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摆渡老人(16)十年(1 / 2)

车子后排的真皮座椅上,费贺翘着二郎腿看着热搜上的断臂和网友热评,脸都绿了。

尽管热搜很快被南安警方撤了下去,但是网上还是流传着一些相关的言论和照片。

“妈的,究竟是谁说老子手断了的?”费贺心情烦躁,头也不抬的咬牙骂了一句。“逆行在黑暗中的独臂侠,到底是那个二百五会想出这样的评论?”

他看了看前面驾驶座上的洞妖一眼,这人从清澜山疗养院把他掳走后,不等警方反应过来,就开着他的玛莎一口气飙了三百公里,出了龙西地界,到了杭余省。

“嘿,兄弟,你不累的吗?”费贺看着那人脸不红心不跳,一口气不带喘的样子,随口问了句。“要不要咱俩换着开!到海边还要一段距离呢!!”

沈清寒目不斜视看着前方,没有说话。她的声带已经严重到不适合再开口说话了。

系统有药丸,能根治,还能让声带细胞重组,伤痕和断裂的地方全部愈合!

但是需要十万积分!!!价格昂贵的简直离谱!!!

而且这次清澜山疗养院事件后,随着孙晨光和赏金猎人身死,以及数百水手暗桩落网被抓,她的系统积分值已经突破到了八万五千大关,距离十万还差了一万五千积分值!

问题的关键在于,南越群岛洲情况复杂,局势动荡。

她宁愿花十万积分升级为高级恶魔终结者之眼,也不可能去兑换一颗能让她重新开口说话的药丸。

费贺看那人不说话,叹着气摇了摇头,哎,这人啥都好,就是不爱说话,性子太冷了。

不过,费贺看着对方过分娴熟的驾驶技术,顿时兴奋得眼里冒光。

他感觉自己的玛莎到了对方的手里,简直就成了赛车级别一般,瞬间逼格拉满,帅炸了!!!

啪嗒——

费贺打开打火机,点着了手里夹着的烟。

他闷头抽烟,丝毫没发现前面的人皱了皱眉,脸色冰冷的像雪龙山不化的冰原。

费贺惹怒了人还不自知。

他抬起头,重重吐出一个浓浓的白色烟圈,一双漆黑的桃花眼直视着前面驾驶座上的人,开口道。

“你知道吗?兄弟,你绝对是我见过的开车最牛逼的一个,没有之一!!!”

他看着前面岿然不动的那人,挺起大拇指,毫不吝啬的真心夸赞着。

“开车几年了?要不,咱们换辆车吧,现在路口都是警察,我这车太显眼了。”费贺打开右侧车窗,弹了弹烟灰。

他有心套洞妖的话,到目前为止,费贺除了知道这人的代号,看过对方的一截白皙的脖颈外。

连对方长啥样,几岁,哪儿人,什么来头,全都一无所知。

而洞妖却知道他的一切,这特么的,可简直太可怕了!

这让身为刑警队长的费贺,很难受。

洞妖就是一个谜一样的男人,而他费贺,必将破解开这个谜团。

他自信,自己就是揭开谜底的那个人!!!

G94高速上,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一辆车。

费贺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抬头看向前面的人,沉声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杭余的警方已经反应过来了,你已经被发现了,前面路口绝对埋伏了大批杭余警方的狙击手!”

车厢内烟雾缭绕,烟味越来越浓。

费贺在说什么,沈清寒一个字也没听到。

刺鼻的烟雾如蚀骨的毒液一般不断从后方飘来,钻入她的鼻腔,口腔,侵略进她的五脏六腑。

沈清寒脸色越来越白。

一幕幕凌乱的,恐怖的记忆碎片,如跗骨之蛆,不断闪现在她的脑海。

“小杂种,疼吗?疼啊?疼就对了!!!这都是你应该受着的,不及他死前所承受痛苦的万分之一,哈哈哈哈——

烫死你!烫死你,烫死你!!!哈哈哈哈——”

“刺啦——刺啦——”

熟肉烧焦的味道传来,沈斯年攥着一把猩红的烟头,魔鬼般的面孔,骤然浮现在她的面前!!!

“撒点盐巴,看你疼不疼!”

“加点辣椒面,嘿嘿,小杂种,你完了,你完了,你这一辈子都将活在我的阴影之下,死了就便宜你了。我让你活着,永远痛苦地活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

“啊啊啊——”

“啊啊——”

双手猛地脱离了方向盘,泪水瞬间涌出模糊了视线。

痛苦的,尖锐的,惊惧的嘶鸣尖叫之声,霎那间,震耳欲聋回荡在车厢内。

车轮和地面,猛地爆发出一阵尖锐刺耳的摩擦声,黑色玛莎的油门越来越大。

车速愈发疯狂暴涨!

130km\/h...145km\/h....160km\/h...

190km\/h....200km\/h...

220km\/h....245km\/h

车轮子都冒出了火花。以这个速度下去,车子直接得报废了。

费贺神情骇然欲绝,他整个人直接从后座弹跳了起来,猛地扑进前方驾驶座,一只手死死握着方向盘,一只手死死抓住那人抱头的右手,朝那人愤怒咆哮着!

“洞妖,刹车——”

“洞妖,踩刹车——”

可那人,就像是听不到似的,双臂抱头,身体剧烈颤抖着坐在驾驶座上爆发出一阵阵尖锐刺耳的尖叫声!

恐惧的,绝望的尖叫,如轰雷灌耳般穿进费贺的耳膜。。。。。

费贺脑袋轰的一下,大脑一片空白!

“死吧——沈清寒!”

“死吧,一切痛苦都将结束了!”

“死吧,你的日子是偷来的,你早在十年前,就该,死掉啊——”

沈斯年恶魔一般的低语,穿透过她用力捂着双耳的手,钻进她的耳朵,回荡在她耳畔,深深地在她脑子里扎了根,发了芽,直至长成参天大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