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摆渡老人(4)冲突(1 / 2)

“啥玩意儿???”副驾驶上,费贺倏地转过身子,眼神阴沉地盯着王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都听到了什么!

“我想在死前见果果最后一面——”王建死白的嘴唇蠕动了一下,他佝偻着上半身,脑袋低垂不敢和费贺对视,他有些害怕这个姓费的警察。

“呵呵——”费贺手中青筋暴起的拳头捏了松,松了紧,冷笑一声,说道:“见,怎么不让你见的,劳资让你去见!”

他说罢,转过身拳头重重砸在座椅的扶手上。

王建闻声,瞬间哆嗦了一下身子。

他胆战心惊地抬起眼偷偷瞄了后视镜一眼,却猝不及防的和费贺满是戾气的黑沉沉眸子撞上。

费贺嗤笑一声,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视线。

王建大惊,他脸色森白,差点失声惊叫出来。

他刚刚真的很想问问费贺他们是怎么这么快找到他的,从他和妻子蓝羽晴杀害王果果到现在也才过了六个小时。

六个小时的时间,从尸体被发现,到报警,再到出警,现场勘查,搜索证据,怎么都不应该这么快的!

但是一想到前面那个警察可怕的眼神,他顿时怂了。

警车经过一条主干道,再拐个路口就能马上到达市局。

然而,费贺的手机却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喂,赵局,”费贺皱眉接了电话:“人抓到了!”

电话那头赵汉庭已经火烧眉毛了,他焦急道:“费贺你先不要回来,市局门口被人堵住了!孙家林的七大姑八大姨全都来了,他们举着花圈,拉着横幅把警局围得水泄不通!要我们给孙家林的死一个交代!你也知道,孙家林是被人砍了脑袋横死在公司!那些人还要我们交出杀人犯孙康!”

费贺眼中杀气翻滚,沉声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老赵,是谁?!”

赵汉庭不语。费贺的意思他明白,是市局有人泄露了风声。

“行,我知道了!”费贺阴沉着脸挂了电话,看向驾驶座上开车的于连,拍了拍他,指着市局大门口的一群黑压压的人说:“油门开到最大,给劳资直接冲过去!”

“卧槽,老大,会出人命的!!!”于连握着方向盘的手一抖,一脸惊悚地瞪着费贺。

费贺照脑袋呼了他一巴掌:“那你特么的还不慢点,主城区开这么猛想上头条吗?!”

“别打了老大,我知道了,我这就靠边停车! ”

费贺抬起眼皮,侧眸看了他一眼:“谁说要停车的,开过去!”

于连看着门口的场面只觉头皮发麻,直接一脚油门冲到了南安市公安局的大门口。

那里摆满了红红绿绿的花圈和悼文,周围全是人,有拉着横幅哭丧的孙家林家属,还有磕着瓜子儿,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街头老百姓!

等费贺他们这辆警车冲进市局门口的时候,孙家林的七大姑八大姨扯着横幅,像疯狗一样一窝蜂似的全都一股脑涌了上来。

“狗官,还我们家林一个清白!”

“我们家林可是双博士后,他是知识分子,怎么可能杀人!!!”

“他被人砍了头,惨死在自己的办公室,你们警方到现在都没个说法!还污蔑他是杀人凶手,他杀谁了,啊?!!!”

“一群瞎了眼的狗官,我要找你们领导去!”

孙家林家族庞大,再加上有心人存心挑事,这下子竟然来了两百号人,其中还有不少上了年纪的老人!!!

黑压压的人群像潮水一般,全都围在了南安市局大门口,把中间的警车围了个水泄不通。

几个老人被推到了警车前面,横躺在地上。

“出来,出来,给我们家林的死我一个说法!!!”一个老太太愤怒地敲打着费贺右手边的车窗。“放了可欣!可欣她有什么错!她只是个无辜的孩子!”

“滚出来,交出孙康这个杀人犯!”人群中,有人吼了一声。“放了我女儿欣欣!”

一提到这两个名字,两百号人瞬间群情激奋,目露疯狂。

“交出孙康,放了孙可欣!”

“交出孙康,放了孙可欣!”

“我们家林不能就这么死了,他倾家荡产也赔不起!”

“.........”

于连和几个刑警脸都白了,几人看了车窗,还好都是紧紧关着的。

车门外的人就像是丧尸围城一样,表情狰狞,张牙舞爪,似乎随时都要把他们吞噬入腹中。

费贺脸色可怕的吓人。

王建佝偻着头,嘴角诡异的微微翘起,眼底露出一抹狰狞的笑意。

嘿嘿,打吧,砸吧,最好乱起来,他就有机会逃之夭夭了。

王建本身就是钻研法律的,他知道自己这次是在劫难逃,死定了。

但是他还不想死。以他的本事,逃到国外去,换个身份照样能潇洒快活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