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摆渡老人(10)同类(1 / 2)

费贺心里猛地咯噔一下,给赵汉庭发了消息,带人直奔地下停车场。

清澜山疗养院,位于南安市西边偏远一带的深山。

南安市有名的精神,心理治疗类顶奢疗养院,院长黎朝晖是毕业于世界名校的海归博士后,对于心理疾病的治疗和预防很有一手,因此闻风而来的病患不在少数。

但是那里地处偏僻,深山老林的,一旦出事,警方还真的是很难第一时间赶到。

希望还来得及,费贺这样想着。

『多带些人,这里会死很多人!』对方 的消息又发了过来。

『南安人民医院副院长孙晨光,也是清澜山疗养院的院长黎朝晖,代号“摆渡老人”,组织内部人称船夫,号令他在南安的所有水手,暗桩集体出动。

派人绑架费萍萍及其家人未果,暗中掳走赵汉庭妻子岳慧兰。准备于十二点之前,在清澜山疗养院举办一场前所未有的灵魂盛宴!”

他要为疗养院内所有精神病患者和心理患者,包括岳慧兰在内,举行灵魂超脱(集体毒杀)仪式。

孙晨光和他手下的水手们,管这叫摆渡——

南安,除了有十个和王果果一样被他摆渡的人。还有阴沟村里,一整个村子的百姓。』

内容有点长,费贺一目十行看完,脑袋轰隆一下,整个人脸色大变。

“他妈的,这些人真是阴魂不散!!!”

费贺想到了对方的报复会来的很快,但是这个惊人的速度还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他清楚的知道,队伍内部出了鬼。

而且,猎鹰出动了,天狼,蛇夫他们把费女士给护下了。

750亿,没有白花!!!

“老大——”

“费队,怎么了?”身后几人闻声,纷纷看了过来。

费贺摇摇头,捏了捏眉心,直接把邮件截屏给赵汉庭的微信发了过去。

下一秒,赵汉庭的视频电话就打了过来。

“妈了个**一群******,劳资要一枪崩了这些狗日的王八蛋,***!!!先让清澜山西辖区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

赵汉庭飞奔下台阶愤怒咆哮着,他骂的很脏,震的费贺耳朵生疼!费贺身后几个刑警也一脸瞠目结舌,大气不敢喘一声。

所有人刚刚也都听到了,赵局长老婆被人绑到精神病院了,听着情况不太乐观,难怪赵局长动怒了。

几人刚一到停车场,就看到副局长赵汉庭已经怒气冲冲坐在一辆警车的驾驶座上。

他脸色铁青地一脚踩下油门,桑塔纳警车轰的一下直接飞了出去。

费贺等一行二十人也上了车,紧跟其后。

但是前面的警车飚的飞快,很快就把费贺他们远远甩在后面。

费贺一上车,先联系了清澜山西辖区派出所的所长姜保国,让对方先派民警暗中潜伏在清澜山疗养院四周。

姜保国嘿嘿一笑,二话不说应下了。

费贺看了看通话中的界面,莫名有些后背发寒,这个姓姜的,他笑什么!

姜保国的声音从对面幽幽传来:“费队长,清澜山这里有我,你放心!”

对方直接挂了电话。

“这个姜保国,不会吧?”费贺眯起眼睛,不祥的预感再次涌上心头。

电话铃声再次响起,费贺一看,是费萍萍打来的。

“喂,妈?”费贺抹了把脸,心中郁闷至极,都是因为自己,费女士才次次深陷困境。

“哎,乖儿子~~~”蛇夫猥琐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幽幽响起。

费贺的脸肉眼可见的黑了。

响亮的巴掌声传来,蛇夫嗷嗷嚎叫了起来。

费贺心里顿时舒坦了。

天狼的声音很快传了过来:“费贺是我,那些人来了,整整十四个!!!不过被我们全部解决了,家里你就不要担心了,有我们在,你放心!”

蛇夫咬牙切齿从旁插话道:“费贺,我跟你说,你得给我加钱知道不,我的腰子差点被人噶了!”他捂着腰,嘴里不时发出吸溜吸溜的奇怪动静。

天狼没说话,另外一道脆生生的女声响起:“费贺,你别听他胡说,都是蛇夫他技不如人!”

费贺眼神发寒,蛇夫是已经是整个东神州海军陆战队精英中的精英了,这些所谓的水手居然能伤到他!!!

“好,给你加钱!一人加一百万!”费贺没二话,出手十分阔气。

“卧槽,费贺,你是我亲哥!”蛇夫顿时开心了,转而严肃叮嘱道:“费贺你注意安全,那些人个个出手狠辣,招招致命!我们队长他差点——唔唔唔,草,天狼,你——”蛇夫的嘴被天狼捂住了。

“费贺,注意安全!”天狼的声音再次传来,他郑重叮嘱了费贺一句,径直挂了电话。

警车在高架桥上飞速行驶,费贺想着刚刚几人的话,坐在车内一言不发。

他点开手机看着刚刚那封匿名邮件,胸腔只觉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十个和王果果一样被摆渡的人!”费贺冷峻的下颌线埋在阴影里,脸上全是冷意。

“这个孙晨光,他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救苦救难的救世主吗?”。

这些歪门邪道的组织,劳资迟早把你们全部连根拔起。

费贺闷闷地一拳捶在后排座椅上,心中烦闷不已。

........

清澜山外围的上空。

一架飞往深山的黑色直升机内。

被五花大绑的孙晨光,一脸讨好的看着驾驶座上的沈清寒。

“好孩子,快把绳子给我解开!我跟你外公邹博文可是高中老同学,你不能这样对我!”

沈清寒冷着脸,无动于衷。

孙晨光身上尖锐的视频电话铃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