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挥剑向南洲(1)临行前(1 / 2)

“全都滚进去听课!怎么,在西卡待上个一年半载的,还指望人洞妖天天给你们易容不成!!!”

陆战霆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冲着围观的一群特战队成员吼了一嗓子。

“我有言在先,人家洞妖是带伤授课,你们全部给我打起百分之百的精神,把耳朵给我竖直了听,学会的就南下,学不会的全部留下,踢出猎鹰!”

“是,首长!”所有猎鹰特战队成员神情肃穆,闻言顿时大骇,向陆战霆急忙行了礼,拔腿就离开了这里。

“至于你——”陆战霆转身看着定定立在原地的费贺,开口道:“别一天天整这些幺蛾子,少关注我的人,多管管你自己——”

费贺倏地看向他,面色凛若冰霜,他一句话也没说,捡起地上的警枪组装好,别在腰间,然后转身大步离开了。

陆战霆眯起眼睛站在原地,他盯着对方的背影,脸色越来越沉........

他在那人刚刚看过来的眼神里,捕捉到了一抹转瞬即逝的——敌意!!!

陆战霆冷笑一声,他确定自己不会看错。

“有意思,我倒是想看看你这位费公子,时时刻刻盯着我的人,究竟是有何意图!”

〖——天狼,南行盯着费贺。关于他的行踪,由你负责向我汇报!!!〗

几乎是在同一瞬间,黑压压全是人头攒动的会议室里,天狼就收到了来自首长的秘密指令。

他抬眼看了看门口,陆战霆站在那里,费贺没有来,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费贺回了病房,一头倒在病床上,眼神直勾勾盯着天花板,脑子里全是刚刚那副场景。

那少年在夺他枪之前,笑着,在他耳边说了句话。

“警察叔叔,你很闲啊——”

费贺气闷地狠狠捶了捶床,发出咚咚地闷响,把走进来的俞炎冰吓了一跳。

“我有那么老吗?我有那么老吗?”

费贺猛地起身,一把抓起俞炎冰的衣领,烦躁地扒拉一下头发,嘴里重复着这句话,脸色可怕的吓人。

“我才33啊,他居然叫我叔叔,呵呵,还警察叔叔,亏我口口声声把他当生死兄弟!——”

俞炎冰:“..........”

妈的,他叫你爹也不关我的事啊,这关我什么事!

为什么躺枪的人总是我!

“那个,费贺你看着真的挺年轻的,人也英俊帅气,就是胡子长出来了,再加上没有好好休息,就显得年龄略微大了些,如果你化化妆,准能遮个全!看到没?那边,洞妖正在准备道具给 蛇夫易容呢,你要不要过去让他给你也画一个!!!”俞炎冰努了努嘴,看向会议室的方向。

费贺闻言脸色一沉,松了手,彭地一声,匆匆摔门出去了。

俞炎冰松了松白大褂的衣领,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一个两个的,都是大爷!”

会议室里。

沈清寒脸色苍白,顶着一头干净利落的鸦黑色短碎发,穿着陆战霆的黑色夹克衫,站在最前面的主讲台上,她对面坐着蛇夫,手边桌子上,是一大堆易容会用到的假发,化妆用品和等特殊材料。

这是一节特殊的课,陆战霆让她教授猎鹰易容术。

“开始吧,洞妖——”陆战霆沉稳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费贺也走了进来,坐在最前排,距离沈清寒最近的地方。

沈清寒看了他一眼,在黑板上飞快写下一行笔龙走蛇的几个大字。

『易容的根本在于易形,化容,换声,易骨!我们先学易骨。』

在场所有人顿时心神俱骇。

“易容还好说,可是易骨,这怎么可能?”

“人的骨头还能改变重组不成?”

所有人都来了兴致,包括门口站着的陆战霆,全都聚精会神的看着讲台上那人。

费贺却是眸底一闪,没有什么不可能,因为他已经亲眼见证过了。

就在费贺愣神的瞬间,出其不意的,沈清寒拍了拍他。

费贺猛地抬眸,和她四目相对。那人手上比划着什么,一双眉眼弯弯,黑眸笑成了月牙!

费贺一愣,嘿,奇了,这人,竟然是个会笑的!

“费贺你发什么呆呢?洞妖让你上去当形体模特,他说易骨,有点疼,你要是怕痛,他就找别人!”天狼及时出声,当起了翻译。

霎时间,几十双眼睛全都看了过来。

费贺啧了一声,站起身子,走到讲台,饶有兴致垂眸着看沈清寒。“来吧,兄弟!让我看看你化骨的真本事!”

沈清寒一把抓过他的手臂,一双力道大到恐怖的手,几乎是在瞬息之内就已经游走遍了费贺的全身。

“咔嚓,咔嚓,咔嚓——”毛骨悚然的骨脆声传来,一旁离得最近的蛇夫瞬间惊恐瞪大眼睛,跳出了讲台,远离了恐怖的源头所在。

费贺咬着牙,额头全是冷汗,他现在的形体俨然已经换了副模样,和孙晨光手下的阿海,体形一模一样。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紧接着爆发出一阵阵雷鸣般的掌声!

“卧槽,牛逼啊洞妖——”底下有人忍不住惊呼。

“确实,洞妖,你不愧是神!”有人称她是神,一脸的崇敬和仰慕之色。

陆战霆一脸骇然。

“洞妖,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沈清寒指了指队员们手中的小册子,那上面都有。

她刚刚提前来到会议室,就已经让系统整理好了资料,让天狼打印了几十份。

只是陆战霆和费贺来得晚,手上恰好就没有。

一旁费贺开口替沈清寒皆是道:“洞妖他刚刚改变了我体内骨骼的间隙,按照水手阿海的骨骼模型大概重组,拉伸了一遍,有点疼,但是在能忍受的范围,陆首长,你要不要来试试——”

费贺笑着看向陆战霆,可是,说完他忽然就后悔了。

陆战霆大步走了过来,身上自带一股浓重的杀伐之气。

他看着沈清寒,语气缓和道:“来,让我这把老骨头也体验一回!”

沈清寒略微颔首,依旧是重复着给费贺易骨时候的动作,骇人的力道游走对方全身骨骼经脉,再按照脑海中目标人物的详细骨骼数据,将全身骨骼的间隙重新调整。

“嘎嘣——”

“嘎嘣——”

脆生生的骨骼声从陆战霆身上响起,猎鹰全体队员顿时目瞪口呆,心都跳到了嗓子眼,生怕出现什么意外。

费贺看着台上的两人,眼底幽深一片,他垂眸看了看自己刚刚被那人抓住的手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10秒的时间,沈清寒拍了拍手,已经完成了手上的动作。

这时候,她面前站着的陆战霆,身形也全然大变,这可不就是费贺之前的体型吗?

宽肩窄腰,身材挺拔修长而结实。

这副身材,再配上陆战霆那张威严的脸,顿时让人为之一怔。

那种肃穆杀伐之感再加上那种说不上来的矜贵气场,在这一瞬间全都糅合在了他一人身上,简直让人震撼不已。

底下再次响起震耳欲聋的掌声,沈清寒也挑起大拇指,冲陆战霆比划道:“首长,你看起来显得年轻了不少!”

“哈哈哈,你小子,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好了好了,你还是快把我变回去吧,我就不打扰你讲课了!”陆战霆闻言,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他说着看向下面黑压压的人头,开口道:“你们也好好听课,等这节课结束,就该是出发的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