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丑陋的神匠(1)出事(1 / 2)

两人回到总统套间后。

费贺看到松软的大床,瞬间就走不动了,直接舒服地大喇喇躺在了豪华大床上。

沈清寒见状,让他打开手机,看看她刚刚发的邮件。

费贺照做,但是当他打开手机进入邮箱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呆住了。

三百个t的资料!!!

沈攸居然给他发了整整300个t的资料!!!

他脸色震惊,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目瞪口呆看了眼对面的人。

“你你你,你真是个狠人,我手机都得爆炸了——”

却见对方唇角勾着,也挑眉看他。:“警察叔叔,你总不能真的不干了吧,万一哪一天我进去了,我还等着你去捞我呢!!!”

费贺:“.........”

费贺的脸绿了。

“明目张胆的让我徇私枉法,你这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费贺白他一眼,打开了第一个文件,是关于沈攸当初所乘救护车失踪一案,后面的文档则是关于后续牵连出的一大串大案子。

费贺其实也就嘴上这样说,但其实心里有多不是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

沈清寒的表情认真,看着不像是开玩笑。

她刚刚在大港机场收到了舅舅的消息,沈斯年死了,死在了木山精神病院的一间小黑屋里,全身布满了伤痕,刀伤,烫伤,烟疤伤。

精神病院的院长报了警,而舅舅邹政德作为唯一来探视的 人,则被列为最有作案动机的犯罪嫌疑人........

在龙西,甚至是华国,那个叫沈清寒的小女孩,早早在十年前就死于一场跨国绑架杀人案中,而她那个叫沈攸的弟弟,也在十年后死在了清澜山疗养院。

那么对方想要嫁祸的人,自然不言而喻了。那就是家里的顶梁柱,舅舅邹政德。

外公和外婆还有母亲都被送入基地保护得很好,就连舅舅后来也去了基地。

他们无从下手,于是就把目标瞄准了监狱里的沈斯年。

先是弄疯了沈斯年,放出了他发疯的消息,引得舅舅前来。

他们要把一身清白孤傲的舅舅,拉入万丈沼泽深渊里去,永世不得翻身,被人戳着脊梁骨骂那种——

对方一步步,都算计好了,就等着猎物跳入陷阱。

沈清寒感觉自己深陷一张巨网之中,除非她能一举摧毁和铲除幕后撒网之人,否则自己永远只会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神灵被她给杀了,难道她要扮成神灵吗?

算了,当务之急,还是要把舅舅救出来再说。

而这个案子的管辖权,就在前面这个男人的手里。

即便费贺是真心拿她当兄弟,他也不可能把案件的所有侦办流程和线索都告诉她。

可如果,是和他密切接触的人,或者甚至说是住在一起的人呢?

费贺被她目不转睛注视着,顿时有些不自在。

他索性由着对方看。反正南安市局都说他笑他是警队一枝草,说他颜值吊打当红新生代偶像。

费贺觉得市局这群人实在是太夸张了,他从来都没有过分关注过自己的外貌,可如果........

算了,想那些有的没的,干什么。

费贺自顾自低下头,指尖飞速滑动着手机屏幕,文档里的条条框框,详细列举了案件的来龙去脉,包括犯罪动机,作案手法,人证,物证,罪犯全都一一罗列。

下一个文档也依然如此,

再翻开一个,还是这样.......

费贺翻了很久,至少有两个小时。里面囊括了阴沟村里的所有真相和船夫这些年干得所有见不得光的杀人勾当。

费贺越翻越是震惊,他发现沈攸这个人就是个巨大的谜团,他强大,他神秘,他似乎掌握了所有案件的真相。

最后,翻阅到关于北厄落的文档时,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压根没注意到自己的工作群,有多少条爆炸性的消息传来。

其中,为首的一条。

就是赵汉庭发来的。“费贺,沈斯年死了,沈攸舅舅被列为犯罪嫌疑人,已经被抓了!人就交给你来审问。你快点给我滚回来。”

下午一点,这架来自莫桑国的私人飞机,进入华国龙西省地界,途径临江市郊外上空时。

房间内的沙发上,沈清寒身子微微颤栗,额间满是冷汗,仿佛陷入了可怕的梦魇之中。

她的恶魔终结者之眼,帮她扫描到了临江市郊外关押重刑犯的第三监狱。

阴森森的格子监狱里,当年绑架她和弟弟的五个从犯,正举起滴血的尖刀,张牙舞爪冲他笑的狰狞。

“哈哈哈——,小杂种,我们刑满释放,就出来找你了——”

“哈哈哈——,小杂种,我们刑满释放,就出来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