谁,你想告谁?你特么等着国内国外的被害人家属上门找你讨说法吧!”

安其拉脸色煞白,嘴唇嗫嚅道:“家林,他只是病了!他说那些人能治他的病!他把我送到国外,一待就是十年,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摇头痛苦呜咽着,低声啜泣个不停:“我一回来,他的那些亲戚全来找我让我替家林找脱罪,我不得已才来找了王律师!”

砰——

费贺额头青筋暴起,一脚踹在她面前的桌子上。

“病了?病了就要杀人?他把人命当什么?他以为他是谁?能凌驾于法律之上,随意地玩弄人命吗?”费贺怒火中烧,愤怒地看着安其拉,说出来的话让安其拉整个人崩溃大哭:“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们不要找我,我不找律师了,我这就走!”

安其拉泪流满面拿起包包冲出了办公室的门。

费贺没有让人拦住她,因为到目前为止,并没有确切的证据指向她,这个安其拉只是孙家林养在国外的一只笼中鸟。

安其拉走后,王建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

“完了,一切都完了!”

“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客户,全被你们给搅和了~!出去,都给我滚出去!!!”王建情绪瞬间崩溃,直接把桌子上的东西一股脑全都推在了地上。

他红着眼,手指头颤抖的指着费贺:“都是你们,都是你们这些警察的错,害得我失去了一切!一切!!! ”

“呵呵,有意思,一个丧心病狂的杀人犯准备替另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人犯辩护,如今居然倒是反过来指责警察的不是了!”费贺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发癫。“王主任,你可是让费某长见识了啊!”

王建的表情瞬间僵硬,他瞳孔猛地暴缩,抬头惊恐地瞪着费贺。

“你们,知道了?”

费贺双手猛地拍在他前面的桌子上,上半身骤然逼近王建,看着他的眼睛厉声质问道:“王建,王果果他做错了什么?他不过是个7岁的孩子,你和你的妻子蓝羽晴为什么要合谋杀了他,就因为他让你们蒙羞了?”

王建闻言,脸色噌地一下就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