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摆渡老人(9)船夫(1 / 2)

“另外,地上这个人的尸体你们千万不要碰,先让卫生局防疫的人过来看了再说!沙林,鼠类杆菌株,妈的,这群疯子!”赵汉庭掏出别在腰间的警枪,沉着脸咔咔几下给子弹上了膛。

“老子的枪很久没杀人了!!!今天,就让它见见血!!!”

在场所有人顿时心头一震,一脸肃穆看着他和费贺。

赵汉庭揣着枪,怒气冲冲带着两个便衣上了楼。

费贺留下三人留守现场,一队便衣埋伏在停车场,然后也带着人离开了。

他和赵汉庭走的方向,赫然相反,但最终殊途同归,目标全都指向了南安市人民医院的门诊大楼。

..........

轰隆隆——

轰隆隆——

五月的天,说变就变。

刚刚还艳阳高照,眨眼间,就是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豆大的雨点沉闷砸落在冒着热气儿的柏油马路上,啪嗒啪嗒,很快溅起阵阵水花。

费贺带着八人刚一从住院部出来,就遇上了糟糕的天气。

大雨越下越大,几人从头到脚全被雨水浇透了。

“鬼天气!”费贺暗骂一声,甩了甩头发上的水珠,一脚踏进了门诊大厅。

南安市人民医院,门诊大楼8楼。

神经外科,主任兼院长办公室。

一个中年男人,看着监控中向着自己的方位走来的两批人,嘴角顿时浮现出一个森然的笑容。

“条子来了,船夫,这下看你的了!”他朝空荡荡的身后,说了一声。

“一个阴沟村还不够,十个王果果还不够,我要这南安所有正在经历苦难的,饱受磨难的灵魂,在这个雨天亲手杀死自己的肉体,彻底释放他们被囚禁已久的灵魂!”

“哗啦啦——”中年男人阴鸷的双眼看向窗户外面,他双手猛地推开窗户,窗外的风和雨灌了进来,雨水飘落在屋内。

“世人都惧怕雷电和暴雨,总要在雨点当头落下时候,打上伞,匆忙找地方躲避!可我就很喜欢这种感觉,”

他贪婪地吮吸一口带着土腥味儿的潮湿空气,满脸的陶醉与癫狂。

“啊,灵魂的气息,自由的味道,船夫,这就是你喜欢的味道吧,如果再添上些血色就更美妙了,哈哈哈哈——”

“就按你说的做,南安沉寂太久了!清澜山疗养院里的所有灵魂午时之前,全部下水过河!”又有一道截然不同的诡谲声音,在办公室响起。

中年男人看着监视器里的赵汉庭和费贺,摇了摇头,眼神恶毒:“启动暗桩,再加上他们两个的亲人,这种亲人阴阳相隔的人间悲剧我最是爱看了!”

“哦,还有那个疯子和那个老东西,我刚刚已经给姓邹的打了电话,说你要出差,让他们今天去清澜山找你!嘿嘿嘿,船夫,你可要把人给我招待好了,要是他们活着走出清澜山的地界,我就一刀毙了你!”

“啊啊啊——好疼,好疼!!!”中年男人食指中指并拢作利刃状,表情怪异地一下将手指插在胸腔,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我在帮他们,船夫,你也在帮他们,摆脱这个可怕的世界!”

“他们的灵魂不灭,他们的灵魂永生,一切的苦厄都结束了。”

中年男人说完,已经对着卫生间的镜子,换了副样貌。

他还穿着白大褂,龇着牙,裂开嘴,朝镜子里的人兴奋地打了个招呼。

“嘿,船夫,好久不见啊——”

\"伟大而不朽的摆渡老人,这就要出发清澜山,渡苦难的魂!嘿嘿嘿——”

“嘿嘿嘿,有时候真想把自己劈成两半儿——”

“嘿嘿嘿,不过没关系,伟大的船夫还有水手的帮助,一个水手,两个水手,三个水手....无数个水手....那个唐兴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死了也白死,嘿嘿嘿——”

中年男人对着镜子左边歪嘴瞅瞅,右边龇牙瞧瞧,嘿嘿一笑,唇角咧开到耳后根。

“嘿嘿,黎朝晖,黎船夫,开船出发啦........”

住院部四楼,四号急诊病房里。

邹博文挂断电话,看向孙子:“你舅舅打来的,他说一会儿要开车带你妈和外婆去一趟清澜山,孙院长刚刚打电话来说,他老同学,就是哪个清澜山疗养院的黎朝晖院长在治疗你妈妈这种心理疾病方面很拿手,可是他这几天要出国公差半年,所以让你妈今天提前去检查一下!你舅开车,你外婆跟着去!”

祖孙俩,一前一后站着,薛云守在门口。

沈清寒乌黑的鸦羽低垂,她的手在微微颤抖。

没有什么黎朝晖,从始至终只有一个孙晨光,外公的高中同学。

一个精神分裂,人格分裂的疯子,在深山里开了家疗养院,引得无数精神病家属追捧,就因为他伪造的世界名牌大学心理学博士后学历。

那些家属宁愿相信自己的亲人得的是心病,也不愿意把家人送到真正的精神病院去治疗!

就连舅舅和外公,也不例外。

沈清寒抿着唇,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