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疯狂的信徒(20)捣毁(1 / 2)

他们手中拿着黑色的遥控器,红光闪烁,如同催命的符咒一般,让现场除了费贺,陆战霆和猎鹰以外的所有人,全都变了脸色,满脸的惊恐欲绝。

费贺身旁紧挨着的一名高鼻子,蓝眼睛金黄头发的国际刑警,脸色煞白地看着费贺,惊恐万分的问道:“mander Fei, what do we do now?(费总指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the bombs had been defused, kill them!(炸弹早被人给拆了,杀了他们)费贺神情淡漠,举起枪,冷冰冰开口。

“show mercy to the enemy, leads to self-destruction!Sir, raise your gun!Aim it at the enemy's head.”(对敌人仁慈,会导致自我的毁灭!先生,举起你的枪,对准敌人的头颅!)”

费贺的话音不大不小,足够现场所有人听到。

现场所有人脸色各异,尤其是那群雇佣兵,闻言,脸都绿了 满眼都是恐惧和绝望。

一众国际刑警,惊骇不止。炸弹难道真的被拆了,被谁拆了?是刚刚那个恐怖的白色怪物吗?

气氛焦灼了起来,安静的空间内。

猝不及防,砰砰砰几声枪响,接连不断传来。

费贺接连射出几枪,子弹在刹那间没入对面面色煞白的雇佣兵头颅里。

不单单是费贺开枪了。

后面,密不骤歇,还紧跟了几十发华国某大型冲锋枪的大口径子弹,滚烫 的弹头洞穿敌人的致命部位,凄厉的惨叫声瞬间回荡在封闭的空间里。陆战霆及其手下猎鹰,反应极其迅猛,几乎是和费贺同一时间开了枪。

闪烁不停的黑色炸弹遥控器,按钮被好几个暴徒拼死按下,但是预料之中的是,爆炸声却始终迟迟没有响起。

所有国际刑警脸色变了变,再次骇然惊悚看向临时指挥官费贺。

“mander Fei,did the white Lightning,really defuse the bomb?”(费指挥,难不成,炸弹真的被那个白色闪电,给拆了?)

“It must be. She has magic!”(一定是的,她会魔法!)

白色闪电???这些外国佬真是语出惊人,费贺,陆战霆,全体猎鹰收了枪,相互对视一眼。全都会心一笑,无奈摇了摇头。

现场人质被国际刑警陆续安全撤离,费贺和陆战霆,猎鹰等一行人也离开了这里。

至此,全球最大的地下人肉涩情交易拍卖场,被以雷霆之势连夜悉数捣毁。华国军警联合国际刑警,发动的这场史无前例的大清洗,震动了整个北厄落。

谢尔吉斯精心经营多年的黑色风月场中,近两万暴徒全部伏诛,死伤无数,场内接近五六万来自蓝星各国的被困人质,全部及时得到了有效救援和帮助,并在费贺的指挥下,由国际刑警全部护送撤离。

红皇后的一楼,金碧辉煌,奢华无比的大厅一处拐角走廊里。

沈清寒面色淡漠地站在霍长淮对面,脸上,手上都是血,看得对面一向镇定自若的霍长淮皱起了眉头。

他看着凭空出现的沈清寒,心头猛然跳了跳,她这是,刚刚杀完人吗?知道他来了,特意出来找他的?

霍长淮抿着唇,迈着步子,朝对方走了过去。

他身旁紧跟着的齐豫,看着熟悉的小姑娘,也心跳如擂鼓,重重松了口气。

齐豫知道的,别看她年纪小,但她是洞妖,她是能在一分钟内解决上百个KS雇佣兵的华国东部战区之光,是唯一一个能把领导扛起来在北极圈里疯跑的生物。

齐豫一边走,一边迟钝地反应过来了。

这个小姑娘,在霍市长的心里,确实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

她不小心碰了领导的臀,还能好好活着。

她掐住领导的腰间,把领导跟个木墩子一样戳在雪地上,领导却跟傻了一样,不仅没生她的气,还担心她出事,带着霍家的顶尖精英来红皇后找她了。。

齐豫倒抽口冷气,后知后觉地琢磨出一股子不同寻常的味道来。他视线诡异的在两人之间偷摸摸游走。卧槽,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他心惊胆战,偷瞄了一眼面孔被隐没在帽檐里的小姑娘。

她雪白挺翘的鼻梁,还有乌黑幽长的睫毛上,沾了点滴猩红,都是血。

齐秘书眼角疯狂抽搐,心头噗通噗通狂跳,呼吸都停了。

她刚刚,绝壁杀了人,妈的,手上也全都是血,杀的还不是一个。

她上次在食人岛杀了百十号人都没见血,而这一次,却弄得这么...狼狈。

一定是一场恶战,才会让她这个无人敢近的杀神沾了猩红。

然而就在这时。

自家领导那熟悉,温润的清隽之音在他耳畔响起。齐豫瞳孔剧烈地震地,瞬间看了过去。

“小寒,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

霍长淮在少女紧跟前停下了步子,他快速取下脖间的白色羊绒围巾,仔仔细细,替她擦拭了手上所有的血,又用手指,轻轻擦掉了对方脸上的几处猩红。

沈清寒抬头看着他,乌黑的眸子里有一抹愠怒。

霍长淮有一瞬的愕然,她怎么还生气了,是气他帮她擦掉了这些血污,还是气他来了这里?

他手中握着的沾着血迹的围巾,被齐豫有眼力见地接了过去,血色同样浸润了他白色的鹅绒服和他那双修长白皙的,处理公文的手。但他就跟没事儿人似的,定定看着眼前的少女。

齐秘书脸都白了,手都有点儿抖。妈的,这下好了,这不得回去洗上八百遍。还有,这条围巾,都沾了这么多血,还给他,让他仔细拿着,啥意思,领导他这是还要把这条围巾留着过年戴上吗?

齐秘书越想越不对劲儿,心有余悸地,时不时偷瞄着两人。