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挥剑向南洲(29)新生(1 / 2)

费贺盯着远去的男人,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男人刻薄的,充满戾气的话语,犹然回荡在费贺耳边。

“费贺,我本来,想杀了你的——”

“你起了不该有的心思,我看到了————”

“只可惜,她已经死了,我没有等到她长大成人的那天,而你费贺,这辈子,注定也等不到——”

“至少,我为她报仇了——

而你,就这样活着吧,挺好——”

费贺冷笑一声。

“呵,你终于承认了吗?”

费贺垂眸看着臂弯里的太攀蛇王,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它高高竖起的脑袋。

他想说,他把洞妖当兄弟。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陆战霆居高临下的白眼,带着明晃晃的鄙夷和嘲讽,他感受到了。

他又不是个傻子。

对方在嘲笑他。

费贺想,嘲笑我什么呢,你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

打肿脸充胖子,违背了和谈的初衷,杀了龙王又如何,你这个老男人,这辈子也毁了。。。。。

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这么一想,费贺整个人似乎有了些活泛气儿。

“它不喜欢在袋子里,太闷了。我帮你拿着,到海边我就还给你们。”

费贺摸着太攀的脑袋,周遭人皆是惊愕望着他。

飞龙被他的手段给惊到了,就让费贺跟着了。

两个人步伐很快,不一会儿就赶上了陆战霆他们。

陆战霆脊背僵硬,步伐沉重,看到费贺跟了上来,兀地一怔,瞬间皱眉看向飞龙。

飞龙挠头赧然,娘啊,这是咋回事,自家首长好像不太喜欢这位。

费贺知道自己不受欢迎,他把蛇王交给飞龙,但是兜里的高频哨子,自己留下了。

这个东西,陆战霆不知道。

飞龙感激地看他一眼,接过蛇王,掐住它的七寸,生怕被咬了。

这玩意咬一口,他就得去见阎王。

太攀细长的身子,冷冰冰的,滑溜溜的,在他手里不停地乱扭,獠牙大张,看着很吓人,周围的西卡士兵都躲得远远的。

费贺眉头拧得死死的。

陆战霆脸色倏然一沉,正准备去夺过太攀,自己带着时,异变却在这时,骤然横生。

从近处海水中猛然飞来的流弹,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忽然飞了过来。

十几发流弹角度刁钻,洞穿几位西卡政府军的尸体后,直接冲着陆战霆的脑袋,胸口,眉心,要害处骤然发动突袭。

苍龙八人骇然,政府军恶寒丛生。

副官的脸白了,不顾一切扑了上去。一国上将死在西卡,那后果无异于是极其恐怖的。北方的怒火,龙谷承担不起,他加曼同样惧之。

然而,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

快到苍龙和加曼的政府军,根本来不及救人。

催命的弹头,疯了一样,直扑陆战霆面门。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细长的棕褐色身影冲破飞龙的钳制,猛地腾空飞起,于电光火石之间,挡在了陆战霆的面前。

炙热的大口径弹头,瞬间贯穿蛇身,鲜血四溅,喷了陆战霆一身。

那是一条来自南半球慕达纳洲的细鳞太攀蛇,整条蛇被数发子弹命中,在躯干上留下几个狰狞恐怖的大黑洞,然后重重砸落在沙滩上,不动了。

其余的子弹,被政府军拦下了。

陆战霆红了眼。

前所未有的重火力猛攻向海面,数具白人的尸体,渐渐浮出水面。

他一把抢过身边苍龙队员的hK—1冲锋枪,对着水面的几具死尸,一顿疯狂扫射,震耳欲聋的枪声,响彻努噜岛,鲜血再次染红了海域。

食人鲨闻风而动,同样闻着味儿跟来的,还有大白鲨族群。

大白鲨王似乎很焦躁,一直在嘶鸣哀嚎,很是痛苦的声音,震耳欲聋。食人鲨被它的怒火吓退了。

大白鲨王,没有碰那些尸体,硕大的脑袋不断朝着海岸上的费贺和陆战霆点头。

它在找那条蛇。

陆战霆想到了天狼那个视频。他说行至南沙,少年驯服了大白鲨族群。

视频里,夜色黑暗,他如同鬼魅的海妖,和一群深海巨物,亲切互动着。

陆战霆看到的瞬间,就被震撼住了。

他这辈子都没遇到过这么惊艳的人物,惊天纬地,却死在了狗腹中。

陆战霆脸上叠满戾气,一动不动站在原地,胸腔像是被狠狠捏碎一般。

他呼吸一窒,硬着头皮,在苍龙一行人和加曼政府军的护送下,冲着海边走去。

准备登船时,再次被大白鲨族群拦住了。

一人一鲨,僵持对峙。

苍龙突击队员和政府军的无数把黑洞洞的冲锋枪,已经全部对准了这头恐怖的深海霸主和它身后的大白鲨族群。

费贺急的不行,抱着满身是血的蛇王匆忙赶来,蹚水下了浅海。

这可把众人骇了一跳,妈的真是活久见,怎么还有上赶着送死的。

费贺没有理会那些质疑的目光,走到大白跟前,把太攀蛇王,小心翼翼还给了它。

大白用脑袋轻轻拱了拱费贺,用巨齿噙住蛇王的尸体,迅速游向了广袤幽深的大海深处...........

费贺没被大白鲨吃掉,这个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飞龙一行突击队员惊奇的看着他。

而西卡的士兵,包括副官在内,却越发觉得这个人诡异,浑身皆是冷汗,迅速护送着前面尊贵的北国客人上了战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