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摆渡老人(5)漏网之鱼(1 / 2)

现场所有吃瓜群众,顿时倒抽一口凉气!

特么的,那个少年,他刚刚居然一脚踹开了40厘米厚的一堵墙。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瞬间改变了警方被动的局势。

所有警察,包括赵汉庭费贺在内,皆是震撼地看向围墙外的人。

他穿着一身宽松的高中校服,手里还提着个包装喜庆浮夸的果篮,身后不远处还站着南安市局的所有刑警都熟悉的面孔——南安大学化生学院的老院长邹博文。

“沈——”赵汉庭难以置信想要惊呼出声,但是一想到周围都是孙家林的人,他又瞬间止住了。

费贺惊愕地看着对方那套熟悉的踹墙动作,只觉得头皮发麻,浑身血液全部凝固,毛孔都要炸开了。

可是,怎么可能呢。

不可能的,沈攸他只是一个高中生。

怎么可能,是那个实力恐怖的洞妖!

孙家林的家属们眼见着计划落空,顿时恶毒的看向罪魁祸首沈清寒。

沈清寒没理会众人的目光,直接将手中的女人胳膊一扭,双手反剪在地。

啊啊啊——

安琪拉痛苦扭曲到窒息,她嘶哑着嗓子,歇斯底里尖叫了起来。

沈清寒冷冷的看着这个表里不一的女人,丝毫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她的的恶魔终结者之眼,早已经扫描到了这个女人的身份。

『安琪拉,本名钱露凝,窝毒群岛籍人,坤沙.马克里布圣地核心成员之一,孙家林名义上的妻子,在10年前受坤沙组织派遣至华国,故意接近华国制药大亨——孙家林,孙家林投诚后,坤沙,马克里布的几乎80%的药品全部来自康迪制药!A级恶魔,心狠手辣,杀人手法极其残忍,残害虐杀各国蓝星人命多达378条,孙家林一半的杀人手法都是她手把手教的!』

沈清寒看到末尾,眼神骤然变得森然可怖。

她手中力道大到恐怖,咔嚓咔嚓,安其拉的手臂几乎快被她捏到变形。

“啊啊啊——”安其拉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吃瓜老百姓们也非常应景,一阵阵热烈的掌声,呱唧呱唧不时地在现场响起。

“这孩子,是吃了士力架吗?真是身手了得!”

“是个当警察的好料子!就凭这身力气,街上的坏人全被他给一拳打趴下了,直接秒杀的那种!”

“是啊,这可比电影情节里的好看多了!”

周围群众忍不住伸出大拇指,纷纷为眼前的陌生少年点赞,交头接耳称赞不绝。

费贺的脸色终于变了!

一个高中生,能有这个力道?

他想起了江底那一脚,想起了洞妖踹开毒气室门的那一脚。

费贺顿时怒火中烧,甩开一旁已经呆若木鸡,一脸灰败的几个孙家男人,迈着阔步朝着沈清寒的方向走了过去。

费贺前面,几个身手敏捷的刑警从围墙内快速跳了出来,直接把沈清寒脚下的安其拉给控制住了。

“孙太太,你带头组织大批群众在市公安局门前聚众闹事,已经触犯了华国刑法第293条,涉嫌寻衅滋事罪,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安其拉没有理会两个警察,她神色狰狞,眼神怨毒地盯着眼前的一双制作粗糙的廉价帆布鞋。

就在刚刚,她全身的骨骼,几乎都快被眼前这双帆布鞋的主人给碾碎了,然后又诡异重组了起来。

安琪拉真的怕了,她恨,她恐惧。

这双帆布鞋的主人,比她还要可怕上十倍,甚至是百倍不止。

因为之前在组织里的时候,她真的曾把一个女人的骨头全部砸碎过,那些骨头全被她炖了汤喂了猎狗。

而如今这一幕,就仿佛是昨日重现一般。

她疼的龇牙咧嘴,扭曲着脸庞,内心惊恐到了极点。

安琪拉直到现在都还没机会抬头看一眼,眼前这个毁坏她计划的魔鬼是谁。

两名警察左右架着,直接把烂泥一样瘫在地上的女人,从地上拖拽了起来。

安其拉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终于看清了眼前之人的样子。

“啊——”

她脸色猛然巨变,死鱼一样的眼睛骤然暴缩,眼神也在刹那间变得恶毒至极,她咬牙切齿说道:“是——”

沈清寒眼神森寒,黑漆漆的瞳孔直勾勾盯着对面的女人,在对方喊出自己的名字之前,直接把对方催眠了。

安其拉晕了过去,重新瘫软在地上。

几名刑警也没说什么,以为她这是刚刚撞墙碰到了脑袋,脑震荡发作了。

于是,直接叫了救护车!

不远处的费贺猛地停下了脚步,他瞳孔倏地瞪大,一双幽深的桃花眼直勾勾的盯着沈清寒!

奇迹号上,深夜,莫名其妙倒下的两批雇佣兵杀手!!!

当时他们四个还觉得诡异!

现在看来答案,似乎找到了!!!

沈清寒听到了他的心声。

为了不让对方怀疑,几乎是在安其拉晕倒的瞬间,沈清寒也眼睛一闭,一头朝 地上栽了下去。

她手中提着的果篮重重砸在地上,里面的各种水果,骨骨碌碌滚了一地。

篮子里,就剩下几个殷红的荔枝,孤零零的躺在那里。

除了幸灾乐祸的孙家人,其余人都吓了一跳。

费贺脸色一变,直接冲了过来。

“乖孙,乖孙——”

邹博文刚才一直看着这边,眼下看到沈清寒晕倒,脸色瞬间大变,拔腿就往这边奔来。

两名刑警刚要抓住倒下的沈清寒,眼前却突然出现一道比他们还要快的熟悉身影!

“我来!”费贺眯着桃花眼,有力的大手一把扶住了昏迷的沈清寒。

两名刑警队员眼神错愕地看着费贺,连忙收了手。“老大!他是......”

费贺点了点头,把沈清寒的一侧手臂搭在自己肩头,另一个手扶着对方腰间在原地等救护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